魔幻现实主义导论——日常生活开始变得神乎其神

理丠

理丠

其它翻译​|OtherTranslations

魔幻现实主义Magical Realism或者magic realism),是一种将幻想和神话编织成日常生活的文学方法。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构的?在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里,平凡变得非凡,魔法变得平凡。

魔幻现实主义也被称为“非凡现实主义”或“荒诞现实主义”,它不是一种风格或流派,而是一种质疑现实本质的方式。在书籍、故事、诗歌、戏剧和电影中,真实的叙述和广布的幻想相结合,共同揭示出对社会和人性的见解。“魔幻现实主义”一词也与写实和具象的艺术品相关——比如绘画、普通画作和雕塑——暗示出隐藏意义。逼真的图像,又如弗里达·卡罗肖像画所示,呈现出神秘和迷人的气氛。

魔幻现实主义的历史

把陌生感灌输到其他普通人的故事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学者们发现魔幻现实主义的元素,在艾米丽·勃朗特1848年《呼啸山庄》中充满激昂与恼人厌性格的希斯克里夫身上,以及弗兰兹·卡夫卡1915年《变态》里不幸的格雷戈尔,他变成一个巨大的昆虫。然而,源自于特定艺术和文学运动,“魔幻现实主义”其正式说法,等到二十世纪中旬才开始出现。1925年,评论家Franz Roh(1890-1965)创造Magischer Realismus(Magic Realism)一词来描述德国艺术家们用怪异超脱手法描绘日常主题的作品

到了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评论家和学者们开始从各种传统中运用这一标签到艺术作品上。格鲁吉亚奥基夫(1887-1986)的巨大花卉画,弗里达·卡罗(1907-1954)的心理自画像,以及爱德华·霍普(1882-1967)沉思的城市场景,这些都属于魔幻现实主义的范畴。在文学进程中,魔幻现实主义演变成为一个独立运动,脱离开视觉艺术家的神秘魔幻现实主义。古巴作家阿莱霍·卡彭铁尔(1904-1980),在他1949年发表的随笔《西班牙美洲的超自然现实主义》中,介绍了“lo real maravilloso” (”the marvelous real”)这一概念。卡彭铁尔认为:拉丁美洲,以其戏剧性的历史和地理位置,在世界眼中呈现出一种奇妙的氛围。

1955年,文学批评家Angel Flores(1900-1992)采用magical realism这个词(而不是magic realism)来描述拉美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家将日常的普通、平凡转换为令人敬畏的虚幻作品。Flores认为:魔幻现实主义真正的开始是阿根廷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于1935年写的一则故事。其他批评家则认为是不同的作家发起了这场运动。然而,博尔赫斯无疑为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奠定了基础,与卡夫卡这样的欧洲作家作品截然不同,这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其它西班牙裔作家也遵从这一传统认知,其中包括伊莎贝尔·阿连德、Miguel Ángel Asturias、Laura Esquivel、Elena Garro、Rómulo Gallegos、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以及Juan Rulfo。

“超现实主义贯穿街道,”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1927-2014)在接受《大西洋》杂志采访时表示。加西亚·马尔克斯避谈“魔幻现实主义”这一词,因为他坚信在他家乡哥伦比亚,非凡离奇的的环境就是南美洲真实生活的一部分。马尔克斯充满玄幻而又真实的作品,开始于短篇《一个有着巨大翅膀的老人》和《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

今天,魔幻现实主义被视为一种国际潮流,在许多国家和文化中都得到了表达。书评家、书商、出版经纪人、公关人员,以及作者自己都开始拥抱并乐于接受这一标签,用幻想和传奇注入真实场景,作为描述其作品的一种方式。魔幻现实主义的元素可以在凯特·阿特金森、伊塔洛·卡尔维诺、安吉拉·卡特、尼尔·盖曼、Günter Grass、马克·赫尔普林、艾丽丝·霍夫曼、Abe Kobo、村上春树、托妮·莫里森、萨尔曼·鲁西迪、德里克·沃尔科特等,以及世界上其它无数作家的作品当中找到。

魔幻现实主义的特征

很容易混淆魔幻现实主义和类似形式的想象写作。无论如何,童话算不上是魔幻现实主义。又或恐怖故事,鬼故事,科幻小说,反乌托邦小说,灵异小说、荒诞派文学,剑与魔法的幻想,这些都算不上。要达到传统意义上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必须有以下这六个特征中的大部分:

1、情境和不符逻辑的事件

在劳拉·埃斯基韦尔的轻小说《巧克力情人》中,一个被禁止结婚的女人给食物注入魔力。在《宠儿》中,美国作家托妮·莫里森讲述了一个更黑暗的故事:一个逃跑的奴隶搬进了一个房子,房子被一个很久以前死去的婴儿的鬼魂所困扰。这些故事是非同寻常的,但两者都是建立在一个任何事情都可能真实发生的世界里。

2、神话和传说

魔幻现实主义的奇异多来源于民间传说、宗教故事,寓言和迷信。本·奥克瑞,一个西非精神儿童abiku,讲述《饥饿之路》的故事。不同地方和时代的传说,被经常用来创造出令人吃惊的时代错误和稠密、复杂的故事。《在一个人走的路》里,格鲁吉亚作者Otar Chiladze,把古希腊神话故事和毁灭性事件相结合,以及他在欧亚国土黑海附近动荡的经历混合讲述在一起。

3、历史语境与社会关怀

现实世界里的政治事件和社会运动与幻想纠缠在一起,从而探讨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心胸狭窄和其他人类弱点等问题。萨尔曼·鲁西迪的《午夜的孩子》,是一部描写印度独立时期诞生的人的传奇故事。鲁西迪的人物角色设定,是通过心灵感应与同一时刻出生的上千个神奇孩子相连,他的生活应该反映出他国家所发生的重大事件。

4、扭曲的时间和顺序

在魔幻现实主义中,人物可能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先后移动、跳跃或发生曲折。请注意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的1967年小说Cien Años de Soledad(《百年孤独》)里,是如何看待时间的。叙事的突变和鬼魂、预感的遍布,让读者感觉到事件在无尽循环中循环。

5、现实世界的设定

魔幻现实主义不是关于太空探险或者巫术的,比如星球大战和哈利·波特,就不属于这类范畴。萨尔曼·鲁西迪在《每日电讯报》上写道:“魔幻现实主义的魔力深深扎根于现实之中。”尽管他们的生活中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件,但这些人物都是生活在公认地方的普通人。

6、切合实际的基调

魔幻现实主义最具特色、也最需要的是,不带任何偏见、冷静的叙事声音。离奇的事件用一个随便的态度描写过渡,角色不会质疑他们身处发现的超现实情境。举个例子,在《我们的生活变得不可收拾》这部短小说里,旁白讲述她丈夫消失的情形:

  • “曾站在我面前的吉福德,双手伸开,是大气中的一道涟漪,是灰色西装和条纹丝绸领带的幻影。当我再次来临时,西装消失了,只留下他肺部的紫色光泽和粉红色我误以为是玫瑰跳动的东西。当然,就是这样,他的心脏。”

魔幻现实主义的挑战

文学,和视觉艺术一样,并不总适合纳入一个整洁的盒子。当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发表作品《埋藏在地底下的巨人》后,书评家们纷纷想要确定其体裁。故事看似应该属于魔幻类的一部作品,因为它展现了巨龙和食人魔这样的一个世界。然而,不带偏见的叙述和童话故事元素被轻描淡写地带过:“但这些怪物并不是让人吃惊的东西……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担心。”

《埋藏在地底下的巨人》是一部纯粹的魔幻题材作品?还是这就是石黑一雄进入魔幻现实主义的境界?也许像这类的书,根本就只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体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