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撰,林则徐之死|Apocryphal-death of Lin-zexu

理丠

理丠

📖 难为文章的文|Notes&Imaginations

  • 2015年

窗外安装来摆放盆景的铁架子,一楼的塑料棚子,二楼上面一直不停落下滴着的水珠,凉完衣服忘关水龙头以及隔壁倒头就睡彻夜鼾声的“猪”,实在都无可救药:生命很贱,人心很蛊

这天林兄(林则徐)和辫子哥(某皇帝)又畅步在御花园:“林兄,听说最近有人吸毒身亡,看来邪恶的毒品又滋生力量了!”辫子哥。

林兄:“‘吸毒’这种新鲜事儿,大家不了解,都想跟上潮流时代,结果,纵火烧身,不足为惜。不足为惜。”说完这话突然又意思到自己哪里好像没怎么说对,林兄连忙又改着口,“说来确是可惜,多么年轻的一个生命啊!”

“我问的是你有没有什么法子,降降火,不是让你谈这个,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的意思是已经都死人了,我实在没办法,你一向有手段,可懂!”辫子哥急了,毕竟死了人。

“一个月之后见面!”林兄面露喜色自信踌躇的出了南大门,准保没事儿。

“革命(禁烟)开到推车的事是很少有的,革命的完结,大概只由于投机者的潜入。内里蛀空,任何主义的革命都是如此。但不正是因为黑暗,没有出路,才要革命的么?倘必须前面贴着‘光明’和‘出路’的包票,这才雄赳赳地去革命,那就不但不是革命者,简直连投机家都不如了。虽是投机,成败之数也不能预卜的。现在的民众,只看‘头’和‘女尸’。只要有,无论谁的都有人看。”

“不就是要求减少人的伤亡嘛,我把广东〈重灾区〉的‘药铺’全部给取缔了不就是!”林兄这样想,也正打算这样做。就这样,一个月之后,御花园,辫子哥和林兄,又在一同散步了。

“上次你说的带着降火的解药来,如今怎样了?”“我已备齐。”广东那边的灾民已基本得到救助、安置,这里我们相信林兄的实力!“你说明白点,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按照您的吩咐,为了减少更多的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失,我关停了广东所有的烟馆,下一步我准备关停……”林兄咳了又咳。“XXX,滚!”辫子哥怒了,差点给气死。“叫你给找降火的方子,你把烟馆给我全关停了,洋人那边你来应付?”

说完这话,辫子哥就急步南大门去了。后面跟着的死党李XX,提了个烟斗:“这是办事不力,耍小聪明,估计得回家好好修整一段时间才给重用了啊!”林兄愣住了足足五秒钟,才连忙赶紧跪下;辫子哥差不多走出去也有十米开远了。

后时逢广西群众闹事,这天辫子哥和林兄又一同散步在御花园。不同的是,林兄这次只默默的走在后面,一声不开:“难道是上次办事不够彻底?”而且辫子哥也一直在讲关于广西的群众性事件。林兄这年六十好几!在去广西的路上,后来就死了!

——边策之死有感(如有雷同,纯属抄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