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竿的《诗》

其它整理

  • 2017年9月12日

佩竿,字芾甘,原名李尧棠,四川成都人,中国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1904.11.25—2005.10.17,享年101岁。佩竿是巴金先生早期使用的一个笔名。

先生于1923年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在1923年来沪求学时,巴金曾在《妇女杂志》发表过三首小诗。即下面的三首:《一生》、《寂寞》、《黑夜行舟》

《一生》

未开的——含苞了;
将开的——开放了;
已开的——凋残了;
花儿静悄悄地过了她的一生。

《寂寞》

一株被扎过了的梅花在盆里死了,
她的一生原是这样的寂寞啊!

《黑夜行舟》

天暮了
在这渺渺的河中,
我们的小舟究竟归向何处?
远远的红灯啊,
请挨近一些儿罢!

而巴金先生的写作生涯,更多的文艺创作是小说,散文。但是先生写起诗来也毫不含糊。

时值四十年代初期,抗战正进入一个比较艰苦的阶段,先生写的散文诗《日》与《月》,尤其精美。

《日》

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
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
飞蛾是值得赞美的。
在最后的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
我怀念上古的夸父,他追赶日影,渴死在旸谷。
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
生命是可爱的。
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没有了光和热,这人间不是会成为黑暗的寒冷世界吗?
倘使有一双翅膀,我甘愿做人间的飞蛾。
我要飞向火热的日球,
让我在眼前一阵光、身内一阵热的当儿,
失去知觉,而化作一阵烟,一撮灰。

《月》

每次对着长空的一轮皓月,
我会想:在这时候某某人也在凭栏望月吗?
圆月犹如一面明镜,高悬在蓝空。
我们的面影都该留在镜里吧,
这镜里一定有某某人的影子。
寒夜对镜,只觉冷光扑面。
面对凉月,我也有这感觉。
在海上,山间,园内,街中,
有时在静夜里一个人立在都市的高高露台上,
我望着明月,总感到寒光冷气侵入我的身子。
冬季的深夜,立在小小庭院中望见落了霜的地上的月色,
觉得自己衣服上也积了很厚的霜似的。
的确,月光冷得很。
我知道死了的星球是不会发出热力的。
月的光是死的光。
但是为什么还有姮娥奔月的传说呢?
难道那个服了不死之药的美女便可以使这已死的星球再生么?
或者她在那一面明镜中看见了什么人的面影吧。

巴金先生一生只写了为数不多的诗歌,后又因撰写的《随想录》作品,探究自身,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巴金也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

前一篇|Previous:
后一篇|Next: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s

  • 主流、偏见,和怪异
  • 诗词格律:平上去入与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 中华经典藏书:《周易》郭彧译注版本,前言、后记
  • 俄罗斯优秀文学作品一览
  • 梦圆西藏,查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