锥子之死

不成诗歌的诗

  • 2015-10-28

待订装的书籍
捕捉到一丝焦虑的气息
然后锥子扎进了血管
绯红的液体喷涌而出。

我用嘴吸干。

含着悔恨吞咽下去的,
是比铅更沉重的死亡
还有液体漫过手指的痕迹。

前一篇|Previous:
后一篇|Next: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s

  • 牛郎织女|Niulang and Zhinv
  • 乌云漫布,死者苏生|Dark-cloud Spreads, Deadman Awake
  • 于你无内的诗|Poem Without You In It
  • 诗歌是什么?|What is Poetry
  • 现实世界我是一个哑巴|I'm a Mute in the Real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