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欲场中的灵魂,在狂风中飘荡

神曲|DivineComedy

  • 地狱篇五|Inferno 5
  • 2019年5月2日

地狱第二圈,这里地面较狭,痛苦也大,更使人悲壮。一个磨牙切齿的可怕米诺斯坐在这里,他审查进来的灵魂,判决罪名,然后遣送到受刑的地点。待犯人自承过错,便一个个被旋风刮往下层。

米诺斯看见我,询问我是奉了谁的命,怎么可以随便闯入这苦恼的怪地。我的引导人答:“为何如此大惊小怪?这是为所欲为者的令。”

悲惨声浪,遇着哭泣的袭击。然后我们来到一块没有光的地方,那里好比海上,狂风正在吹着。

地狱的风波永不停歇,诸多幽魂也随之飘荡、播弄,颠之倒之。有时撞在断崖绝壁上,呼号痛哭,诅咒神的权力。

我知道这种刑法加之荒淫之人,他们都是屈服于肉欲而忘记了理性。好似冬日天空里被寒风所吹的乌鸦,西浮一阵,上上下下。又像一阵远离故乡的秋雁,声声哀鸣,刺人心骨。

因此我说:“老师,您可知这些被幽暗空气所鞭挞的灵魂都是些什么人呢?”他答道:“第一个是女皇帝塞米拉密斯,再次就是荒淫的克利奥帕特拉。

海伦、阿基琉斯,帕里斯和特里斯丹……太多为恋爱舍弃性命的幽灵,真是屈指难数。他一个一个用手指给我看,我心头忽生怜惜,为之唏嘘不已。

稍后,我说:“我愿意对这两个合在一起的灵魂说几句话,他们在风中似乎很轻。”诗人回答:“待他们靠近之时,用爱神的名义可以请求他们稍作停留。”

不一刻,风便把他们吹向我这里。我高声叫到:“无受阻碍的困倦灵魂,可以尝试与我们交谈几句话吗?”

好比鸽子被唤以后,张翼归巢,他们离开狄多的队伍,从险恶的风波里飞向我们。

那女的灵魂向我们诉说:“善良宽和的人啊,你对我们不幸有着怜惜之心,请求宇宙之主给你太平日子。在这风平浪静一刻,我听从你的说话,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爱煽动软弱的心,使他迷恋我漂亮的肉体;爱决不轻易放过被爱,使我热烈欢喜了他。我曾失去他,言之伤心;你看,就是现在他也离不开我呀!爱使我们同生同地到死。

诗人:“你在想什么?”我把头俯下:“唉,到底是什么一种甜蜜思想和热烈愿望,引诱他们走上悲惨的路?”

我回转头来:“弗兰奇斯嘉,你们在长吁短叹的当儿,怎会各自知道对方隐于心而未出于口的爱呢?”

那幽魂答道:“一天,我们为消闲起见,共读着朗斯洛的恋爱故事,当我们读到用微笑嘴唇怎样被她情人所亲的时候,她颤动着亲了我的嘴唇。”

这一个灵魂正在诉说的时候,另一个在苦苦地哭着。风越来越大,他们渐去。我一时感动,昏倒在地,像断气了一般。

四、地狱第一圈——候判所,为未信仰耶教者所居

神曲|DivineComedy

  • 地狱篇四|Inferno 4
  • 2019年3月6日

一个很大的雷声,震醒我的头脑。这样一个苦恼黑暗深渊,我来不及看清它的一物。

“现在我们可以朝着下面幽暗的世界去了。”诗人面色灰白的对我说。

于是我们来到了深渊的第一层里,这里没有痛苦蔓延,只有抑郁和叹息的声音,我才明白先前受的影响都是因着它。

善良的老师又对我说:“这些影子先于基督出生,未受过耶教洗礼,尊敬上帝却不合乎正教。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们唯一的悲哀就是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

如此多的特殊人物派在这个‘候判所’,我竟有许多悲伤。对于这种超于一切的信仰,我怀着一点疑惑:“老师请您告诉我,是否也有一种灵魂,可以依仗自己或是别人的帮助,从这里升到天国去的么?”

“那就是戴着一切胜利荣冠,拥有无上权威的耶稣了。他曾拯救过许多人,包括亚当和他的儿子。”

不断前行,经过一个住满各种幽灵的森林。不远处,一团火光照亮某个特别区域,看似一些高贵的魂灵,聚在那里等候某人。

当时我听见一种声音:“尊敬的大诗人,他出去的影子回来了。”

然后我的老师就对我说:“请你注视那位掌着宝剑的,诗国之王荷马,他后面的分别是贺拉斯、奥维德和卢卡努斯。”

他们聚谈了一会,转身向我表达敬意。看来是他们,已经接纳我成为新的一员。

然后我们六人成行,走到一个高贵的城堡前面,再一起走进七重门,来到一块光亮的青草地上。

那里的许多人都眼光平正、富有权威,讲话少而声调柔和。

我们又走到一块高地,那里我遇到许多英雄和伟人——苏格拉底、柏拉图……太多的人,不能尽列其名,只好说一句“纸短事长”了。

后来,我和我的引导人走出这片草地,就重入纷扰、再到幽暗的地方。

三、地狱之门,惨淡的阿刻隆河

神曲|DivineComedy

  • 地狱篇三|Inferno 3
  • 2019年3月2日

一个大门上黑沉沉的写着几行文字,老师说:“我们已经到了先前我对你说起的地方,可以看见一班苦恼和不懂何为幸福幽灵的地方。”

各种不安、惧怕的声音,在这没有星光的空气中应和……

无声无臭的懦夫、一些卑鄙的天使;他们既没有寂灭的希望,过着只是盲目平凡的生活,世界上对于他们没有记载,正义和慈悲都轻视他们。

一面掮着向前跑的旗帜后面,跟着一大队的幽灵,其中有我所认识的,我才明白,生前他们都是一群不幸的人

我望得远些,看见一群人在一条大河岸上,有些在挤着渡河……

后来跟随老师来到那条被称为阿刻隆的惨淡河边,一个须眉尽白的老人立在船上,大喊道:

“死人啊!不要再期待能看见天日。我来引导你们走进幽乡,走进火窟,走进冰池!

我一动不动……我的引导人来说:“卡隆!莫要理这活人,这是为所欲为者的意思。”

船夫的怒火未歇,不断用船桨拷打死者的灵魂,让他们走进诅咒的河,一一登船、过河,再上了岸。

善意的引导人又对我说:“各地聚在这里遭逢上帝怒火而死的魂灵,由于受刺着神的正义,渡河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善良的灵魂不走这路,这也是卡隆对你迟迟不走发怒的原因。”

话音刚落,所处之地发生了剧烈地震,伴随赤色闪电,刮起了猛烈的大风,然后我的神经昏乱,仿如睡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