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丠-Lǐ_Qiū

——(不是谁的英雄,不过自我意识的奴隶)「Not Someone's Hero, but a Slave of Self-consciousness」

关于作者|About Author作品集|Works隐私政策|Privacy Policy

不要把命运的窗口交给其ta任何人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完全抄袭。

高中毕业,填报志愿,选了西藏的大学。开学第一天,认识了当地的一个女同学。

故事的导火线:是发现就读学校,是“名牌”野鸡大学,当即选择退款、退校。响应人员有二。校方人员不准,让支付违约金,不然上报法院强制执行。说是报到省教育局也管不了,并叫了校外几个混混。仓促离开之际,对女同学说,要照顾好自己。

混混快到刚踏出校园大门,就到、就要“教育”我仨不听话的外地人。双方扭打在一起,三V三,拿木棍,锁喉;打很久,似武打片一样。讲和,提出给钱摆平,一人给他们一百;替买家卖命一次也给不了那么多,还打他们。

两个“小伙伴”,继续寻找交通工具,前往火车站,准备回家;通过与小混混的对话,获知:我仨如何也逃脱不了,当地系统的“追击”。除非获得他仨的“帮助”?

小伙伴,已先行离开。

只怀疑是混混为了谋取更多利益,偶遇一辆警车,便即刻消除了佐见。车上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像是警察情妇;靠上前,警察赶紧支棱开了她。混混笑我,就像我笑混混;自投罗网、瓮中捉鳖的瓜皮。车上,听到逮捕令下达,信息讲是:全城通缉,关押至青海“某地一个名字从未有人提起过的乡村”。我耐心讲述我仨遭遇的一切,警察二话不说,嗯嗯、呀呜……

梦到这里,醒就现实了。

无法相信任何人,梦里,更不要把命运的窗口交给其ta任何人:混混,警察……即便喜欢的女同学,一开始也要怀疑是否是她出卖了自己(她或许同自己一样,是受害者)。一个机构下的“相关人员”,他们都属于是“恶的代表”典型

坐上警车后我的命运,从那一刻起,就不在完全由自己掌握。或许可以将警察一脚踢下车,尝试自己开车离开;然后更多的警察追来,“逃跑”的事被做牢。逮捕被关押至,青海“某地一个名字从未有人提起过的乡村”……

或许,当时、未知,就是最好的命;还由得即兴创作和发挥。梦里,只要你想,你就是无敌的。

2022–04–14 07:30 梦醒,梦不能代表任何东西

Don't Give the Window of Fate to Anyone

梦境|Dreams

2022-04-14 09:10


更新|Modified:

联系|Email

——(知识共享:署名/链接地址—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CC BY-NC-ND」

©理丠

免责声明|Disclaimer:本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负任何责任。要有您自己的一个判断!|This Site Provides Information for Reference Only, Do Not Take Any Responsibility. Have a Judgment of Y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