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法和修辞术语表:第一人称视角

理丠

理丠

其它翻译​|OtherTranslations

在虚构作品(短篇小说或小说)或非虚构作品(如散文、回忆录或自传)中,第一人称视角使用I、Me和其他第一人称代词,阐释讲述者或作者自身带入角色的思想、经历和言论。第一人称视角也被称为第一人称讲述、个人观点或个人论述

英美经典散文集中的大部分作品,都站在第一人称的视角。例如,参见(佐拉·尼尔·赫斯顿(Zora Neale Hurston)作品《如何给我上色》How It Feels to Be Colored Me)和杰克·伦敦(Jack London)作品《生活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What Life Means to Me)。

实例与观察

“在毛淡棉,下缅甸,我被很多人所憎恨。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重要到让所有一切都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刻。我是镇上的分区警官,带有一种漫无目的的、微不足道的反欧情绪。这种情绪让人异常感觉苦涩。”——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射杀大象》(Shooting an Elephant)的开场白,1936年。

“有一年夏天,大约在1904年,我父亲在缅因州的一个湖边租借了一个营地,并带我们所有人去那里度过了整整一个8月。我们都从一些小猫那里感染上了癣,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在我们的胳膊和腿上涂抹庞德氏浸膏(Pond’s Extract,北美金缕梅流浸膏),我父亲在独木舟里翻了个身,身上穿着所有的衣服;除此之外,假期都过得很成功。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任何其它地方能有像缅因州那样的一个湖一样。”——E.B.怀特(E.B. White),《再一次来到湖边》(Once More to the Lake)的开场白,1941年。

“在大多数书中,I(我)或第一人称,被略去;this(这),予以保留;that(那),考虑到自我主义(使用的泛滥),作为主要不同。我们通常不记得that(那),但事情的确如此,毕竟总是第一人称that(那)在发言。”——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瓦尔登湖》(Walden),1854年。

“我喜欢第一人称的一点在于:它能很好的隐藏自己,尤其在散文之中。”——莎拉·沃威尔(Sarah Vowell),在接受戴夫采访“不可思议的,有趣的莎拉·沃威尔”(The Incredible, Entertaining Sarah Vowell)中的谈话内容,PowellsBooks.Blog,2005年5月31日。

专业写作方面的第一人称

“很多人认为,在专业写作中,他们应该避免使用代词‘i(我)’。然而,这种做法经常会导致尴尬的句子产生,人们用第三人称来称呼自己,比如one(一个人),或者writer(作者),而不是i(我)。使用‘one’(‘i’的替代)只会让文章显得更加不严谨。然而,当客观视角更合适或更有效时,请不要使用个人视角。因为你需要强调主题而不是作者或读者本身。在以下示例中,这无助于将情况个人化;事实上,客观的版本会更变通。

个人

  • 我收到了你的几位经理,寄来的针对我提议的反对意见。

客观

  • 几位经理针对这项提议,提出了反对意见。

你是采用个人视角还是客观视角,取决于文件目的与读者。”——Gerald J.Alred等人,《专业写作手册》(Handbook of Technical Writing),2006年。

自我表达与自我放纵

“虽然个人的叙述通常依赖于强势声音才能取得成功,但并不是所有的叙述都必须是个人的,许多人会对第一人称的使用考虑不周而变得迷惑不解……“自我表现和自我放纵之间的界限可能很难辨别。测试每一种使用‘i’(我)的情况诱惑,如果你在乎语音,还可以试试其他有效的设备。”——康斯坦斯·黑尔(Constance Hale),《罪与句法:如何炮制邪恶有效的散文》(Sin and Syntax: How to Craft Wickedly Effective Prose),1999年。

“不要插手这件事,除非你以某种关键的方式影响它。把你的眼睛放在材料上,而不是镜子上。”——威廉·鲁尔曼(William Ruehlmann),《漫步专题故事》(Stalking the Feature Story),1978年。

第一人称复数

“商业运用中的‘we’(我们)有三个。高管们用‘we’来表明每个人都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有一种关于人群和社交网络新时尚的‘we’(我们),还有一个传统的‘we’(我们),指的是我们工人。第一个‘we’(我们),是虚伪的,应该避免。第二个,是有趣的,虽然有点被高估。第三个,虽然非常不时髦,但却是必不可少的。任何不理解这一点的经理都不会有任何大的成就……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是‘we’(我们)3号。这是我们一群工人使用的最自然的、最口语化的用法。”——露西·凯拉韦(Lucy Kellaway),“我们不是一家人”,《金融时报》2007年8月20日的报道。

第一人称单数的要求

“彻头彻尾的第一人称是一种要求很高的模式。它要求文学上的完美音调。即使是最优秀的作家也偶尔会失去对语气的控制,让一种自吹自擂的品质悄悄溜入。他们急于解释他们的内心是正确的,并直言不讳地表示,有时他们似乎非常关心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们假装承认自己的不良行为,却陶醉于自身的多姿多彩。他们坚持不懈地描述自己的偏见,非常明显地表明,他们是希望让自己看起来异常可靠。很显然,第一人称并不能保证诚实。仅仅由于他们把话写在纸上,并不就意味作者们不再对自己撒谎,很有可能他们只是为了完成特定的目的而那样做。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法国作家)那样的坦率天赋。当然,与地球上任何人进行相比,有些人更不可能诚实地写下关于他们自己的事情。”——特蕾西·基德(Tracy Kidder)引言,1994年最佳美国散文奖( The Best American Essays ),1994年。

第一人称的轻松一刻

“如果有一个动词,意思是‘to believe falsely’(错误地去相信),那么它不会有任何第一人称、任何现在时等指示性的意义。”——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