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谱﹞裔后宋唐(祭)

理丠

理丠

其它整理

  • 2013年11月8日

皋陶仕唐虞之世为理官——理(李)徵

雍正11年四川统谱

今夫人本一族之所发,犹夫佳木之茂者,必基于根本,水流之远者,必由于源泉,思宗族之不忘者,必载于族谱。有心者不加意记此,恐零星散处,难越世以还源。唯世宇相传,庶无忘宗背祖之患矣!

吾族李氏,溯其派脉,皋陶仕唐虞之世为理官,以官赐姓。越数传至理徵,以直谏君王纣被罪,逃难李树下,食李得生,遂改理为李,迄今不易然。

纣亡之后,圣主代兴,又数传至吾祖(李晟),衣被九州,曾封忠武王,而受爵于后者,不可记数。派演天潢,脉起后人,自南京建王府达儿巷开基,以至三迁江西吉安,又迁湖南新宁

到本朝大清奉旨来蜀,其支脉各处,无非同一渊源之所流长也。

余生也晚,庠于雍正辛亥岁,又叨列宫庠(太学生),次年及赴壬子(1732)科闱(考场)及见取中者,必录其先祖之官诰,受封于朱卷篇首,使前后有光,不禁喟然兴叹:今吾辈开基于蜀,倘有光宗耀祖奋飞者,一问其始祖字号官衔,不几茫然无措乎?

幸而于新都县得遇二房(俊公房)纯侄,幼习儒业,素存大志,遂于馆中谈修谱籍,遍寻湖南三大房下担之族簿,细考对实,不惮辛劳书记,屡世之受封,福明老祖携子之八,处择三溪而居,将三大房已定之秩序(班辈)排列,逐一载于篇端(篇首),使班辈不紊,昭然可考,尊卑无差,转省令梓(印商)刊刻成书,亲送家喻户晓,俾吾族之世系,世守相继,昭如日星,咸知祖德之绵远,本源无二举。

凡非吾族者,不得混于其中,是吾族者,情关休戚,虽天涯海角,不啻同堂,根深叶茂,源远流长,瓜瓞绵绵,根由一体,直与天地同其攸久矣!

今将太祖发源,受传世载录,谨志自皋陶理徵,又历传至一世李嵩,乃忠武王之曾祖,受岷州刺史,名显西土。二世思恭,乃忠武王之祖,受洮州刺史。三世李钦,乃忠武王之父,封金吾卫大将军,右副太子太保。四世李晟字良器,唐封西平忠武王,生子十五,悉偕受爵,正妃赠郑国夫人。吾祖宪公字章武,系忠武王第十子,杜夫人所生,四次受封江西观察使,享寿67岁,勅葬袁州府宜春县化全乡,地名红花村,石人狮象,万古佳城。

六世传游公,游公传友蓝,友蓝传文徵,文徵传福明,福明配覃氏,携三子邀同族弟18人徙居楚南(新宁),长汝伽,字寿伯,下担小溪次汝俊,下担香溪,至三房李晚子,下担油溪,载册武冈,福明祖葬新宁万螺寨,乘龙武冈90里而结穴,墓志现存然。

始祖之称号不能尽书其名,而可考之真脉著于篇端,复将三房开基之字辈逐一载明,使家业有序,其散处各房,未及尽刊,有心者循此谱继续于后,各赞其全,而为万古之源流,则幸甚矣。

大房从汝伽起汝梦仕惟思才伏,万大从国之,天生一上果,春前玉质扬。良材成利用,永世有奇光。

二房从汝俊起:汝仁仕子思才添,宗祖崇国尚,生德永宏遐,祚荣昌于万,斯隆绳其先,武昭兹嗣功。

三房从晚子起:汝孝义必添祖宗,尚大仁学应,遇时加富贵,万载永兴崇,金惟恫韬略,君铭成忆梁

伽房资阳雁江庠生李鹏(天尚)字程万敬撰

合邑银山贞固业儒李纯字乾元同校



道光六年四川大统谱

道光六年四川大统谱序文(一)

嘉树葱茏,必储其地,清流浩瀚,必裕其源。人之世继繁衍,讵谩无自来乎。以故家有谱,尤国之有史,所关非浅鲜也。……

我祖李侗,自元宋托迹豫章(江西)南昌府丰城县湖芒圳上,其故家也。因仕宦粤西全州之垣口,爰附籍而卜居焉。生三子,长文标,次文榜,三文机。其榜、机或居故土,或徙他方,要皆光前裕后,而绵世泽无疆矣。

我祖标公则入楚宝庆,居新宁之盆溪(今新宁崀山镇),生子名发琳,生二子,长再雄,次再辉。雄生彦贵,创业于肖家塆牌年之八甲,辉生彦隆、彦兴,创业于南塘牌年之二甲。

至于达仲、才会、福明、庚一郎赵氏三娘所生寿伯、李俊、晚子亦入楚新宁,居塘富者多,是则螽斯衍庆,瓜瓞绵延,由元历明,以及清朝,泽躬尔雅,具流蕴藉之光,立身胶庠,足膺栋梁之选,后先济美,家修而廷献者,未易枚举。

诗曰:“济济多士”可为吾家之咏矣。康熙丙子岁(1696)奉皇恩特诏,填实四川,于是愿守故土者,仍享富贵福泽之乐,欲迁异域者,不惜风尘跋涉之劳(此四句套用雍正11年李鹏谱序,说明此届谱亦是雍正谱的续修),创宏基,卜胜地,安居粒食,采芹如拾芥者,亦复何尽猗欤休哉?

我宗流衍繁盛,科甲蝉联,宇内可多得耶!即然湘川睽违,支分派别,而尊祖崇本,饬纪敦伦,当期其画一矣!

追忆三楚梓里,练达老成者不少,豪迈亦多,既建宗祠,以慰先灵,复修族谱,以昌祚胤,明德维馨,致足乐也。冀愉攸叙何他歉焉。而居西蜀者,虽发祥有辉映无穷,不思建祠修谱,又何以妥先灵而裕后嗣者乎?故曩昔时,合兴之于族谱则续修之,惜今世远年湮,人烟散处,不无残废之患。

族长近年来清明集齐商议曰:“欲锡尔类,须建宗祠,欲振家声,须修族谱,吾侪一脉之攸系,当力图之勿忽。”族等佥曰:“唯唯!无违厥命。”但祠难骤建,犹可俟储异时,谱宜急修,何可视为细故?盖叙前代之宗支,订后人之字派,伦纪罔斁,尊卑攸分,皆于谱实嘉赖焉。

当今圣天子重熙累,洽群侯,各称乃职。仁渐义摩,共相安于至治,风清俗美。悉相游于太和。笃庆睦族之思,有不油然而自起哉?况既有前谱可循,重修亦易。序尊序卑,固未参以己见;列前列后,亦只运以精心,由是大宗小宗,灿如眉列;远族近族,朗若珠联。虽世殊事异,棋布星罗,谁敢陨越于下以贻先祖羞者。

至于创建宗祠 ,外表巍然之美,内萃昭穆之灵,设龛立木,俾合族人等,春礿夏禘,用修祀之孔明;秋尝冬蒸,聿昭孝敦之不忒。尤当共勷厥任,适观厥成,庶几贤哲挺生,著功名于王国;簪缨续世,膺紫诏于彤庭。纵不能复先朝之盛,亦不至相去悬远也。

兹承族长命,援笔直书,不敢自谓名家巨族,而刻板成集,实堪共信,缕析条分,后人览者,知一本发为万殊,万殊不外一本,自必迪维,前先勿替,引之是幸。

志年敬撰
 
道光六年四川大统谱序文(二)

不刊不磨,前当有仁人之规范;无偏无党,后始有孝子之典型。若然,前有所开,后有所继,古今皆然,凡为人者,亦何独不然。

今韶之倡首续谱也,岂无所为而为耶?因沧海迭更,人事变迁而然耳,遐想我李氏之门,从前迄后诸族俊,既已言之凿凿矣!而韶又何必人云亦云哉。第念韶,幼读诗书,虽不能大展才猷于当世,长列成均(进士),亦常见笑于吾族之高明。不过日待庭除,奉养堂上父母,日在书馆训教自家儿孙。悠悠忽,几不知鬓之将霜矣。韶也年当晚景,将欲惶惶以何之哉。

诗有云:日同村叟叙,时共小孩嬉;别圃闲垂钓,幽辟静奕棋;盘桓终此昼,兴尽赋归思;饮罢茶烟后,挑灯欲诵诗;翻身去启箧,不断谱藏笥;信手随拿案,开函细览之。

噫嘻,己矣!第见前辈名号,痛字迹笔画,多已虫蚀而难堪。更加后代子孙,棋布星罗,亦又莫可胜纪。倘斯时不续,则老谱欲绝而无存,而后辈弊端,亦几无焉不堪问,何言之?非特(不但)雷名类字,班辈舛错,不能知其次序也。

即一本九族,远近亲疏,抑且几视河海之汪洋之渺矣!莫测渊源于何自?览嘉树之纷披茫乎,不解发叶于何枝。嗟乎!此虽害之未甚也,而独所可虑者。

人物散处,歌瓜瓞之绵绵,延于异境,后裔繁盛,庆螽斯之蛰蛰,衍于殊方,久之,将见言语易殊,班辈易异,则一家也,不俨然而非一家也夫?则此中之颠倒错乱,以至失真讹谬者,其流弊亦何所底止哉!嗟夫!此谱之当续,所宜亟亟矣!

韶也,敢不于圣天子临驭有道之秋而续谱乎!以故当清明佳节之辰,而少长咸集,韶以续谱一事,谋诸合族之老幼,同房之绅衿曰:“斯时幸有老谱之一线,续之犹易易耳,请众思之,续诸否乎?”众曰:“善哉,续谱之言,诚有当也。”

而独莫可奈何者,工程浩大,而要非一人之力所能为也。爰是诸老绅衿命韶倡首。韶切思之,人多浩繁,马瘦无力休负重;后裔云盛,河狭水浅莫行舟,故再三推辞。无奈辞之不胜,而唯唯从命,是以冒雨披风,不辞鞅掌跋涉之劳。

几经岁月,不惮循约叠会之苦。于斯谱之续,庶几聿观厥成矣。不将见向之叹其一本而万殊者,今幸万殊而悉归于一本耶。虽然,斯谱之成也,非成于韶之一人焉。要皆成于日夜奔走之尚鳌,朝夕书撰之志年,与其合族为首之勷劻者矣。

所以韶也,才惭袜线,志不能携两袖清风,胸悬一轮明月,不过带月连云,援笔直书,以是千秋百代世世子孙于无疆云尔。

贡生:志韶字亨薰沐手撰书

道光6年丙戌仲夏上浣吉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