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处士述梦

理丠

理丠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呵呵,俺性孤僻。「卜居」西湖之孤山,不慕荣利,不求闻达。朝廷屡屡征聘,皆辞不往就。日惟养鹤「莳」梅于孤岭,谢绝尘俗。托足儒林,寄迹旷野,闗情林泉,适意山水。虽无富贵荣禄之乐,亦足以畅怀适性。所与游者,皆当时隐士。古人云:座上客长满,樽中酒不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仆」有之矣。

岁在丁卯,八月既望。余与客泛舟于仁山之下,智水之间。仰见月明星烂,银河在天,夜静风徐,万籁俱寂。当是时也,心怡神驰,了无凡想,举酒属客,低唱浅斟。兴犹未竟,而颓然醉卧于客侧。梦寐之际,似忘其为在舟也者。

缓步徐行,至一处,松竹影里,梅桂交映。忽闻有声自林中出,乃踪迹之。不得其门而入,伏于墙头梅影下。乘月光窥有三人,坐菊丛中。一白头翁,一颁白叟,一中年者。陈酒列殽,傍侍二童,其语隐约可辨。

听其言似谈因果者,闻白头翁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然福善祸遥,亦有时而相左。如颜回夭而盗跖寿,申生死而夷吾生。尧之子不肖,舜之子亦不肖。父厉子幽,宣王中兴乃尔。母嚚弟傲,虞舜底豫有方。周公圣人也,而诸其兄。石碏纯臣也,而戮其子。孔子丧子,伯道无儿。又或忠者见诛,谗者获信。如此类者,是非天地之不仁,因果之不验。乃境遇之无常,人事之偶变也。亦非造物之报施倒置,实气数之运用然也。

中年者问曰:因果之义,既已了然。窃尝闻人言世有君子小人之说。余遍览五洲,纵观千古,品类之多,人物之繁。圣人贤士,英雄豪杰,既已名昭功着,不待言而可知矣。若夫当今之世,纷纷穰穰,往往来来,其孰为君子,孰为小人?余不敏,愿先生辅吾志,明以教我。

颁白者曰:君子小人,而道不同。君子者,遁世不见知于天下,不求闻达于诸侯。上致君于尧舜,下泽民于葛怀。或立言作法则,或施教于后世。相彼国君,「作宾玉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忧以天下,乐以天下。

故用之则行,如威凤祥麟,盛世乃见,见则天下大治。世之衰也,退而自修,栖隐林泉,抱道自乐,着书自娱。或为樵夫,或为钓徒,或为牧子,或为农人。无往而不自得焉。若夫小人则反是。择美而衣,择腴而食,群居终日,言不及义。或小加大,遥破义,远间亲,新间旧,贵凌贱,少凌长。无伦常之可行,岂法律之能范围乎。其尤者婢膝奴颜,以图固宠,「营谋」「钻刺」,以邀亲幸。狐假虎威,指鹿为马,树党作乱,朋比为奸。盗世欺名,卖官鬻爵,跋扈天子,挟制同僚。穷兵黩武,如斯而已,祸国殃民,莫此为甚。

故君子之道日益长,而小人之道日益消。盖君子明于义理,使天下后世之人,阴受其赐。故杀身成仁者有焉,舍生取义者有焉。有益于世,有益于人。虽赴汤蹈火而不顾,暴脑洒血而不辞。此则君子之所乐而为君子也。小人之心惟利是图,苟有利于己。则寡廉鲜耻之事,无所不为。一旦奸谋败露,家破名灭,不惟贻害乡里,而且贻臭万年。子孙灭绝,何乐为之。此则小人之枉自为小人也。

尔曹其鉴诸,言未已。俄有暴客狂呼北至,踰垣而入,步履踉跄。三人惊遁,不知所之。仆伏其墙阴,而欲窥其究竟,忽惊觉,则在舟中矣。一客曰:汝魇寐也,仆惊惊既定。于是为述梦中之闻见,请君为仆解说。客不应。欲待晓而访迹,奈无径可识。乃与客荡舟于汉水之阳。

  • 「卜居」:“卜”,选择(处所)。居住(在)某地的意思。
  • 「莳」:栽种。
  • 「仆」:古时男子谦称自己。
  • 「作宾玉家」:“作宾”,指担任太子宾客职务。“玉”,爱护、帮助。“玉家”,即爱护、帮助家庭的意思。
  • 「营谋」:为达目的,想方设法。
  • 「钻刺」:“钻”,钻营,谋求;“刺”,讥刺、指摘(他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