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诗格律之英雄双韵体——有关英雄双韵体对联的一切

理丠

理丠

其它翻译​|OtherTranslations

英雄双韵体对联以成对押韵诗行(通常抑扬格五音步)的形式出现在史诗或是长篇英文叙事诗或翻译诗歌当中。正如下面我们将要看到的,存在有许多不同规格来区分普通对联的诗歌和它们。

一、什么是“英雄双韵体”对联

首先,让我们先思索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是对联?对联是相互挨着的两行诗歌。一般来说,它们是相关的,且要共同塑造出一个完整的思想或是构成一个句子。它们的主题或句法关系,其实要比彼此之间的物理间隔问题更为重要。

《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很好的印证:

  • Good night, good night. 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
  • That I shall say good night till it be morrow.

选自菲莉丝·惠特利的《关于美德》的诗句,算不得真正的对联。

  • But, O my soul, sink not into despair,
  • Virtue is near thee, and with gentle hand…

所以,即使所有对联都是连续的两行,也并不意味它们就是对联。作为对联,每行必须独自成为一个单元,一般都是自足和完整的。那英雄双韵体对联和普通的对联又有什么区别呢?

前者总是押韵的,通常按照抑扬格五音步(格律可以适当放松变化)。英雄双韵体对联两行也通常是闭合的,意即每行结尾都有停止(以某种标点符号结束)。不同于普通对联,是一个自足的语法单位。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16首

  • If this be error and upon me prov’d,
  • I never writ, nor no man ever lov’d.

是押韵、闭合都很好的一个五音步抑扬格对联例子。尽管如此,它仍然不是一个英雄体对联。这就要求对联需要满足最后这个条件:符合相关的语境。对联要成为英雄体的对联,它需要具备一个“英雄”的设定。这显然有点主观因素在里面,但在大多数情况下,确定一首诗是否是“英雄体”诗歌,是相当容易的。

二、英雄体对联的例子

下面是一些你可能听说过的诗人,和其诗歌的英雄体对联比较好的例子。

约翰·德莱顿对维吉尔《埃涅阿斯纪》的翻译:

  • Soon had their hosts in bloody battle join’d;
  • But westward to the sea the sun declin’d.
  • Intrench’d before the town both armies lie,
  • While Night with sable wings involves the sky.

我们遵循以下三个条件来判定它是否是一个合格的英雄体对联。

  • 1.对联?是的。各自两行都是“闭合”的语法单位。
  • 2.押韵或是节拍(格律)?紧凑的抑扬格五音步格律押韵。
  • 3.英雄设定?有。没有比《埃涅阿斯纪》更具有英雄设定的诗歌了。

另一个例子:

  • And he bigan with right a myrie cheere
  • His tale anon, and seyde as ye may heere.

再次按照三要素来判定:

  • 1.对联?是的,两行闭合的诗歌。
  • 2.格律?也对,抑扬格五音步。
  • 3.英雄设定?诗行选自杰弗雷·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的序言,绝对的史诗。

所以下次你想知道自己读的诗是不是英雄体诗歌,验查这三件事后,就明了了。

三、仿写的英雄体诗歌和亚历山大·蒲柏

与所有产生重要影响的文学运动、观念一样,英雄双韵体诗歌也有自己的模仿诗文——仿写的英雄体,最常见诗人要数亚历山大·蒲柏

仿写英雄诗文被认为是对十七世纪泛滥的史诗、田园诗和英雄诗作出的回应。正如任何文化潮流或运动,人们会开始寻找新的东西,来替代或是颠覆既定的美学规范(趋于达达、恶搞主义)。因此,作家和诗人尝试提炼出英雄体诗歌的形式、背景,加以玩弄。

其中,蒲柏最著名的诗歌《强奸的锁》,就是一个在宏观与微观上面都典型仿照英雄诗歌的作品。作品以一个小的罪过——求婚者剪掉年轻女人的一绺头发,想要留之作为纪念——开始史诗的叙述,再运用神话、魔法的写作手法完成。蒲柏从两个方面进行仿写:一,通过提升微不足道的瞬间,使之成为一个宏大的故事;再通过具有颠覆性质的形式、要素来书写。

书的第三章,有个经常被使用的对联:

  • Here thou, great Anna! whom three realms obey,
  • Dost sometimes counsel take—and sometimes tea.

从本质上看,这也是一个英雄双韵体(闭合行,抑扬格五音步押韵,且包含“史诗”的设置)。但第二行也有一些象征性事情发生。蒲柏将史诗的高级语言和声音同日常生活并列使用在一起。他建立一个时刻,感觉像是属于希腊或是罗马神话,然后使用“and sometimes tea”产生对其英雄体削弱的效果。使用“take”作为“high”世界和“low”世界间的一个支点;两个世界里,一个能够“take counsel”,另一个则能“take tea”。蒲柏采用传统的英雄双韵体形式,然后凝练使之成为符合自己要求使用的形式,不得不说这是个非常巧妙的设计。

四、最后的一些想法

英雄双韵体对联,因其独创和形式上的注重安排,是诗歌演变道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强劲的押韵形式,紧凑韵律以及句法的独立性,来反映所要描绘的冒险、战争、魔法、真爱故事,甚至于写作关于一把被盗的头发锁。由于它的历史悠久和具有传统性质,英雄双韵体诗歌通常都很容易辨认。

那么作品使用英雄双韵体,对诗歌有什么作用呢?我们应该是直接按照平常诗歌样式读下去,把诗歌当作为史诗,传统来读?还是,趋同于主题形成鲜明对比的形式,而取笑传统习俗?但无论哪种方式,能够识别一首诗中的英雄双韵对联,可以让我们认识和了解到这些对联是如何影响和塑造我们的阅读和口译经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