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党是如何塑造现代漫画书中的超级英雄的?

其它翻译

当无辜的人们遭受摧残,恶棍逍遥法外,腐败的警察行动接连失败,英雄必须出现拯救他所爱的国家。蒙面人把法律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的秘密身份被隐藏在面具之后。大龙头(美国三K党州组织的头目)率领他的忠诚伙伴,逐渐展开一场恢复法律和秩序的战斗。

托马斯·狄克逊大卫·格里菲斯

这种故事情节,对于任何一位了解过超级英雄模式的人都是熟悉的。但以上具体的英雄人物——大龙头,则是鲜为人知,除开那些托马斯·狄克逊(Thomas Dixon Jr.)作品的忠实读者。狄克逊的作品,曾经畅销的小说《同族人:一部基于历史的3K罗曼史》,主要讲述美国南北战争战后时期,一个英雄的3K党,从充斥着“黑人”规则的南犯营拯救受害者的故事,里面就有大龙头的相关叙述。

尽管狄克逊在今天“相对默默无闻”,“在美国大众文化史上不再值得尊敬”。但传记作家安东尼·施奈德,仍把他比作约翰·格里森姆,作为曾经指挥得动美国大多数听众的一位作家。

狄克逊这部发表于1905年的小说,后来成为导演大卫·格里菲斯反映种族主义的影视作品改编源泉,即《一个国家的诞生》(The Birth of a Nation)。影片是如此有影响力,以至于1915年的上映,直接刺激了3K党内部后来进行的改革。

尽管狄克逊和格里菲斯对“白人至上主义”历史的重写被现在的人们唾骂,他们的蒙面民团作为“英雄”人物的展现,逐渐开始成为美国文化的一种内在意识。

3K党成员的特征,经由狄克逊的简单介绍,格里菲斯的引导转变,以及参考分散在美国各地3K党员的真实面貌,逐渐塑造出当今漫画书中的超级英雄。

后三十年,西格尔和舒斯特的《超人》

到了20世纪30年代中期,KKK英雄比喻已经吸收了流行文化,远离了他们白人至上主义根源,作为低俗冒险小说中的通用人物再现。

本·卡梅伦,又名大龙头,代表着二十世纪最早的美国平民英雄化身——他假定一个盛装的别名来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为正义而发动战争。

两个年轻的犹太人移民后裔,同情于3K党的思想意识。最终采用了这套方案,创造出了后来的《超人系列》。

至于3K二党的低俗小说和早期漫画书,最开始则的的确确是因为狄克逊才为后来所流行。

下面会有关于3K二党的具体说明。

尽管超级英雄的角色,演变成了被压迫着的斗士,部分源于美国文化中一种压抑种族主义的冲动。然而当民团极端主义的行为准则成为公式化定律之后,比如电影《被拯救的姜戈》。这依然与超级英雄所声称的社会使命不相符合。

超级英雄不仅要学会拯救世界,他还应当恢复并且维持一种道德的、民族主义现状。

许多作家在超级英雄和3K党之间,都会做出一些相同的判断。注意到罪犯或是英雄需要伪装身份,就会具体参照3K党和它们的“炉罩盖”装饰。丹尼·芬格罗斯曾巧妙指出,如何进行伪装是超级英雄需要具备的最基本能力。然而他只是从表面谈论了有关超级英雄的一些。

漫画书的叙事结构中,超级英雄都有自己的一套法律和行为准则。

“威胁是如此强大,它比受害者、当局和社会所能够承受处理的还要多得多。警察和法院的正常工作已经无法进行,唯一的超级英雄才能让我们避免被消灭干净。”

因此,读者根本不在乎超级英雄经常违反些无关紧要的法律。因为英雄必须在能够接受更高要求的法律裁决下,才能正常运作,毕竟他们总是以社会的终极利益为行动目标。

这也是3K党需要且正在做出的改变。

里根时代的政治保守主义漫画

真正的英雄主义不会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排他实体,而与传统、法律、秩序以及正义的权力分开。

经过仔细观察,超级英雄往往出自于一种“犯罪”民团。

他们“犯罪”,通常是在问题得到社会舆论广泛关注后,才进行了大规模的行动。

作为一个蒙面人,他们必须学会把法律掌握在自己手中。

3K党和3K二党的不同

事实上,3K党,正逐渐大规模地被当今社会所接受。

主流的新教牧师经常在讲台上赞扬他们。改革者欢迎他们前往罪恶缠身的社区去“清理”东西。禁酒主义者和反沙龙联盟支持他们以对抗“恶毒”的朗姆酒。这有点类似正义的黑社会组织。最重要的是,数百万人美国人认为这是对罗马教皇入侵的一种保护,他们坚信前者正威胁着要“占领美国”。

无论是南北战争重建时期的组织和党,还是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3K二党都严重不同于3K党。

美国南北战争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3K二党组织。他们的行动主要是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仍旧怀着恶毒的种族主义和暴力行为,在优生学运动中代表广泛的偏见和提出政治议程。

这些三K党成员,若因为你是黑人或犹太人,更可能欺负你,破坏你的婚姻誓言。

他们体现了美国中产阶级这一群体的民族焦虑,由此产生思想断层,主要集中在城市犯罪、腐败和不断扩大的移民问题之上。无论是民族的还是民族主义的,这些组织都被维多利亚时代的怀旧情结所掌控,成为一种前现代主义的独裁秩序,远远超出了它在美国内战重建时期的名字。

而新的、更大,注入新鲜活力的3K党,则认为它是在“竭力恢复早期美国的价值观。

正如上面说的,超级英雄不仅要学会拯救世界,他还应当恢复并且维持一种道德的、民族主义现状。当有关部门不能正常打击,甚至遇见外部威胁无法识别的时候,作为最后的力量。

甚至当超级英雄,被描绘成漫画中争取自由、反歧视的小人物时,他们的大众魅力依旧存在,把复杂社会焦虑问题变为绝对善恶的本领总是不会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