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坛降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丁卯年夏四月一日

(宋公)
缥缈香烟透九霄,诸生何事肯招邀。
来坛莫谓萍踪客,权当知音话一宵。

宋公话:

此地开坛,幸有夙缘,二三有志之士,欲挽浩劫而驾慈船,此等事关重要,待吾去禀过菩萨。看菩萨如何主义,再行安置可也。

申刻

(香山)
一枝杨柳洒妖气,涤尽晴天无片云。
顿觉清凉无俗气,好同诸子话殷勤。

香山菩萨话:

是日也,天气清和,惠风时来。碧莲池中,花光照「槛」;紫竹林内,风雅宜人。正宜恭禅修养,捐除凡虑。忽来雀寺「土祇」,禀称「汝曹」有志开坛,以挽颓风而回天运,救此大劫,化被愚顽等语前来。

侬不禁欣然作色,以手加额而叹曰:

诚如尔言,则纲纪之废弛者,庶几藉此而复振矣;人心之陷溺者,藉此而奋发矣。由此扩充,其他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主仆、宗族、乡党,不慈、不孝、不友、不恭、不和、不信、不忠、不睦者,庶几在此一举。而幡然归正矣,乃不惮风尘而来坛。

告于二三有志之士,曰:

晚近以来,圣贤之道,式微久矣。伦常不明,纲纪倒置,迄今有年矣。神圣仙佛,飞鸾显化,以神道设教,所谓收拾人心,权宜一时耳。讵意人心依旧,世道日微,以致皇天震怒,劫运迭生,而神圣仙佛,亦无可知何耳。今汝等欲以神道设教,化彼「愚梗」,收拾人心,以回天运而挽劫数。

诚如是,则可以振纲饬纪,明理敦伦,延道统于「一线」,回人心于「几希」。是则诸子之婆心热肠也,实为挽劫收缘起见,非好为异端以惑世耳。汝曹谅必明白此理,而有志于神教,可谓与我心若合「符节」者也。诸生勉之,予日望之。

「回鸾」(香山)
日坠西山遍海红,千村万户起烟峰。
童儿辔鹤云门外,几次催侬返翠宫。

  • 「槛」:门槛,门限。
  • 「土祇」:地神。
  • 「汝曹」:人称代词,你、你们。
  • 「愚梗」:愚昧、顽固。
  • 「一线」:比喻相承或相关事物之间的脉络。
  • 「几希」:不多,一丁点儿,相差甚微;极少。
  • 「符节」:古代用作凭证的东西,用竹、木、玉、铜等制成,刻上文字或图形,分成两半,使用时将两半相合,用来检验真伪。
  • 「回鸾」:应该是指比较尊贵的人物“出去”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回来了。这个“出去”甚至有可能是指离开某个团体,然后回归。

瑶池内侍仙姬传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侬氏杨,小字碧莲。祖居陕西「盩厔」,因饥荒,「挈」家来甘,至嶶邑东村而居焉。时乾隆三十九年春三月也,父设帐教徒以自给。

门下有刘生者,人品高尚好学不倦,侬父器之,为侬谋入赘之举。况生袛有老母,家「綦」贫,侬母商于其母,事竟谐。时生功名心切,待「入泮」后,再行「奠雁之礼」,竟以「鱼鲁之误」,名落孙山。兼之时疫盛行,抱病而返,抑知丢母而与世长辞矣。侬抱恨终天,惟有自矢,替郎奉母。

母欲以侬另为择偶,幸而侬父颇知大义,初试侬志若何,侬以死自誓,虽未成夫妇之礼,而夫妇之名实矣。侬以生为刘门之人,死为刘氏之鬼。侬父调和于中,卒赖以安,殷勤操作,日夜纺织,竭力奉姑与双亲。不幸双亲隔三日同逝,故后,赖门弟子之力,择地安厝。厝后,侬与姑以消岁月。

噫,其初有父母之覆护,焉知双亲故后,村中诸无赖,窥隙将谋乱,以图「鬻」侬之举。噫,侬以女流,怎能御于群凶。侬乃熟思以「扞卫」之法,用利刀以刳其面。侬姑未知侬意,非常惊骇,问故乃详。告姑,姑叹息数四,入房就寝。侬以伤故,卧不成寐。黎明省姑,已僵卧矣;骇极而仆,良久苏醒,泣不成泪,痛哭「自挝」而已,于是乃遍售遗产以殡姑。

夜孤坐灯下,自叹孤苦伶丁命薄如纸,更谋削发之举,悠悠然似梦非梦,一青衣女郎持节而来,曰渠已功成,再勿他图,宜随我去,自知底里。侬因念女郎之来,不为无因,于是随之前去,顿觉足下云生,至则见宫阙宏丽,上坐一妪,妆拟王后,至「墀」再拜,青衣扶起,已而言曰:封汝为瑶池内侍。

此系登仙之由,今幸菩萨开坛,命侬临坛自传,他日书成备载。庻不埋没生前之苦,与成仙之由,且亦为坤道者劝,但侬非敢自矜,略叙其颠末云尔。

  • 「盩厔」:陕西地名,今作周至。
  • 「挈」:携带,带领。
  • 「綦」:极,很。言之綦详。
  • 「入泮」:“泮”,指泮宫。清代称考中秀才为“入泮”。
  • 「奠雁之礼」:传统汉族婚姻风俗,流行于全国许多地区。男家在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时,必有主持者执雁前导,即为“奠雁”。
  • 「鱼鲁之误」:谓将鱼误写成鲁,泛指文字错误。
  • 「鬻」:卖。
  • 「扞卫」:捍卫,保卫,防御,多用于抽象事物。
  • 「自挝」:自己打自己。挝,敲、打。
  • 「墀」:台阶上面的空地,台阶。丹墀,古代宫殿前涂成红色的台阶或台阶上的空地。

海蝉仙歌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最爱山洞日月好,瑶草琪花春不老。正徘徊,意流连,客来招饮蓬莱岛。嗄嗄,一霎时颓然醉倒。梦里浮云无限好。正在不知不觉,忽闻柳阴啼黄鸟,唤我来坛早。

呀,俯首看,原来是无数神仙,都往人寰跑。跨鹤儿,击葫芦,乘凉风,出帝乡。见榴花开放,谁为理红妆,乃任鹤儿翱翔。

往来正徜徉,见云推雾卷,有朋来西方。俺问何处去,客言三畏堂。君不见群真列圣苦奔忙,为到骚坛驾慈航。又不见不惮风霜临尘世,「陟降」「凭依」白雀寺。除却施针砭,逍遥无一事,终朝飞鸾,说来也奇异。看他木笔撰成龙蛇文,双手点画蝌蚪字。乩圈儿圆,左右任盘旋,盛沙方盘几磨穿。蓬壶众真,海岛列仙,都到香坛题花笺。

君如有意,随我一往还。于是穿花径,踏晚烟,乘兴到香坛。谁料着浓雾重重,马走不前。吹仙气,挥尘尾,沿路到白水。恐诸子笑我邋遢,诗酒债拖累。哈哈呵呵,俗事且丢过。小往骚坛漫吟哦,扇来南风「淑气」多。把盏听鸟讴,偷闲且快活。客道乐如何,诸子们你道乐如何。再休笑我无才,不题佳句爱唱歌。呵呵哈哈,酒酌再酌。

  • 「陟降」:“陟”,登高。“降”,落下。
  • 「凭依」:根据,依靠。
  • 「淑气」:温和之气。亦指天地间神灵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