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迷失一代”内心世界进行的一些探究

理丠

理丠

其它翻译​|OtherTranslations

美国“迷失一代”指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或之后,在美国成年的那一代人,他们大致出生的年份范围是从1883年至1900年。在文学上,这个词还特指一群著名的美国作家和诗人,他们的作品经常详细描述“迷失一代”的内心挣扎。他们中的一些佼佼者,主要包括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格特鲁德·斯坦(Gertrude Stein)、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Fitzgerald)和T·S·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

“迷失一代”在目睹了他们,认为在战争期间如此大规模的毫无意义的死亡之后,这一代人中的许多人,摒弃了更多关于老一辈人的适当行为、道德和性别角色的传统观念他们被认为是“迷失的”,是因为他们倾向于漫无目的,甚至是鲁莽的行动,而往往更专注于享乐主义和个人财富的积累。他们中的共同特征包括:颓废、对“美国梦”的扭曲愿景和对于自身性别的感知困惑,以及相信不可能的未来。​

据信,这个词最初来自于小说家斯坦亲眼目睹的一次真实口头交流,在那次交流中,一名法国车库老板嘲笑地对他的年轻员工说,“你们都是迷失的一代。”斯坦向她的同事兼学生海明威重复了这句话,后来的海明威在他的1926年的经典小说《太阳照常升起》(The Sun Always Rises)中使用这个词作为题词,从而使得“迷失一代”变得流行起来

一、颓废的过分荒淫的行为

在小说《太阳照常升起》和《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中,海明威和菲茨杰拉德都以“迷失一代”中逝去的、自我放纵的生活方式为特色。在《了不起的盖茨比》和《爵士乐时代的故事》(Tales of the Jazz Age)中,菲茨杰拉德描绘了主人公举办的无穷无尽的奢华派对。由于这一代人的价值观被战争彻底摧毁,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流动的盛宴》(A Moveable Feast)中,描述了美国侨民朋友圈过着一边喝酒一边狂欢,漫无目的地在世界各地旅游的这样一种肤浅、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

二、“伟大美国梦”的谬论

“迷失一代”的人们认为“美国梦”的想法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这成为《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一个突出的主题,因为故事的叙述者尼克·卡拉韦意识到,盖茨比的巨额财富是用莫大痛苦来支付的。对于菲茨杰拉德来说,美国梦的传统愿景——即通过努力工作获取成功——已经腐化了。对于迷失的一代来说,“活在梦想中”不再只是简单地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活,而是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来获取惊人的财富。

三、性别扭曲与无能

许多年轻人热切地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仍然认为战斗更像是一种骑士精神,甚者他们中的一些,认为不是一场不人道的生存斗争,而是一种迷人的消遣活动。事实是,残酷的战争现实屠杀了将近1800多万人,其中包括600万的平民,粉碎了他们认为的关于传统男子气概的形象,以及他们对社会中男女不同角色的看法。

海明威小说《太阳照常升起》中的主人公、叙述者杰克因为战争创伤无能,然后描述他性激进和滥交的女情人布雷特是如何扮演男人试图成为“男孩中的一员”,而努力控制她性伴侣的生活

在艾略特具有讽刺意味的诗《J·阿尔弗雷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The Love Song of J. Alfred Prufrock)中,普鲁弗洛克哀叹他因为阉割的感觉而感到的尴尬,这让他在性方面感到沮丧,无法表白他对这首诗的未具名女性接受者的爱,也就是所谓的“她们(They)”。

在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第一章中,盖茨比的战利品女友黛西讲述了她刚出生的女儿的未来。

“我希望她是个傻瓜——这是一个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一个漂亮的小傻瓜。”

在今天的女权运动中,黛西的话仍然能引起共鸣,她的话表达了菲茨杰拉德对他这一代人的观点,即他这一代人催生了一个在很大程度上贬低女性智商的社会老一辈人看重的是温顺、屈从的女性,而迷失一代则是把盲目的寻欢作乐,视为女性“成功”的关键。虽然黛西似乎是在哀叹她那一代人对性别角色的看法,但她顺从了这些观点,扮演了一个“有趣的女孩”,以避免她对无情的盖茨比的真爱带来的紧张气氛。

四、相信不可能的未来

由于不能或不愿意面对战争的恐怖,许多迷失的一代对未来产生了难以置信的不切实际的希望。这一点在《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最后几行台词中表现得最好,叙述者尼克揭露了盖茨比对黛西的理想化看法,这一点一直阻碍他看到她的真实面貌

“盖茨比相信绿灯,狂欢的未来在我们面前一年比一年退去。当时规避掉我们,但那并不重要——明天我们会跑得更快,把我们的胳膊伸得更远……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们奋力,逆水行舟,不停倒退、回到过去。”

文章中的“绿灯”是菲茨杰拉德对“我们”继续相信的完美未来的比喻,即使“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它离“我们”越来越远。换句话说,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与之相反,但迷失一代仍然相信:“晴朗的一天”,“我们”的梦想终会成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