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轻”、公鸡和我

楼下一群“小年轻”闹麻了,像是夜宵喝酒,收费停靠的车子,开不出栏杆外,呜呜喳喳……那声音:尖而穿透,急而绵长

一阵比划过后,现在,城里的公鸡和我,都被ta们“叫”醒

"little Young", the Cock and Me

随笔|Jottings

2022-05-18 05:34

前一篇|Previous:
后一篇|Next: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s

  • 爱你的人和灵魂伴侣
  • 讲“道德”的人|“Moral” People
  • 视听表象与心智内涵,怂恿鼓吹与理解认知
  • 《有关于“我”》的一些文字
  • 杀人犯:警察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