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趋势货币化:TikTok进军厨房,首家餐厅3月开业

其它翻译​

TikTok经历了一个地狱般的2021年。在新冠大流行限制的推动下,该网站达到了每月10亿用户的里程碑,甚至超过谷歌,成为2021年访问量最大的域名。最新消息传出,TikTok宣布其最新发展:TikTok正进军厨房,将食品趋势货币化(以通过食品趋势获利 )。

TikTok与虚拟餐饮概念(Virtual Dining Concept),即大获成功的《野兽汉堡先生》(Mr Beast Burgers)背后的幽灵厨房合作,将在全美推出仅限外卖的厨房,首家餐厅计划于3月初开业。这个概念很简单:菜单将每季度轮换一次,包括在该平台上流行的热门新食物趋势——比如云面包、煎饼麦片、羊乳酪和热可可炸弹——用户将能够从附近的TikTok品牌的幽灵厨房点餐。

对于外行来说,幽灵厨房是为迎合多个品牌(通常是虚拟品牌)而设立的厨房单元。随着居家限制带来的大量送货上门服务的增加,这种情况的流行程度急剧上升。厨房烹调每一种“餐厅”食品,并将它们包装在供应的品牌包装中。客户通常不知道这种安排。一些幽灵厨房以停车场的原油运输集装箱的形式出现;另一些则是在当地的餐厅里运营,使用后面的品牌窗户。

记者亚当·钱德勒,在一篇关于幽灵厨房兴起的文章中总结了该模式,他说:“通过专注于汉堡或煎蛋卷等简单的特色概念,避免高度贪婪的房地产商,共享厨房空间、设备、资源和面积,使得进入这个臭名昭著的困难行业的门槛,由此大大降低。”

总而言之,它们让初露头角的企业家和厨师都可以快速了解食品趋势,而无需再有支付与开设另一家典型餐厅的相关成本。如果煎蛋卷变得流行起来,现在便可以打赌,幽灵厨房就将出现,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TikTok的合作伙伴关系,将从最初的300家门店开始,如果这一概念成功,到2022年底,门店数量可能会增加到1000家。它一定会成功的。

TikTok拥有庞大的受众群体,更重要的是,它的用户群有很高的参与度。某些TikTok菜谱——Feta Pasta羊乳酪意大利面——在网上疯传,引起了极大轰动,它们出现在美食博客上,甚至登上了谷歌2021年最热门的菜谱。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如果只有一小部分用户转换,就会产生大量订单。正如虚拟餐饮概念联合创始人罗伯特·厄尔(Robert Earl)所说:“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品牌出现——拥有数亿人的受众。”

有趣的是,TikTok计划将利润重新分配给创作者自己,他们将获得菜肴的信用,并被用于宣传材料。(TikTok将如何验证谁是最初的创造者尚不清楚。) TikTok发言Elena Saavedra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重申,该项目是“将TikTok食物带给粉丝,而不是进军餐饮业。”

有了潜在的经济诱因可供争夺,影响食品的人将会舔舔嘴唇,这可能会导致人们试图抓住下一波食品趋势的潮流。谁知道一道成功的菜肴现在会带来什么呢?第一站幽灵厨房,第二站食谱?这一举措可能将会打开一些狂野(希望是美味的)食谱的闸门,因为“食品者”们试图用越来越奇特的菜肴超越其他菜肴。

TikTok进军厨房的举动几乎是一场完美的风暴;时尚幽灵厨房,满足了时尚美食的想法,卖给了——渴望或吃下一个潮流——与观众。

恐怖主义的根源和动机

其它翻译​

恐怖主义,从宽泛定义来看,是指以牺牲普通民众生命为代价,采用暴力以促进和达成其个人或团体,有关于政治或意识形态等其它目的的一种行为。行为的发生,往往采用多种形式,有着各个原因,不单一。攻击可以植根于宗教、社会或政治冲突当中,例如一个社区受到另一个社区的压迫时。

一些恐怖事件是与特定历史时刻有关的单一行为,例如奥地利大公弗朗茨·费迪南Franz Ferdinand)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遇刺身亡。其他恐怖袭击,可能持续数年甚至几代人,例如1968年至1998年北爱尔兰的情况就是如此。那么恐怖主义,是何时怎样开始的,其历史动机又是因为什么呢?

历史根源

虽然恐怖和暴力行为已经发生了几个世纪,但今天的恐怖主义可以追溯到1794年和1795年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黑暗统治,其中包括可怕的公开斩首,暴力巷战,以及嗜血的言辞。这是现代史上第一次以这种方式使用大规模暴力。

在19世纪下半叶,恐怖主义成为民族主义者的首选武器,特别是在欧洲,因为各民族都在帝国统治下感到愤怒。寻求爱尔兰从英国独立的爱尔兰民族兄弟会在19世纪80年代,在英国实施了多起炸弹袭击。

大约在同一时间,在俄罗斯,社会主义团体人民意志Narodnaya Volya)开始了一场反对保皇党政府的运动,最终于1881年刺杀了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在20世纪,随着政治、宗教和社会活动人士鼓动变革,恐怖主义行为在世界各地变得更加普遍。

20世纪30年代,居住在被占地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发起了一场针对英国占领者的暴力运动,以求建立以色列国。在20世纪70年代,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使用当时新颖的方法,如劫持飞机来推进他们的事业。其他拥护动物权利和环保主义等新目标的团体,亦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犯下了多个罪行。

最后,在21世纪,随着ISIS等泛民族主义组织的崛起,利用社交媒体将成员广泛地联系在一起,谋划各种恐怖活动,导致欧洲、中东和乃至亚洲数千人在他们的恐怖袭击中丧生。

动机和原因

虽然人们诉诸恐怖主义的原因很多,但专家将大多数暴力行为归因于一下三个主要因素:政治、宗教和社会经济。

政治

恐怖主义最初是在叛乱和游击战背景下形成理论,由非国家军队或组织,有序组织公民参与暴力的一种行为。比如20世纪60年代的越共

在1968年至1998年北爱尔兰的“麻烦”期间,天主教和新教团体在北爱尔兰和英格兰发起了一场持续不断的暴力运动,以寻求政治主导的地位。

历史证明,政治是暴力的强大推动者。

宗教

在20世纪90年代,几起以宗教名义进行的袭击登上了头条。

日本末日邪教奥姆真理教于1994年和1995年在东京地铁制造了两次致命的沙林毒气袭击。在中东,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自杀式袭击都被标记为伊斯兰殉道者所为。

职业恐怖主义专家开始争辩说,一种新的恐怖主义形式正在上升,殉难和世界末日等概念则被视为特别危险。然而,正如深思熟虑的研究和评论员一再指出的那样,这些团体选择性地解释和利用宗教概念和文本,来支持恐怖主义。宗教本身并不“导致”恐怖主义。

社会经济

对恐怖主义的社会经济学解释表明,各种形式的剥夺,驱使人们走向恐怖主义,或者使得他们更容易地被使用恐怖主义策略的组织招募。贫穷、缺乏教育或政治自由就是几个典型的例子。争论双方也各自都有提示性的证据。然而,不同结论的比较往往令人困惑,因为它们没有区分出个人和社会,也很少关注人们如何看待不公正或剥夺之间的细微差别,也不考虑他们身处的物质生活环境。

光辉道路(秘鲁极左毛派反政府游击队组织组织)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对秘鲁政府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暴力运动。

这种对恐怖主义起因的分析可能很难接受,因为它听起来太简单或太理论化了。然而,如果当你仔细观察任何被广泛认为是恐怖组织的组织,你就会发现在他们计划的背后,都或多或少拥有一整套的基本理论支撑。

个人和团体恐怖主义

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对恐怖主义的看法表明,群体而不是个人,是解释恐怖主义等社会现象的最佳方式。这些仍在获得吸引力的观点与20世纪末的趋势是一致的,即从个人网络的角度来看待社会和组织。

这一观点也与威权主义和邪教行为的研究有共同点,这些研究考察了个人是如何对一个群体产生如此强烈的认同感,以至于失去了个人的行动力。

也有大量的理论存在了几年,其结论是,个别恐怖分子患病理性异常的可能性,并不要比其他人高或低。也就是说,个人恐怖主义(反社会祸害人格)也有单独存在的可能。

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

与其通过寻找恐怖主义本身的原因来理解它,更好的方法是确定恐怖活动可能发生的土壤。

有时这些情况与成为恐怖分子的人有关,他们中的许多人可以被描述为具有令人担忧的心理特征,比如自恋和狂怒。其他条件,更多地则是与这些人所处的环境有关,例如政治、社会压迫和经济冲突。

恐怖主义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因为它是一种特定的政治暴力,由没有合法军队的人实施。据研究人员所知,任何人的内心或他们所处的环境都不会直接使他们陷入恐怖活动。相反,某些条件会导致针对平民的暴力,看起来是一个比较合理,甚至觉得很有必要的一个选择。

停止暴力循环,并不简单或容易。

例如,尽管1998年的耶稣受难日协议,结束了北爱尔兰的暴力,但今天的和平仍然脆弱。尽管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了建国努力,在西方十多年的干预之后,恐怖主义仍然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只有时间和大多数参与方都给予承诺,才能一次性解决一个冲突。

梵高绘画与艺术语录——后印象派艺术家的见解

其它翻译​

文森特·梵高(1853-1890),作为一名艺术家,生前过着痛苦的生活,一生只卖出一幅画。去世相对年轻,死因大概猜测是由于自我造成的枪伤。被证实也是有史以来最具争议的著名艺术家。

他的画作在全世界范围内被认可和印刷传播,遗作更是在拍卖会上价值数百万美元。举个例子,光是绘画遗迹阿利斯康,在2015年5月5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时,售价就高达6630万美元。

我们不仅对梵高的画很熟悉,而且还通过他与他兄弟Theo,在他一生交换的许多书信中,来认识这位著名的艺术家。梵高总共写了651封信给他弟弟,除此之外还有7封给了Theo和他的妻子Jo。

这些书信,连同梵高收到的其他书信一并被编制成优美的图书:比如《梵高的信件》:《艺术家有关绘画、图纸、文字的心灵》,《1875-1890》,以及还有在线的《文森特画廊》。

关于绘画的过程和作为艺术家的快乐,以及奋斗挣扎,梵高有太多话想要说了。

下面就罗列出一些他给他兄弟Theo信中的一些看法。

给提奥·梵高的信:

1、梵高学习绘画

“只要我可以使用更多的精力在我的画笔,我就将比现在更加努力地工作…不久之后,你就不必再给我钱了。”

1882年1月21日

“关于绘画,有两种思考方式,如何不去做和如何去做;关于如何去做——多画,少色彩;关于如何不这样做——多色彩,少画。”

1882年4月

“无论是人物还是风景,我都想谈谈人们对于我工作的看法:那人看起来感觉深刻,那人感觉又是多么敏锐。”

1882年7月21日

“我最喜欢绘画的地方是,当你在绘画中遇到同样多的麻烦时,是可以一些带回家;处理那些让你印象更加美好、愉快的东西,比绘画本身更令人欣慰。但是在一开始之前,画出正确的比例和物体的位置是绝对有必要的。如果一个人在这件事上犯了错误,那么整个事情都将一事无成。”

1882年8月20日

“熟能生巧,我只能进步;每画一步,每一研漆,都要向前迈进一步。”

1883年10月29日

“我认为用刀子刮掉不满意的部分是错误的,必须重新开始,而不是做太多的修正。”

1885年10月

2、梵高关于颜色的说明

“我知道,颜色于我是一种本能,它会越来越多地‘找到’我,画作就好比我骨的精髓。”

1882年9月3日

“靛蓝与赭石、普鲁士蓝和烧赭石,给与更深的色调比纯黑色本身更深。当我听到人们说’自然界没有黑色’时,我有时也会想,’也许颜色里也真的没有黑色。然而,你必须谨防落入错误的思维,即调色师不会使用黑色。当然只要适当将蓝色、红色或黄色,与黑色混合,它就变成了灰色:即深蓝,微红或浅黄,或青灰色。”

1884年6月

“我从自然界吸收掌握一定的顺序,好方便正确地进行配色;我研究自然,不做愚蠢的事情,尽量保持合理。然而,我并不介意这么多的颜色我是否都完全对应,只要在我的画布上它看起来美丽,看起来与大自然同样美丽就足够了。“

1885年10月

“而不是试图重现我面前所看到的,我更喜欢随意使用颜色来使自己表达得更有力。”

1888年8月

“可以这样说,我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创造力,我确信时间会按时到来,我每天都会做些好事。但很少有一天,我不做一些事情,虽然它还不是真正的事情,我想。”

1882年9月9日

“为了突出显示合理的头发造型,我会用到橙色调,铬和淡黄色……我做了一个我能想象出的最简单的富有的蓝色背景。而这个简单的组合,配合明亮的头部与丰富的蓝色背景,我得到一个神秘的效果,就像一颗恒星在蔚蓝的天空深处。”

1888年8月11日

“钴是一种神圣的颜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气氛凝结在周围。胭脂红是红葡萄酒色,是热情和生动的葡萄酒。翡翠绿也一样。”

1885年12月28日

3、梵高论绘画的挑战

“绘画就像是一个坏的情妇一直花钱,永远不会满足……

1888年6月23日

“自然总是从抗拒艺术家开始,但真正重视它的人,不会被这种对立所抵消。”

1881年10月

4、梵高面对一张空白画布

“推翻一切,当你面对一个空白的画布同样凝视你像一个低能儿时。你不知道怎样开始,来自空白画布的凝视:嘿,画家,你做不成任何一件事”。画布愚蠢的凝视,使得有些画家为止入迷,也变得白痴。许多画家害怕在空白画布前,但空白画布害怕的是那些敢并打破’你不能’咒语一次又一次的真正热情的画家。“

1884年10月

5、梵高看待户外绘画

“试着去外面画点东西!然后发生各种事情。”

1885年7月

6、梵高关于绘画署名

“……在未来,我的名字应该被放在目录上,我在画布上签名,即文森特,而不是梵高,原因很简单,他们不知道如何在这里读后者的名字。“

1888年3月24日

给威廉敏娜·梵高的信:

梵高关于摄影与肖像画

我最近画了两幅我自己的画,其中一幅相当真实……我总是认为照片是可恶的,我不喜欢这样的人围绕在我周围,特别是那些我了解和爱的人……摄影人像比我们自己画的要快得多,而被描绘的肖像给人的是一种感觉,因为用爱或对被描绘的人的尊重来完成的。

1889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