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从来都是:节富、济平

随笔|Jottings

  • 2021年9月5日

资本家一边心不甘情不愿画着共同富裕的大饼,一边又举起镰刀时刻准备收割用户钱包里的现金……

备份个聊天记录都要花钱(无耻),真心促进共同富裕,就加个自动导出、打印的功能(何必拐弯抹角再添云服务器)。

名曰知识付费,实则利用信息、地域差倒卖和收割一批又一批……年青的韭菜

已有创造出的知识再继续收费,合适么?义务教育不香?难道,担起促进人类历史伟大进步的使命,成为“革命”先行者不再是件光荣的事情

而选择眼中充满利益,更甚者扛着“红旗”,继续蔑视和欺压,养大自己的人民。

资本家没有良心
心怀的都是鬼胎

节富、济平:

  • 节,节约(挽救、控制);富,财富(资本家)
  • 济,帮助(促进、改善);平,平等(平民)
  • 节富,挽救财富(控制资本家);济平,促进平等(改善平民)

挽救财富促进平等。(Saving the wealth, Helping to all.)

人性——逆向、反思维|Human Nature—Reverse, Counter-Thinking

随笔|Jottings

  • 2021年9月5日

人性,本质上很纠结双重、多重性格,不可避免。

好的、坏的;又好、又坏不好、不坏;又不好,又不坏……

相对笔直,绝对扭曲。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对人性进行探讨,本质上是在反人性。与其探讨,不如反。反也是一种探讨……

Human Nature is intrinsically tangledDual and multiple personalities are inevitable.

Good, bad; and good, and bad; not good, not bad; and not good, and not bad

Relatively straight, absolutely twisted. I don’t know, i don’t know. Unclear, unclear.

Discussion of human nature is essentially anti-it. It is better to oppose than discuss. Objection is also a discussion…

论“我”的存在,压根“无”|Talking about “I”, “Nothing” at all

随笔|Jottings

  • 2021年9月5日

“我”,压根就不存在

“我”之所以存在,
是因为我的父母
而我的父母的存在,
则是因为他们各自父母的存在。

他们各自父母,
又因为他们各自父母的存在……

所以,没有他们的存在,
就没有“我”。

……
我父母的父母会不存在,
接着是我的父母,
再然后就是“我”。

现在的“我”,虽然“存在”,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我”都是不存在的

在我父母之前,“我”是不存在的;
在我父母的父母之前,“我”也不存在;
在我父母的父母的父母之前,更不……

“我”也只“存在”于现在……

以后很长很长的时间,
几乎永远
“我”都将不存在

这就是这样一个“我”。
压根就不存在

是ta的使命
也是ta最终的归宿

至少,“我”物质的肉体
是这样

——又题名《拿什么来证明:“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