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泰戈尔诗作《吉檀迦利》之七三

诗歌翻译​

  • 2017-09-16

翻译

断念摒欲之中,
我不需要被拯救。
在万千欢愉的约束里,
我才会感觉到自由的拥抱。

你不断在我瓦罐里
满满斟上不同颜色
不同芬芳的新酒。

我的世界,
将交由火焰
点上它的万盏不同明灯,
安放于你的庙宇前坛。

不,
我永不会关上我感觉的门户。
视、听、触的快乐
都含带着你的快乐。

是的,
我的一切幻想都将燃成快乐光明我的一切愿望都将结成爱的果实

Original

Deliverance is not for me
in renunciation.
I feel the embrace of freedom
in a thousand bonds of delight.

Thou ever pourest for me the fresh draught
of thy wine of various colours and fragrance,
filling this earthen vessel to the brim.

My world will light its hundred different lamps
with thy flame
and place them
before the altar of thy temple.

No,
I will never shut the doors of my senses.
The delights of sight and hearing and touch
will bear thy delight.

Yes,
all my illusions will burn into illumination of joy,
and all my desires ripen into fruits of love.

读泰戈尔诗作《吉檀迦利》之一〇

诗歌翻译​

  • 2017-09-14

翻译

这是你的脚凳,
你在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中歇足。

我想向你鞠躬,
我的敬礼不能到达你歇足地方的深处——
那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

你穿着破敝的衣服,
在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
骄傲永远不能走近这个地方。

你和那最没有朋友的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们作伴,
我的心永远找不到那个地方。

Original

Here is thy footstool
and there rest thy feet where live the poorest, and lowliest, and lost.

When I try to bow to thee,
my obeisance cannot reach down to the depth where thy feet rest
among the poorest, and lowliest, and lost.

Pride can never approach to where
thou walkest in the clothes of the humble
among the poorest, and lowliest, and lost.

My heart can never find its way to where
thou keepest company with the companionless among the poorest, the lowliest, and the lost.

《有关于“我”》的一些文字

随笔|Jottings

  • 2018-02-08

婴儿黑夜为什么时常哭泣?

是饿了,生病了吗?还是肚子不舒服,想到要上厕所了?或许这些都不是他们哭泣的理由!试想:独自一人在黑夜醒来;看不清周围光亮,在试探性的呐喊、抖动之后,没有换来任何有效回应。他们便采取更加激进的诉求方式!

——写在文前

有的人25岁就死了,但到75岁时才被埋葬。

本杰明·富兰克林

正如某些不文明的古代社会,为人的合理基本诉求,长时间都无法保证得到解决,便会发生强烈冲突!

反对暴政,到陈胜、吴广的起义,是寻求被压迫奴役的人性解放;国家分裂、动荡之时,玄德立志匡扶汉室聊以慰藉受难的天下黎民苍生……

正如当今这个和谐的人文世界

拥有合法且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年轻人,得不到亲戚朋友的认同、支持,他们也会选择离开,去到无人或是更为包容的地方。选择默默承受一切的成长烦恼,一如年关时,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回趟熟悉而又陌生的家……

都说,当婴儿最早开口说话的时候,通常称呼周围的人,不是爸爸妈妈,就是爷爷奶奶。

但在这之前,很少有人觉得或是在乎,他们到底最想说的话是什么?是“啊啊”?还是“噢噢”?是“我”!至少应该是有关于“我”的诉求

“因尔”未成年

或是“我饿了,要吃奶”,“我哪里好像不舒服,想去看医生”;又或者“我感觉要尿床,是时候该去上趟厕所了”……

婴儿不会语言上的表达,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适当的诉求。

当婴儿逐渐从小孩长大为了成人,他们慢慢有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他们开始知道何为有效的问题解决方式。对于“我”的这一想法,变得更加清晰、明了,或者说是准确!

二十出头,虽说关于“我”的意愿还很迷茫,但却是对未来无比期待。毕业再经历一些人生、社会冷暖,亲人的“劝诫”之后,他们中的有些人选择被迫知道——

生活磨灭“我”梦想之时,就是我回归平凡的时候。

人之变老不仅由于年岁的增长,我们之变老常常是因为放弃了对理想的追求。(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青春——塞缪尔.厄尔曼

现在的“我”,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甚欢喜、抑或讨厌的工作,拿着维持正常生活的薪水。

然后等待死亡。谁又不曾“死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