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八讲:诗、词、曲之异同

广义而言,诗、词、曲都属韵文学的范畴,但是各有特色。因此,了解诗、词、曲的异同,对于韵文学研究而言十分重要。

前人论诗词曲之不同

一、臧懋循〈《元曲选》后集序〉云:

所论诗变而词,词变而曲,其源本出于一。而变益下,工益难,何也?词本诗而亦取材于诗,大都妙在夺胎而止矣。曲本词而不尽取材焉,如六经语、子史语、二藏语、稗官野乘语,无所不供其采掇,而要归于断章取义,雅俗兼收,串合无痕,乃悦人耳。此则情词稳称之难。宇内贵贱、妍媸、幽明、离合之故,奚啻千百其状!而填词者必须人习其方言,事肖其本色,境无旁溢,语无外假。此则关目紧凑之难。北曲有十七宫调,而南只九宫,已少其半。至于一曲中有突增数十句者,一句中有衬贴数十字者,尤南所绝无,而北多以是见才。自非精审于字之阴阳,韵之平仄,鲜不劣调;而况以吴侬强效伧父喉吻,焉得不至河汉?此则音律谐叶之难。

二、王骥德《曲律●杂论第三十九下》:

晋人言:「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以为渐近自然。吾谓:诗不如词,词不如曲,故是渐近人情。夫诗之限于律与绝也,即不尽于意,欲为一字之益,不可得也。词之限于调也,即不尽于吻,欲为一语之益,不可得也。若曲,则调可累用,字可衬增。诗与词,不得以谐语方言入,而曲则惟吾意之欲至,口之欲宣,纵横出入,无之而无不可也。故吾谓:快人情者,要毋过于曲也。

三、黄周星《制曲枝语》:

诗降而词,词降而曲,名为愈趋愈下,实则愈趋愈难。何也?诗律宽而词律严,若曲则倍严矣。按格填词,通身束缚。盖无一字不由凑泊,无一语不由扭捏而能成者。故愚谓曲之难有三:叶律,一也;合调,二也;字句天然,三也。尝为之语曰:三仄更须分上去,两平还要辨阴阳。诗与词曾有是乎?

又曰:

愚谓曲有三难,亦有三易。三易者,可用衬字衬语,一也;一折之中,韵可重押,二也;方言俚语,皆可驱使,三也。是三者皆诗文所无而曲所有也。然亦顾其用之何如,未可草草。即如宾白何尝不易,亦须顺理成章,亦可动听,岂皆市井游谈乎?

四、田同之《西圃词说》〈沈谦论诗词曲不同〉:

承诗启曲者,词也;上不可以似诗,下不可似曲。然诗与曲又俱可入词,贵人自运。

又〈董文友论诗词曲界限〉:

董文友《蓉渡词话》曰:「词与诗、曲,界限甚分,似曲不可,而似诗仍复不佳;譬如拟六朝文,落唐音固卑,侵汉调亦觉伧父(cāng fù)。」

又〈王士祯论诗词曲不同〉:

或问诗词曲分界,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定非香奁(lián)诗;『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定非草堂词也。」

又〈词曲之所以分〉:

或云:「诗余止论平仄,不拘阴阳。若词余一道,非宫商调,阴阳协,则不可入歌固已。」第唐宋以来,原无歌曲,其梨园弟子所歌者,皆当时之诗与词也。夫诗词既已入歌,则当时之诗词,大抵皆乐府耳,安有乐府而不叶律吕者哉?故古诗之与乐府,近体之与词,分镳并骋,非有先后。谓诗降为词,以词为诗之余,词变为曲,以曲为词之余,殆非通论矣。况曰填词,则音律不精,性情不考,几何不情文盭(),宫商偭背乎!于是知古词无不可入歌者,深明乐府之音节也。今词不可入歌者,音律未谙,不得不分此以别彼也。此词与曲之所以分也。然则词与曲判然不同乎?非也。不同者口吻,而无不同者谐声也。究之近日填词者,固属模糊。而传奇之作家,亦岂尽免于龃龉哉!

五、陈栋《北泾草堂曲论》:

曲与诗余,相近也而实远。明人滞于学识,往往以填词笔意作之,故虽极意雕饰,而锦糊灯笼,玉相刀口,终不免天池生所讥。间有矫枉之士,去繁就简,则又满纸打油,与街谈巷语无异。夫曲者曲而有直体,本色语不可离趣,矜丽语不可入深。元人以曲为曲,明人以词为曲,国初介于词曲之间,近人并有以赋为曲者。赏音可觏,定不河汉余言。

六、杨恩寿《词余丛话》卷一〈原律〉:

昔人谓「诗变为词,词变为曲,体愈变则愈卑。」是说谬甚。不知诗、词、曲固三而一也,何高卑之有?风琴雅管,三百篇为正乐之宗,固已芝房宝鼎,奏响明堂;唐贤律、绝,多入乐府,不独宋、元诸词,喝唱则用关西大汉,低唱则用二八女郎也。后人不溯源流,强分支派。《大雅》不作,古乐云亡。自度成腔,固不合拍;卽古人遗制,循涂守辙,亦多聱牙。人援「知其当然、不知其所以然」之说以解嘲,今竝当然者亦不知矣。诗、词、曲界限愈严,本真愈失。

七、任讷《散曲之研究●七作法》:

若曲之判别于词者,固不仅仅于句法,韵脚,材料之一则如话,一不如话也。同一话也,词与曲之所以说者,其途迳与态度亦各异。曲以说得急切透彻,极情尽致为尚;不但不宽弛,不含蓄,且多冲口而出,若不能待者;用意则全然暴露于词面,用比兴者,并所比所兴,亦说明无隐:此其态度为迫切,为坦率,可谓恰与诗余相反也。(惟唐五代北宋词之态度,犹多与曲相同者,如张耒之叙贺铸《东山词》有曰:「是所谓满心而发,肆口而成,虽欲已焉,而不得者。」所谓「肆口而成」,欲已不得,金元好曲子正如此。)为欲极尽情致之故,乃或将所写情致,引为自己所有,现身说法,如其人之口吻以描摹之;或明为他人之情致,则自己退居旁观地位,以唱叹出之,以调侃出之:此其途迳为代言,为批评,亦皆诗余中所不有者也。作曲者既已运用句法,韵脚,多采语料,倘又循是以得曲中说话之途迳与态度,则所作者,判别于词,而得曲之根本也必矣。

总之:词静而曲动,词敛而曲放,词纵而曲横,词深而曲广,词内旋而曲外旋,词阴柔而曲阳刚;词以婉约为主,别体则为豪放曲以豪放为主,别体则为婉约;词尚意内言外,曲竟为言外而意亦外。词曲之精神如此,作曲者有以显其精神,斯为合法也。

为便于彼此比较,益为着明起见,尝就学作词曲之进程上,画分为四层步骤:初步妥溜,文理以外,句法,四声,叶韵,俱能妥贴顺溜之谓。词与曲虽各妥溜其所妥溜,不必尽同,而首先必求此妥溜,则一也。次步在词为清新,在曲为尖新。新,乃二者之所同,惟词乃托体于浑穆,尖非其。所宜,曲之感人在敏锐,尖正得其所也。三步在词为沉郁,在曲为豪辣。况郁者,情之所发,郁勃而不能尽忍,郁积而不能尽宣,语之所出,重不知其所负,深不知其所止,而词既已成矣;豪辣者,尖新而能入于大方,情之热烈,可以炙手,词之所鞭策,痕坼(chè)立见,而曲既已成矣。四步于词为可以入亦可以出者,有所为亦不必有所为者,其语触着多而做作少者,难以名之,权曰空灵;于曲则为灏(hào)烂,盖由险而趋平,由奇而入正,虚涵浑化,而超出于象外者,曲之高境也。此所比较,仅限于诗余与曲文,其他附属曲文之科介宾白,皆不与焉;盖专为曲之基本说法,故即可当散曲之作法观也。(曲取尖新,见王骥德《曲律》:豪辣,灏烂,详下文派别中。)

叉为简易浅明计,尝就词曲之名称立说,以见其精神与作法:杂剧则其精神端在内容之杂,传奇则其精神端在情节之奇,或得其反义为不奇,至于散曲,则迳曰曲之精神在散,而曲之作法亦全在散也。盖上文所谓动也,放也,横也,广也,外旋也,皆适符于散之义。作者需放开眼取材,得元人之光怪陆离,撒关手下笔,得元人之莽放恣肆;若一狃(niǔ)于寻常词章之故态,或存雅俗之见,或悬纯驳之分,则是有所拘执,而不能放也,散也,去作曲之法远矣。然则问散曲之作法如何者,固可以一言以蔽之曰「散」耳。

诗词曲之特质比较

一、体制:

诗有古、近体,近体又有律、排、绝三种,各有五七言,古体更有杂言。五绝最短,只四句二十字;古体可以自由展延,但最长的「孔雀东南飞」亦不过一七四五字。词有单调、双调、三叠、四叠之分,而最长的「莺啼序」止于二百四十字。散曲则短至十四字即可成篇的小络丝娘,长则可以累数十调的长套,如刘时中正宫端正好「上高监司」套用三十四调,凡二千四百余字。又曲有南北之分,带过与合套之别,较之诗词变化多方。

二、音律:

诗之古体只讲求押韵,近体加上平仄和对偶,词则分别四声,曲更考究阴阳。诗的押韵是平声与平声押,上声与上声押,去声与去声押,入声与入声押,也就是四声各自押韵,不能互相通融。词则平声独用、入声独用,上去两声独用、通用均可,词中平仄通押的情形,只限于西江月、渡江云、换巢鸾凤等少数例子,而曲则北曲平上去(无入声)三声通押,南曲押韵虽大致与词相同,但平上去通押的情形较词为多,则又近于北曲。所谓平仄通押或三声通押,并不是平仄声随便押一个字就行,而是那一句该押平声,那一句该押仄声,仍有它一定的规律。由此可见曲在音律上有较诗词谨严的一面,但也有较宽的一面;谨严的是平仄律,宽敞的是协韵律。另外在句中的「音节形式」,诗和词曲也有不同。如:

  • 翠羽、摇风。淡月、疏篁。(贯云石【折桂令】)
  • 搵、英雄泪。系、斜阳缆。(辛弃疾【水龙吟】)
  • 殷勤、红叶诗。冷淡、黄花市。(乔吉【雁儿落】)
  • 对人娇、杏花。扑人飞、柳花。(白朴【庆东原】)
  • 蔬圃、莲池、药栏。石田、茅屋、柴关。(张养浩【沈醉东风】)
  • 长醉后、妨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白朴【寄生草】)
  • 秋风远塞、皂雕旗。明月高台、金凤杯。(张可久【水仙子】)
  • 点秋江、白鹭沙鸥。不识字、烟波钓叟。(白朴【沈醉东风】)

上举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各四例,分作两种不同的音节形式,每种各有二例。

即:四言有(2●2),(3●1)二式;五言有(2●3),(3●2)二式;六言有(2●2●2),(3●3)二式;七言有(4●3),(3●4)二式。

每句的最后音节如果是偶数,则称作「双式句」;如果是单数,则称作「单式句」。双式句音节平稳舒徐,单式句音节则健捷激袅。四言诗的音节形式只用双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五言诗只用单式,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七言诗亦只用单式,如「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而词曲则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各有单双式,所以词曲较诗更富音乐性。按音节形式与意义形式不同,如「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音节形式只是4●3,而意义形式则为3●1●3,这一点要分清楚。

词曲的音节形式虽然都有单式和双式,但曲中更有衬字、增字、夹白、滚白。因此语言长度伸缩变化、语势轻重交互传递,在节奏上又较词更为流利活拨。

正宫【叨叨令】三曲之前半段:

  • 黄尘万古长安路。折碑三尺邙山墓。西风一叶鸟江渡。夕阳十里邯郸树。(无名氏小令)
  • 想他腰金衣紫青云路。笑俺烧丹鍊药修行处。俺笑他封妻荫子叨天禄。不如逍遥散诞茅庵住。(杨朝英小令)
  • 见安排着车儿马儿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气。有甚心情将花儿靥儿打扮的娇娇滴滴的媚。准备着被儿单枕儿冷则索昏昏沈沈的睡。从今后衫儿袖儿都抆湿重重叠叠的泪。(王实甫《西厢记》)

又如关汉卿南吕【一枝花】〈不服老〉套之【尾曲】:

  • 「我是箇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我翫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哪!]那其间(搀)不向烟花儿路上走。

上面【叨叨令】三曲,第一曲全同本格,一字不衬,读来有如诗词;第二曲每句句首加衬字,略近口语,较为流利;至若第三曲,衬字分布句中音步处,反较正字为多,于是语调腾挪变化、语势轻重有致,曲的流利活泼便充分的表露出来。〈不伏老〉套【尾曲】中,本格正字、正句只有七言三句,但此曲中,加「」符号的是「滚」,无韵的是「滚白」,有韵的是「滚唱」,都属「增句」。加[]符号的是「夹白」,其中「天哪!」一语,即夹白中的「带白」。加()符号的是「增字」。此外在曲中还有「减字」、「减句」的情形。也就是因为曲的格式中本格之外尚且可以容纳这许多因素,所以曲的格式便常变化多端,有时直教人堕入五里雾中,这是读曲最感头痛的事。

三、语言:

诗的语言大抵比较古朴典重,词比较轻灵曼妙,曲则讲求明白通俗、机趣横生。因为曲盛行的元代,由于外族文化的冲激和庶民阶层的抬头,所以充满着鲜活的生命力,如:

  • 【醉中天】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箇空。难道是风流孽种。吓杀寻芳的蜜蜂。轻轻搧动。把卖花人、搧过桥东。(王鼎〈大蝴蝶〉)
  • 【折桂令】想人生七十犹稀。百岁光阴。先过了三十。七十年间。十岁顽童。十载尪羸。五十岁、除分昼黑。刚分得、一半儿白日。风雨相随。兔走鸟飞。仔细沈吟。都不如快活了便宜。(卢挚)
  • 【折桂令】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徐再思)
  • 【转调货郎儿第六转】恰正好呕呕哑哑、霓裳歌旧舞。不提防扑扑突突、渔阳战鼓。剗地里出出律律纷纷攘攘奏边书。急得个上上下下都无措。早则是喧喧嗾嗾。惊惊遽遽。仓仓卒卒。挨挨拶拶。出延秋西路。[銮舆后]携着个娇娇滴滴、贵妃同去。又只见密密匝匝的兵。恶恶狠狠的语,闹闹炒炒。轰轰剨剨。四下喳呼。生逼散恩恩爱爱。疼疼热热。帝王夫妇。[霎时间画就了这一幅]惨惨凄凄绝代佳人绝命图。(洪升《长生殿》)

上边所举的四支曲子,都是诗词中所不能见到的,缘故是其所用的语言为诗词中所没有,也因此所产生的情味便和诗词绝然不同。

四、内容:

文体不同,所表现的内容就有很大的差别。诗固然没有不能表达的事物,但由于语言形式较为刻板,所以只长于抒情写景,而短于记事说理;抒情亦宜于悲而不宜于喜。词托体最为短小,更止于抒情写景,而几不能记事说理。而散曲之好处则在写景之美,状物之精,描写人生动态、社会情事,能尽态极妍,形容毕肖。也就是说,散曲较之诗词,是唯一能自由自在的表现各色各样内容的韵文学。但是,曲毕竟是衰世文学,受到时代极其不良的影响。

郑骞〈词曲的特质〉一文中说:

曲是元明两朝的产物。凡是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两朝的政治社会不怎么清明健全,是中国文化的衰落时期。其情形大致有如下述:在上者的施为是凶暴昏虐,在下者的风气是颓废淫靡。政治的黑暗情形,社会畸形状态,暴君之昏虐,特权阶级如元之蒙古人,明之藩王及豪绅,与一部分疆臣吏胥之贪纵不法,使有心之士,对于现实生出一种厌恶恐怖与悲悯交织而成的苦闷。他们受不了这种苦闷,而又打不开牠,于是颓废下去。颓废的结果便是淫靡。同时又有一般人,很热中而久不得志。或者假撇清,满心功名富贵,满口山林泉石;或者怨天尤人,大发牢骚。旁人看去,则只见其鄙陋无聊。我以为曲有四弊:颓废、鄙陋、荒唐、纤佻。颓废与鄙陋如上所述。荒唐是由颓废生出来的。人一颓废了,就把是非真伪都不当回事,胡天胡地,信口雌黄。这种情形,在散曲里较少,在剧曲里颇多。……纤佻则是淫靡风气的反映,是从抒写男女之情上生出来的毛病。古今中外的文学,没有不写男女之情的,这是正当而优美的人类情感,无可非议。但在写出来的时候,要写得蕴藉深厚,若写得太露太尽而流于纤佻轻薄,那就失去其正当优美。元明曲里边,每涉到男女之情,常是容易犯这种毛病,于是连累到整个的曲。

就因为曲所受时代之毒颇深,产生许多不良现象。也因此,曲中作家,能表现出纯正的思想、真挚的性情、雄阔的胸襟怀抱,亦即是曲中作品而能表现出作者人格和学问的,极为少见。曲之所以被认为「不登大雅之堂」,曲之所以始终只能望诗词之项背,质其缘故,乃在于此「四弊」。虽然,如马致远、张养浩之散曲,则脱然于四弊之外,元人杂剧更以磅礴之笔曲尽社会人生;则曲之四弊亦犹日月之明,偶蚀其光而已

五、风格:

诗词曲在体制、音律、语言、内容等方面既然各自有别,那么其综合起来的性情品味,即所谓「风格」,自然有所不同。郑骞曾以翩翩佳公子喻词、恶少喻曲,又以光、水为譬。笔者亦准此以说明诗词曲风格之异同。

大抵说来,诗的风格较庄严、厚重而雄峻。譬之于男,则为彬彬君子;可以为雅士,飘逸而絶伦;可以为豪杰,气吞其山河。譬之于女,则为大家闺秀,可以母仪天下,可以相夫教子。譬之于光,则或烈日当空,或阳春布泽;譬之于水,则或沧海波涛,或一碧万顷。又或如崇山峻岭,崖谷之荦确;又或如峰峦起伏,苍翠之蜿蜒。

词的风格较潇洒而韶秀。譬之于男则为翩翩佳公子,可以乘时而超妙空灵,亦可以失意而委顿沉郁;譬之于女,则为小家碧玉,虽丰姿可人,终无闺范气象。譬之于光,则或夕阳晚照,或流光徘徊;譬之于水,则或澄湖涟漪,或碧潭写影。又或如精金琅玕,绿畴平野。

曲的风格较轻俊而疏放。譬之于男则为五陵少年,裘马轻肥、意气纵横;可以豪辣灏烂以致飞黄腾达,亦可以颓废荒唐终于鄙陋纤佻。譬之于女,则为薛涛、李师师者流,虽然高雅俊赏,到底风尘中人。譬之于光,则繁星万点,虽然闪闪灼灼,终觉荧荧寒微;而间或烈火熊熊,刺眼飞舞,亦可以致人焦头烂额矣。譬之于水,则或长江波浪,或春水东流;或清溪潺潺,或飞瀑淙淙。又或如白璧而有瑕,平林而烟织,广漠而风沙。

此外,就其表现方式来说,诗词大抵采叙述口吻,主词往往不明,故既质直而又委曲,深厚酝藉而有致曲则或现身说法采用代言体,或旁观唱叹采用批评体,而无不满心而发、肆口而成,虽欲已言而不得者。所以曲的表现有如汩汩然不竭的泉流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

韵文学专题 第七讲:诗歌之欣赏与评论

韵文学欣赏与评论之态度

在欣赏与评论韵文学时,需以「知性」作为基础,再加上「感性」,而有「意象」的触发与联想,然后产生「情趣」。

所谓「知性」,是指人人皆应遵循的治学方法,比如一字一句的音义、语法结构、典故等,都要弄清楚;至于「感性」,则来自直观的神悟,而无先设的立场或理论,属主观的层面。由于有「知性」作为基础的制约,因此「感性」不至凌乱,也不会有「意识乱流」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知性」与「感性」兼重,彼此互补,相得益彰,是韵文学的欣赏与评论应有的态度与方法

诗例:

李商隐〈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苹。
忽闻歌古调,归思欲霑巾。

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嗟君此别意何如?驻马衔杯问谪居。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

梁鸿〈五噫〉

陟彼北芒兮,噫!
顾瞻帝京兮,噫!
宫阙崔巍兮,噫!
民之劬劳兮,噫!
辽辽未央兮,噫!

曹操〈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绝句的结构

「绝句」的「绝」:

诗例:

杜甫〈江畔独步寻花〉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杜甫〈赠花卿〉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杜甫〈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其它诗例:

蔡邕〈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可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陈琳〈饮马长城窟行〉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
善侍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间,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李白〈远别离〉

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
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
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
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
我纵言之将何补。
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
尧舜当之亦禅禹。
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
或云尧幽囚,舜野死。
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
帝子泣兮绿云间,随风波兮去无还。
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
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

杜甫〈北征〉

皇帝二载秋,闰八月初吉。
杜子将北征,苍茫问家室。
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
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
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
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
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
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
挥涕恋行在,道途犹恍惚。
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
靡靡踰阡陌,人烟眇萧瑟。
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
回首凤翔县,旌旗晚明灭。
前登寒山重,屡得飮马窟。
邠郊入地底,泾水中荡潏。
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
靑云动高兴,幽事亦可悦。
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
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
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
坡陀望鄜畤,巖谷互出没。
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
鸱鸟鸣黄桑,野鼠拱乱穴。
夜深经战场,寒月照白骨。
潼关百万师,往者散何卒?
遂令半秦民,残害为异物。
况我堕胡尘,及归尽华发。
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
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
平生所娇儿,顔色白胜雪。
见耶背面啼,垢腻脚不袜。
牀前两小女,补绽才过膝。
海图坼波涛,旧绣移曲折。
天吴及紫凤,顚倒在裋褐。
老夫情怀恶,呕泄卧数日。
那无囊中帛,救汝寒凛栗。
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罗列。
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
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
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
生还对童穉,似欲忘飢渴。
问事竞挽须,谁能卽嗔喝?
翻思在贼愁,甘受杂乱聒。
新妇且慰意,生理焉能说。
至尊尚蒙尘,几日休练卒?
仰观天色改,坐觉祆气豁。
阴风西北来,惨淡随回鹘。
其王愿助顺,其俗喜驰突。
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匹。
此辈少为贵,四方服勇决。
所用皆鹰腾,破敌过箭疾。
圣心颇虚伫,时议气欲夺。
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
官军请深入,蓄锐可俱发。
此举开靑徐,旋瞻略恒碣。
昊天积霜露,正气有肃杀。
祸转亡胡岁,势成擒胡月。
胡命其能久?皇纲未宜绝。
忆昨狼狈初,事与古先别。
奸臣竟葅醢,同恶随荡析。
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
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
桓桓陈将军,仗钺奋忠烈。
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
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
都人望翠华,佳气向金阙。
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
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

其一

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
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羯胡事主终无赖。词客哀时且未还。
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

其二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其三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其四

蜀主窥吴幸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
翠华想象空山里。玉殿虚无野寺中。
古庙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
武侯祠屋常邻近。一体君臣祭祀同。

其五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

韵文学专题 第六讲:韵文学与文字游戏 以「谜语」为例

「谜语」,是运用汉字形、音、义,所创作出的很有趣味的文艺活动,可以点缀升平,赏心乐事。古时又称「隐(讔)语」、「廋辞」,指不采正言、明言,而故意使用曲折的比喻来表达事物。至南朝鲍照有〈字谜〉三首,始用「谜」字。

文心雕龙●谐隐》:

  • 自魏代以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或体目文字,或图象品物,纤巧以弄思,浅察以衒(xuàn)辞,义欲婉而正,辞欲隐而显。

可见「谜」不只要「衒辞」,而且要「弄思」,其文字游戏的兴会更加浓厚。「谜」又称「文虎」,即是以其猜射之难有如射虎一般。然而,由于谜语之取材,上达历史,下至俚语,因此也不宜太僻,否则就成了「绝谜」,使「千万人皆废」,而失去了猜谜的意义。

谜语发展到宋代,风气大盛。在当时的瓦舍勾栏中,聚集许多的落拓文人,他们聚集组织「书会」,自称「才人」,民间艺人则称「先生」。这些才人主要为艺人提供话本、杂剧的底本,此外,也创作「谜语」。宋代的谜语也开始用于点缀元宵,所谓「灯谜」已发轫于此。

「谜语」的原理,主要是运用我国语言文字之特质,变化形、音、义以为巧思游戏之资。「谜语」的分类,可以依猜射之法分,也可以以猜射的内容分

一、以猜射法分类

会意法:

通过谜面所表示的意义去领会谜底特点的谜语。

  1. 千里送鹅毛(打一成语:「不近人情」)
  2. 到处莺歌燕舞(打一成语:「春回大地」)
  3.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打一成语:「风平浪静」)
  4. 东方之既白(打一字:「查」,木东方也)
  5. 欧行书简(打一古小说:「西游记」)
  6. 有儿子便成老子(打中药名:「木耳」)
  7. 诗仙绝代(打一字:「柏」)
  8. 平步青云(打帝王名:「武则天」)
  9. 消消闲闲处处安安静静,说说笑笑人人喜喜欢欢(打词牌二:「字字双、太平乐」)
  10. 杨柳千条尽向西(打词牌:「东风齐着力」)
  11. 郗鉴曰:「此佳婿也。」(打一科学家:「爱因斯坦」)
  12. 桃花潭水深千尺(打一成语:「无与伦比」)
  13. 不登大雅之堂(打一礼貌用成语:「光临寒舍」)
  14. 大可疑,大可疑(打一成语:「两小无猜」)
  15. 婿(打词牌:「一半儿」)

比喻法:

用明喻、暗喻或借代等修辞手法来反映事物的特征。

  1. 青橄榄,两头尖,当中一个活神仙。(打一物:「眼睛」)

矛盾法:

经过艺术加工,把事物中本来不存在或不明显的差异加以突出而制作出来的谜语。

  1. 一物生得奇,越洗越有泥,不洗还能吃,一洗吃不得。(打一自然物:「水」)
  2. 一个小黑人,跳入洗脸盆;越洗水越黑,长人变短人。(打一用品:「墨」)

谐音法:

利用音同或音近的字词,把两种不同的事物有意识地混在一起而制作出来的谜语。

  1. 看时有节,摸时无节;两头冰冷,中间火热。(打一用品:「月历」)
  2. 别丢掉。(打一字:「去」。别与撇音近)

描写法:

通过隐喻、暗示手段,对谜底的形状、性质、声色、功能等特点予以具体的形象描绘而制作出来的谜语。

  1. 水皱眉,树摇头;花弯腰,云逃走。(打一自然物:「风」)
  2. 红梗子,绿叶子;开白花,结黑子。(打一植物:「荞麦」)
  3. 圆圆的身子,细细的肠子,大大的帽子,长长的辫子。(打一用品:「电灯泡」)
  4. 大哥把灯照,二哥把鼓敲,三哥撼大树,四哥用水浇。(打四种自然现象:「闪电、雷、风、雨」)
  5. 爹娘,你为什么把我生在山上?木匠,你为什么挖了我的心肠?和尚,你为什么老敲我头上?(打一寺庙用物:「木鱼」)

歧义法:

又称「别解法」。不作原义解释,而以另外的意思来扣合谜面或谜底的谜语。

  1. 能说会道(打一常用词:「出口技术」,此别解谜底,出口原指商品出口,此别解说出口)
  2. 结实(打一植物:「落花生」,此别解谜面,结实原指不松散,此别解结果实)
  3. 巧能藏拙(打国名二:「智利、秘鲁」)

增损离合法:

又称加减法。利用汉字可拆开、结合的特点,把字形的偏旁、部首、笔划予以增加、减少、分离、合成而制作的谜语。

  1. 一知半晓,心计不少(打一字:「智」)
  2. 远树两行山倒影,轻舟一叶水平流(打一字:「慧」)
  3.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打一字:「俩」)
  4. 半导体(打一字:「付」)
  5. 半价出售(打一字:「催」)
  6. 半作蝌蚪半作篆(打一字:「蠡」)
  7. 喜上眉梢(打一字:「声」)
  8. 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不可在上,且宜在下(打一字:「一」)
  9. 上头去下头,下头去上头,两头去中间,中间去两头(打一字:「至」)
  10. 乘人不备(打一字:「乖」)
  11. 我头可断身可裂(打一字:「找」)
  12. 千分之一,百分之一(打一字:「伯」)
  13. 桌椅板凳样样齐备(打一字:「木」)
  14. 春雨绵绵妻独宿(打一字:「一」)
  15. 自小在一起,目前少联系(打一字:「省」)
  16. 多少心血得一言(打一字:「谧」)
  17. 后半部续前半部(打一字:「陪」)
  18. 纵横一川水(打一字:「洲」)
  19. 女真侵宋分南北(打一字:「案」,女侵于宋之间)
  20. 晖(打一成语:「晕头转向」)
  21. 。……(可以断言,重点,不言而喻)
  22. 他去也,怎把心儿放(打一字:「作」)

夸张法:

运用夸张的修辞法描写本体,以使形象更为突出、主动、有趣的谜语。

  1. 一朵芙蓉头上戴,彩衣不用剪刀裁;虽然不是英雄汉,叫得千门万户开。(打一家禽:「公鸡」)

排除法:

排除容易猜到的谜底,而作别的谜底来猜的谜语。

  1. 一木口中栽,非杏也非呆;莫打困字猜。(打一字:「束」)
  2. 目字加两点,不作贝字猜;贝字欠两点,不作目字猜。(打二字:「贺、资」)

比较法:

将两种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来揭示谜底的谜语。

  1. 你没有,他有;天没有,地有。(打一字:「也」)
  2. 人有它大,天没有它大。(打一字:「一」)

拟人法:

亦称「比拟法」。将所猜的事物人格化,从形象上去领会出谜底的谜语。

  1. 一个小姑娘,身穿黄衣裳;你若欺侮她,背后戳一枪。(打一昆虫:「黄蜂」)
  2. 南阳诸葛亮,稳坐军中帐,摆开八卦阵,专捉飞来将。(打一昆虫:「蜘蛛」)

转读法:

不照谜底原音节而断读破句,使含义变化以符合谜面的方法。

  1. 言必及物(打一军事设施:「防空洞」,于防字顿)
  2. 谢绝参观(打一常用语:「不同意见」,于意字顿)

异读法:

将谜底的某一多音字,变易原读而作别读的,便叫「异读」,以此取义以符合谜面的方法。

  1. 攻读莫畏难(猜一学科名词:「应用力学」)
  2. 月下抚琴(猜一军事名词:「照明弹」)

漏补法:

谜面故意漏缺一字,由谜底加以补充。

  1.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打一古书:「拾遗记」)
  2. 生旦丑末(打一俗语:「眼不见为净」)
  3. 金银铜铁(打一地名:「无锡」)
  4. 且尽一杯□酒,平铺十里□江(打二京剧:「无双、春秋配」)

象形法:

其特征是把字画比作物的形象,有的已经约定俗成,如将丿比新月,Ⅴ辶比小舟,、比星,灬比马蹄,一比梁比岸,宀比桥,亦比蝴蝶,虫比风帆,丰比远树,彡比柳丝,口比格子、框框等。此等犹同绘画,略略几笔,即成形态。

  1. 轻舟小楫穿浪行(打一字:「必」)
  2. 一桥飞架南北(打一字:「工」)

哑谜法:

灯谜中用动作来表现谜底的一种形式。它用实物作为谜面,要求猜谜人不说话,以做动作来猜出谜底。

  1. 桌上放有若干围棋子和一块手帕。要求做些动作,猜宋代民间传说人物一。这则哑谜的谜底为「包黑子」,猜谜者的动作应是:拣出黑子,用手帕包好。

诗钟:

本是文人的一种文字游戏,任取意义绝不相同的两件事或物作题,或分咏,或嵌字,要在凑合自然,铢两悉称。移用于灯谜,称为「诗钟体」。法取律诗两句为面分咏,或用典,或白描,来分扣两个绝不相类的谜底。又称「对联谜」。

  1. 陈平城堞疑间计,赵嘏()江楼有感题(打一杂艺、一剧目:「耍傀儡、玩月记」)
  2. 两代遗风沿北宋,一钩新月送南唐(打旧事物:「八股、缠足」)

二、以猜射内容分类

术语谜:

以各学科的普通术语为谜底的谜语,包括科技名词、体育、文艺术语等。

  1. 双轨(打一数学名词:「平行线」)
  2. 阡陌(打一体育名词:「田径」)
  3. 雪映征途(打一戏剧名词:「道白」)

诗句谜:

古今诗词语句作为谜底的谜语。

  1. 世界明星(打李白五言诗一句:「风流天下闻」)
  2. 李逵对镜频叹息(打李清照词一句:「独自怎生得黑」)

地名谜:

以地名为谜底的谜语。

  1. 风平浪静(打一浙江地名:「宁波」)
  2. 汉家烟尘在东北(打中国地名四:「西安、西宁、南宁、南平」)

人名谜:

谜底为人名谜语。

  1. 的卢一跃过檀溪(打一三国人名:「马超」)
  2.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打一元朝人名:「马致远」)

影剧名谜:

用电影和戏剧名作为谜底的谜语。

  1. 斌(打一京剧名:「将相和」)
  2. 万家灯火(打一美国影片名:「城市之光」)

书名谜:

以书籍或其篇名为谜底的谜语。

  1. 旅欧纪实(打一古典文学作品名:「西游记」)
  2. 惠连(打一聊斋篇名:「小谢」)
  3. 南蛮鴃(jué)舌(打一古典文学名著:「楚辞」)

成语名谜:

以成语、俗语、谚语做谜底的谜语。

  1. 余(打一成语:「半途而废」)
  2. 东施效颦(打一成语:「相形见绌」)
  3. 轻舟已过万重山(打一成语:「一帆风顺」)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

韵文学专题 第五讲:韵文学的句子形式(三)对偶

对偶也称对仗,是中国文学单音节单形体所产生的文学特色。由于中国文字一字一形体、一字一音节的特性,在形式上容易整齐,意义凝练含蓄,从有中国文字开始,即有对偶的现象。而就韵文学而言,对偶是同时讲究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紧密结合的精致语言。对偶的运用,除了可以增加韵文学的形式美之外,也可以使意义产生凝重平稳的效果。

对偶的原理:

  • 《文心雕龙》卷七〈丽辞〉第三十五 造化赋形,支体必双;神理为用,事不孤立。夫心生文辞,运裁百虑,高下相须,自然成对。

对偶的层次:

  • ①意义分量相等
  • ②语言长度相同、词性相同
  • ③平仄相反
  • ④名词类别相近
  • ⑤名词类别相同
  • ⑥词句结构形式相同

以上六个等级,在后之等级俱包含前面等级之条件,也就是说等级越高,对偶越工整。大抵说来第一级止见于散文,第二级为一般对偶。第三级就诗而言则为近体诗律诗之基本条件,称之为「宽对」;其后第四第五则越趋工整,称之为「邻对」「工对」

对偶的工整:

对偶的工整程度,依存于名词类别与词句的构成形式两方面。

名词的分类:

天文、时令、地理、地名、宫室、器物、衣饰、饮食、文事、草木、鸟兽、形体、人事、人伦、人名、史事、方位、数字、颜色、干支等二十类。

词句的构成形式:

叠字、联绵字、双声、叠韵、巧变、流水、错综、倒装、疑问、问答、句中自对、隔句互对、借义、借音、借字面等十五种。

1、叠字词:

即单词之重叠成为复词

  • 处处落花春寂寂时时中酒病恹恹。 ──刘廉诗〈春昼醉眠〉

叠字在意义上是靠其复沓的声情来强化,而其声情实由「衍声」,因此其所叠之字有如「词尾」,使声情产生轻快的效果。

2、双声词:

即复词之声母相同

  • 百卉横纵、轻烟葱翠。/群峰上下、佳气纷敷。 ──四川青城山天师洞西客堂对联

3、叠韵词:

即复词之韵母相同

  • 汉水接苍茫、看滚滚江涛、流不尽云影天光、万里朝宗东入海。/锦城通咫尺、听纷纷丝管、送来些鸟声花气、四时佳兴此登楼。 ──四川成都望江楼对联

双声因声母相同叠韵因韵母相同,在声情上都有特殊效果,大抵前者顺溜,后者稳谐。

4、联绵词:

两字联缀成义者曰联绵词。

以上所举之双声、叠韵、叠字皆属之

  •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杜甫〈阁夜〉

「悲壮」与「动摇」,即为联绵词之对偶。以上属于复词结构形式相同之对偶,以下则属于句子特殊结构相同之对偶。

5、巧变对:

两句各间用相同之字,并使之成为本句自对和隔句互对

  • 帆去帆来风浩渺,花开花谢春悲凉。 ──郑谷〈石城〉

上下两句各两用「帆」字、「花」字,上句之「去」、「来」自对,下句之「开」、「谢」自对,而上下两句又是「去」与「开」、「来」与「谢」互对。

6、流水对:

两句意义上下一气,像流水不断一般

  • 江客不堪频北望,塞鸿何事向南飞。──刘长卿〈登润州万岁楼〉
  •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李白〈春思〉
  •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杜荀鹤〈春宫怨〉

「流水对」大抵在意义上都有前后的因果关系。

7、错综对:

上下句各字是交股相对,而不是平行相对

「错综对」是因为要调适平仄而采取的形式。前例上句「密」对下句「疏」,又上句「少」对下句「多」;后例「六幅」对「一段」,「湘江」对「巫山」。它们如果使之平行相对,便不合平仄格式。

8、倒装对:

故意颠倒文法与逻辑上之顺序,使之意象鲜明、平仄和谐

  • 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杜甫〈秋兴八首〉之八

此对如顺言当作「鹦鹉啄余红豆粒,凤凰栖老碧梧枝。」可是如此一来,「香稻」所象征的物产丰富与「碧梧」所象征的景物华美便为之减弱。

9、疑问对:

上下两句全是疑问句

  • 家在梦中何日到?春来江上几人还? ──卢纶〈长安春望〉

10、问答对:

上句问,下句答

  • 四面云山谁作主?数家烟火自为邻。 ──朱湾〈寻隐者韦九山人于东溪草堂〉

11、句中对:

句中自对,上下句也同时成对

  • 孤云独鸟川光暮,万井千山一气秋。──李嘉祐〈同皇甫冉登重玄阁〉
  • 草木尽能酬雨露,荣枯安敢问乾坤。──王维〈重酬苑郎中〉
  • 能文好饮老萧郎,身似浮云鬓似霜。──白居易〈送萧处士游黔南〉

第一例上句「孤云」、「独鸟」、「川光」(「川」须看成「三」,此为借形,详下文。)自相对偶,下句「万景」、「千山」、「一气」亦然;而其上下句又互相平行对偶。第二例则「草木」对「雨露」,「荣枯」对「乾坤」,而上下又相对。第三例则「能文」对「好饮」,「身似浮云」对「鬓似霜」,此例是比较宽松和特殊的对偶。

12、隔句对:

第一句对第三句、第二句对第四句

  • 昔年共照松溪影,松折溪荒僧已无。今日重思锦城事,雪销花谢梦何殊。──郑谷〈将之泸郡旅次遂州遇裴晤员外谪居于此话旧凄凉因寄二首〉之二
  • 缥缈巫山女,归来七八年。殷勤湘水曲,留在十三弦。──白居易〈夜闻筝中弹潇湘送神曲感旧〉

诗句所以可作隔句互对,是因为以「韵」为一个「语长」,亦即韵脚出现之前的音节数或字数。如上例前者可看作十四言之联对,后者可视为十言之联对,若此,则诗之「隔句」对,等于对联之「平行」对。

13、借音对:

即借同音之字以对偶

  • 厨人具鸡黍,稚子摘梅。──孟浩然〈裴司士员司户见寻〉
  • 寄身且喜洲近,顾影无如白发何。──刘长卿〈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

前例之「杨」借作「羊」,与「鸡」即属鸟兽类之工对;后例之「沧」借作「苍」,与「白」即属颜色类之工对。

14、借义对:

借文字之本义以对偶

  •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杜甫〈曲江二首〉之二
  • 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清光绪间北京流传对联
  • 宇内江山、如是包括,人间骨肉、同此团圆。──北京草厂胡同兼售汤圆的馄饨店之对联
  • 两脚不离大道、吃紧关头、须要认清岔路。一亭俯看全山、占高地步、自然赶上前人。──贵州贵阳涂云关对联

第一例的「寻常」分开来看:八尺为寻,两寻为常,皆为数目字,故可和「七十」作工整之对偶。第二例,当时的宰相李鸿章是合肥人,人称「李合肥」,当过同治、光绪皇帝师傅的翁同龢是常熟人,那时官户部尚书,故称「司农」。此联以「合肥」作「理当肥胖」,以「常熟」作「经常丰收」解释,皆借地名「合肥」和「常熟」的字面意义以嘲讽朝廷。借义有时也会扩展到语义双关的现象,亦即就整联语义而言,既言此又指彼,或从眼前事物引伸更有哲思的人生境界,如第三、第四例。

15、借字面对:

借用字面意义之对偶

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 ──杜甫〈九日五首〉之一「竹叶」在此即指「竹叶青」为酒名,在意义上与「菊花」只属「宽对」;但若就「竹叶」文字面意义,就是「工对」了。

16、音义双关对:

利用词语读音相同或相近,以同音互谐产生的音义相关的对偶

  • 而得,有不须

此一双关之妙联,妙在以「荷」关「何」以「藕」关「偶」以「杏」关「幸」以「梅」关「媒」

17、嵌字对:

在对联中嵌入特定的字词,方式多,运用广,自成体格,谓之「联格」

  • 并头格:两字分嵌上下句之第一字君妃二魄芳千古,山竹诸斑泪一人。──以洞庭湖之「君山」作联
  • 并蒂格:两字分嵌上下句第七字坐看流水长亭树,远望斜阳去路山。──以亭名「树山」二字作联
  • 双钩格:四字两两分嵌上下句首尾去日儿童皆长大,江水劳燕各西东。──用「大江东去」四字作联
  • 重台格:以叠字嵌入上下句之首二字倩倩无言时顾影,卿卿有意独怜才。──以人名「倩卿」作联
  • 诗钟:文人游戏之作。其法每取绝不相类之两辞作诗句,或分咏一事一物,或为嵌字,必凑合天然,两两相称,方算合格。前者即为「分咏格」,如分咏「杨柳」和「七夕」之联:三起三眠三月暮,一年一度一秋风。后者如用人名「翠玉」二字,「翠」字嵌上句尾,「玉」字嵌下句首,称为「蝉联格」,在对联则称「连理格」,其例如下:黛螺淡点三分翠,玉髻斜簪一抹红。

18、离合对:

「文字游戏」的一种,即利用汉字的离形和合文所制成的对联

  • 山石岩下古木枯、此木为柴,白水泉边少女妙、次女有姿。

此联出句即以「山」、「石」合为「岩」,「古」、「木」为「枯」,「此」、「木」合为「柴」;对句即以「白」、「水」合为泉,「少」「女」合为妙,「次」、「女」合为「姿」。

19、隐字对:

隐去联中字以见意趣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此联即隐「缺一少十」为「缺衣少食」之意。

20、回文对:

按词序可以由前向后读,也可以由后向前读,而皆自成意义

  • 龙怒卷风风卷浪,月光射水水射天。
  •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第一例即以「卷风风卷」与「射水水射」为回文;第二例则是全句回文相对。

21、顶针对:

用前句之结尾作下句之开头,「顶针」的两字又称「联珠

  •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

韵文学专题 第三讲:韵文学的句子形式(一)复词

单形体单音节的汉字,由于同音字太多,如果不用复音节构成复词,在语言达意上便有颇多的窒碍,譬如「ㄕ」这个音,「狮」、「师」语意大不相同,如果不说成「狮子」、「老师」便难于传达清楚的语意。这也是我们介绍姓名时,必须要说成「曾国藩的曾」、「永久的永」、「礼义廉耻的义」的缘故,否则不知道要被误作多少种写法。

词虽然有一个字的单词,如山、水、花、鸟;也有超过三个字的复词,如小李子、促织儿等加词头和词尾的复合词;和一些拟音的复词,如不列颠、俄罗斯、颠不剌;以及一般四个字的成语,如光阴似箭、一柱擎天、驷马难追,但它们既然号称「语」,就已经不是一般的「复词」。

复词之结构

一般的复词是指双音节,也就是两个字构成的复词。这和中国语言以双音节为音步常态有密切的关系。复词的结构,以字音、字义为基础。

以字义为基础所构成的复词:

1、组合式复词

即两字中下字为主体,上字为修饰语,彼此有主从关系。如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红花等便是adj(形容词)+n(名词)的组合,好吃、快跑、猛打、不舍、先看等为adv(副词)+v(动词)的组合,都好、饿扁、但不、勉强、真好等为adv(副词)+adj(形容词)的组合。也就是说凡两字作形容词、名词,或副词、动词,或副词、形容词而彼此有轻重主从关系的组合,都属于组合式复词。

2、组合式合义复词

但是如大门、沧洲、桂魄、青楼、飞机、火车、飞碟、台端、阁下、天颜、朱容、梨园等,其命意都已不再是字面上宾主组合的意思,而是已形成另有新指涉的内涵,已为公众语言所习用。譬如「大门」不再是大的门,而是指建筑物最外面的门口;「沧洲」不是沧水中的沙洲,而是隐居之地的代称;桂魄不是指桂树的魂魄,而是月光的代称;青楼并非是青色的楼阁,而是指歌妓的居处;飞机不是飞行机器的通称,而是指人们所共同认知的特殊型体和功能的飞行机器,它与同样可以飞行的火箭、航天飞机玤等并不一样。也就是复词虽是宾主关系组合,但已失去原义而将宾主两字合成转为新命义的,即称作组合式合义复词。

3、同义式复词

同义式复词由两个字义相同或相近的单字所构成,如美丽、伟大、快速、思想、芳馨、戏剧、蒙瞽、典范、欢娱、歌谣、建构、流播、产生、脚色、严谨、拘泥等。这还是因为单字语义有时难明,加上一同义或义近的单词构成复词,语意就容易明白。譬如说「她很丽」、「她很有思」、「她阅读很速」、「人格伟」、「花木馨」,皆不知所云;但说成「她很美丽」、「她很有思想」、「她阅读很快速」、「人格伟大」、「花木芳馨」,语义就一清二楚了。

4、联合式合义复词

但是像「风月」、「花柳」、「台阁」、「士夫」、「江湖」、「巡抚」、「宰相」等词,虽彼此字义为同类,但一般用语已失去其字面原义,而合成转化为「男女浪漫恋情」、「男人因狎妓而得的疾病」、「政府之中枢」、「知识分子」、「流浪漂泊之所」等新义,凡此谓之「联合式合义复词」。

5、反义式复词

对同义复词而言,反义复词即是由两个字义相反或大抵相反的单字所构成的复词,如是非、淄素、雅俗、善恶、美丑、盛衰、胜败、生死等。这样的复词都保留字义正反两面的意义,彼此对映,使语义明白清楚。

6、反义式合义复词

但是像「为人处事要懂得尺寸」、「台北到北京远近如何」、「此人轻重如何」、「一切归诸造化」、「定要见个高下」等,其中「尺寸」、「远近」、「轻重」、「造化」、「高下」都已经合为一体而转变为「分际」、「距离」、「分量」、「自然」、「输赢」等新义。凡此则谓之为「反义式合义复词」。

7、反义式偏义复词

在反义复词中又有一类,如「兄弟」、「异同」、「去来」、「增损」等都只取其一半之意义,另一半则不取;亦即以上诸词但为「弟」、「异」、「去」、「损」之义。如「兄弟来到贵宝地」、「其间有何异同」、「去来吴兴」、「有所增损」者然。

8、子句式复词

子句构成的复词又有两类,其一为主语述语构成者,如山青、水碧、鸟语、花香;其二为动词受词构成者,如读书、爱国、穿衣、戴帽等。

9、子句式合义复词

有些动宾结构的子句式复词,已转变字面意义而引伸为另一新义,如挂勾、翻身、解颐、知县、平章、启颜、下第、拔禾(农夫)、冲州撞府(流浪各地)、待诏(闲职官名,引伸为妓女)、驾崩(皇帝死亡)、物化(死亡)等。

以字音为基础所构成的复词:

1、以双声所构成的复词

凡字音声母相同者所构成的复词称「双声词」,因其声母相同,字头顺溜,易于造成语言旋律之流畅。如芬芳、凄清、千秋、积极、卑鄙、批评等。

2、以叠韵所构成的复词

凡字音韵母相同者所构成的复词称为「叠韵词」,因其韵母相同,字尾呼应,易于造成语言旋律之舒缓美听。如天边、清平、窈窕、缠绵、萧条等。

双声叠韵词的运用,早见于《诗经》、《楚辞》,以及两汉、魏晋的诗歌。初唐近体诗流行以后,更加受到注意。盛唐老杜尤精此道,神明变化,益增声韵之美。清人周春着有《杜诗双声叠韵谱括略》,兹据周着举杜诗中一些双声叠韵的对句,以为例证。凡字上有●●符号者为双声,有。。符号者为叠韵:

古诗:

律诗:

像这些诗句所运用的双声叠韵,都非常自然,错落有致,所以益增声韵之美。

3、以叠字衍声所构成的复词

叠字则字音重复,重复之字音有如词尾,声情轻快,因而产生活泼舒畅之语言旋律。元曲喜用此类复词,清梁廷柟(nán)《曲话》录有词例一两百,如响丁丁、冷清清、虚飘飘、扑腾腾、气昂昂等等。

因为叠字衍声的次一音节有如带词尾的复词,虽在文字上为一单字,但在音节上则附属前者,就长度而言,止有半音节,而且发声要较为轻征;也因此叠字词和带词尾的复词其音节要比两个异字所构成的复词来得轻而短。例如杜甫〈登高〉一首在开头两句「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廻」之后,紧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运用「萧萧」和「滚滚」两个叠字词,借助其快速的节奏强化了秋日空旷悲凉的意味,前半首所显现的意象情趣,其气势也因此奔腾雄浑起来。再如〈曲江〉二首之一的「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更借助了「深深」和「款款」的轻快节奏,将蛱蝶和蜻蜓的穿花和点水写得鲜活之极。李清照着名的【声声慢】词,开首连用七组叠字衍声复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将本来是三句音节双式、节奏应属缓慢的句子,变得一层逼进一层逐渐加速起来,而且一气呵成,把她那沉郁在胸中的悲秋情绪勃勃然逬发出来。再看乔吉的一支【天净沙】:「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吨,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这支曲子共五句,每句都属双式音节,如果运用异字复词有如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则声情一波三折,舒徐款缓;但由于乔氏写的是春光明媚、郊游踏青,意属轻快愉悦,所以全用叠字词填成,于是声情、词情就浑然如一。

4、带词头的衍声复词

因单字单词语意往往不明,因在其上加一有声但无义而约定俗成的字音以构成复词,从而促成其语意清楚。如老师、老王、老李、老虎、老鼠之「老」皆有有音无意,「老」绝不是年辈大的意思。其他如小红、小赵,阿义、阿扁,有唐、有清,打诨、打和、打从等亦然。

5、带词尾的衍声复词

因单字单词语意往往不明,因在其下加一有声但无义而约定俗成的字音以构成复词,从而促成其语意清楚;有的更因其位居词尾,又为不具意义之虚字,就使声情显得轻快而美听。前者如躯老(身体)、睩老(眼睛)、邦老(强盗)、恍然、哄然、蓦然;后者如车儿、马儿,桌子、狮子,穿着、跑着,好的、坏的,忽地、悠地等。

6、状声的衍声复词

有的复词纯粹用来形容某种声响,如淅沥为细雨声、哗啦为水声或不经意的喧嚣,辚辚为车行声、唧唧为虫鸣声、啁哳为鸟叫声。元曲运用状声词特别繁多,如白朴《梧桐雨》末折【笑和尚】:「疏剌剌刷落叶被西风扫,忽鲁鲁风闪得银灯爆。厮琅琅鸣殿铎,扑簌簌动朱箔,吉丁当玉马儿向檐间闹。」便用一系列的状声词把落叶声、风声、鸣铎声、朱箔声、铁马摆动声,写的活灵活现,可视可闻。

7、纯粹衍声的复词

此为标音性的名词,用指大自然之生物,如促织、蟋蟀、蝴蝶、凤凰、鹦鹉等。

以上复词结构含从字义组合九种类型和从字音组合七种类型,共十六种类型,是笔者从汉语复词结构观照所得的大致现象。就戏曲文学而言,亦不出此。

复词的声调结构

但韵文学无不讲究语言旋律,尤其是优美的语言旋律,戏曲既为韵文学之极致,更非讲究不可。也因此,复词的声调组合,及其缘字音而构成的复词类型,便也成为韵文学讲究语言旋律的重要基础。

缘字音所构成的复词类型,其于声情之作用,已附论于前文,这里单论复词的声调结构。

平上去入四声所产生的三种特质:有长短之别平与不平(仄、侧)之别强弱之别,已见于前论。以下且先举出复词声调组合的现象:

卑官(平平)、卑鄙(平上)、卑劣(平去)、卑职(平入)。保镖(上平)、保管(上上〉、保护(上去)、保结(上入)。被单(去平)、被酒(去上)、被动(去去)、被服(去入)。北方(入平)、北里(入上)、北面(入去)、北极(入入)。

以上是最简单的声调组合,而已可见:平平,有平舒之感入入,有激促之感去去,有直切之感;而上上连用,则由于其升降幅度在短小的语言长度里,曲折变化过甚,人们的发声器官无法连续的将其正确声调传达出来,所以必须将其上字变调为平,乃能相属成词的读出来;也因此,上上连用,便成了韵文学的忌讳,王骥德《曲律》更明举「上上叠用」为「曲禁四十条」之一。至于不同声调的组合:大抵邻近的两个声调,如平上、上平、上去、去上、去入、入去比较和谐,而尤以上去、去上最为美听,故词曲中声情词情最佳处的所谓「务头」,往往施之。不相邻的两个声调,如平去、平入、去平、入平,则显得率切;上入、入上,由于上声先抑后扬的特质,故尚称谐美。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

韵文学专题 第四讲:韵文学的句子形式(二)音节形式与意义形式

韵文学的句子中含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意义形式,一种是音节形式。意义形式是句中意象语和情趣语的组合方式,意象语为名词及其修饰语,此外为情趣语。对于意象情趣的组合方式必须认识清楚,然后对其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才能有正确的体悟;这是欣赏韵文学的意境美首先要弄清楚的。音节形式则是句中音步停顿的方式,停顿的时间尚有久暂之别,必须掌握分明,然后韵文学的旋律感才能正确的表达;这是欣赏韵文学音乐美第一要弄清楚的。

郑骞:「单式双式二者声响不同,或为健稳激袅,或为平稳舒徐。……诗中五言七言皆用单式,古风拗句偶可通融或故意出奇,近体如用双式即为失律。词曲诸调如仅照全句字数填写而单双互误,则一句有失而通篇音节全乱。」

音节形式:句中音步停顿的方式

例如:

(1)单式

  • ①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史记‧淮阴侯列传》)
  • ②搵●英雄泪。/系●斜阳缆。(辛弃疾〈水龙吟〉)
  • ③殷勤●红叶诗。冷淡●黄花巾。(乔吉〈雁儿落〉)
  • ④长醉后●妨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白朴〈寄生草〉)
  • ⑤朝吟●暮醉●两相宜。花落●花开●总不知。(孙周卿〈水仙子〉)

(2)双式

  • ①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苏轼〈水调歌头〉)
  • ②翠羽●摇风。/淡月●疏篁。(俱贯云石〈折桂令〉)
  • ③对人娇●杏花。扑人飞●柳花。(白朴〈庆东原〉)
  • ④蔬圃●莲池●药栏。石田●茅屋●柴关。(张养浩〈沉醉东风〉)
  • ⑤楚天秋●万顷●烟霞。(丘士元〈折桂令〉)
  • 占清高●总是●虚名。(钟嗣成〈水仙子〉)

(3)单双式配合使用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轼〈水调歌头〉)

意义形式:句中意象语、情趣语之语法结构方式

韵文学句中的意义形式和音节形式是同时存在的,虽然它们的结构形式有时会相同,但往往差别很大。譬如五、七言诗的音节形式只有23(221)和43(2221)一种,其意义结构形式虽然基本上与一般语句不殊,有以下三种形式:

  • 主语+述语(S+P),如:山青(N+adj)、花落(N+V)
  • 主语+动词+受词(S+V+O),如:我读书(N+V+N)
  • 主语+动词+受词+补词(S+V+O+C),如:他给我钱(N+V+N+N)

但由于韵文学凝练的语句,可以省去主语、述语,且其主语、述语、动词、受词可以出诸复词、子句,或叠用复词,甚至出诸语句,因而显得结构形式变化多端,韵文学的多义性和情境意趣的复杂性,也藉此显现出来。尤其是诗,一般拘束在四言、五言、七言,其音节形式既已固定,则只能在意义形式上求其变化,而这也是诗人艺术之功力和技巧所要讲求的。

例如:

(1)五言

23: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春日怀李白〉)

221: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山居秋暝〉)

212:春风对青冢,白日落梁州。(张乔〈书边事〉)

32:渚云低暗度,关月冷相随。(崔涂〈孤雁〉)

14: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唐玄宗〈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

41: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2)七言

43: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412: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祖咏〈望蓟门〉)

25:非关宋玉有微辞,却是襄王梦觉迟。(李商隐〈有感〉)

52: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杜甫〈宿府〉)

133:家住秦城邻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皇甫冉〈春思〉)

313: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廻肠。(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

61: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畴平。(崔颢〈行经华阴〉)

16: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商隐〈无题二首〉)

以上所举的都是五七言律诗的对偶句,五七言诗的音节形式只有一种顿怯,即粗分时是43,细分时是221;但其意象形式即有多种不同的结构法。其中的第一式固然与音节形式相合,但其余显然有差别。足见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虽同在句中,然而却要分辨清楚。韵文学句中之意义结构形式虽然不出上举之三种基本类型,但由于其主语、述语、受词俱可出诸复词和子句,表面看来就变化多端了,诗人也以此见其组织之匠心才情,如果意义形式一律不变则诗句结构便合掌板滞,这是诗家要避忌的。

意义形式的组合,有时也有见仁见智,难分是非的情形发生,譬如上举的「明月松间照」、「云霞出海曙」、「永夜角声悲自语」俱是。可是如果被音节形式所牵滞,而忽略意义形式的存在,那么便要产生很大的误解。譬如杜甫〈戏为六绝句〉之一:

  • 纵使卢王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龙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

这首诗是在评论初唐四杰,其中第二句如果按照音节形式解作「43」,那么意思就成了:「初唐四杰的诗比汉魏诗拙劣,但格调却接近国风离骚。」然而格调接近国风离骚的诗,绝不会比汉魏诗来得拙劣,所以它自然不是杜甫的意思。杜甫的意思在意义形式上应当解作「25」,亦即「初唐四杰的诗比起那接近风骚格调的汉魏诗要来得差些。」,如此与首句才能条贯,与下文也自然呼应。

除了音节形式有时会混淆意义形式,同样的,意义形式有时也会泯没音节形式。譬如《尧山堂外纪》题为马致远所作的一支【天净沙】: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末句若就意义形式来观察,则有24和33两种析法,其基本意义无甚分别,但偏于33「断肠人,在天涯」断句的人较多。然而这是绝对错误的,其致误的缘由便是因意义形式而泯没音节形式。如就《全元散曲》加以考察,作【天净沙】的含无名氏计有十五家八十五曲,其末句除了四曲可以疑似为33句式外,其余八十一曲毫无疑问,皆作222句式,如白朴一支近似马氏的曲子:

  •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此曲的「白草红叶黄花」,一看即知非读作「白草、红叶、黄花」不可。再观察疑似为33句式的四曲,如吴西逸「断肠人倚西楼」、张可久有二支作「紫箫人倚瑶台」、「探梅人过溪桥」;其句法皆与「断肠人在天涯」相似,就音节形式而言,自然都应当断作:「断肠、人倚、西楼」、「紫萧、人倚、瑶台」、「探梅、人过、溪桥」。其非读作33不可的,只有周德清「女儿港、到如今」。周氏共作两支,另一支作「小舟来贩茶茶」,虽可读作222,但亦容易教人误作33,看来周氏是误用了音节形式。可见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是要分辨清楚,绝不可混淆的。

诗之五七言意义形式变化多端有如上述。词曲之意义形式与音节形式亦不相侔者为多。词曲之音节有单双,已见上文。其意义形式各举一例以概其余。

苏轼【水调歌头】

  • 明月几时有: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两解:其一为23,以「明月」之词组为主语,「几时有」之子句(几时(S)+有(P))为述语。其二为41,以「明月几时」省「是」之子句(S+V+O)为主语,「有」作述语。
  • 把酒问青天: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12,亦即以省主词「我」之子句「把酒」(V+O)为本句主语,「问」为动词,词组「青天」为受词。
  • 不知天上宫阙: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24,亦即以省略之「我」为主词,词组式之动词「不知」为动词,复合式词组「天上宫阙」为受词。
  • 今夕是何年: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12,亦即以词组「今夕」为主词,「是」为动词,词组「何年」为受词。
  • 我欲乘风归去: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15,亦即以「我」为主语,「欲」为动词,「乘风归去」之子句为受词。但亦可解为42,则以「我欲乘风」之子句为主语,「归去」为述语。其「欲乘」为词组式动词。亦可解为两复合句,即「我欲乘风,(而)归去」或「我欲乘风,(欲)归去」,其「(欲)归去」亦作「我」之述语。
  • 惟恐琼楼玉宇: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24,亦即主词「我」省略,词组「惟恐」为动词,复合式词组「琼楼玉宇」为受词。
  • 高处不胜寒: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即以词组「高处」为主语,子句「不胜寒」(不胜(V)+寒(O))为述语。而「高处」实为「我于高处」之省略,而「我于高处」实为「S+V+O」之子句。
  • 起舞弄清影: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3,此为省略主词「我」之复合句,即含有两句,其一为「我(S)+起(V)+舞(O)」,其二为「我(S)+弄(V)+清影(O)」。
  • 何似在人间: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32,省主词「我」,「何似在」为复合式动词,「人间」为受词。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三句对偶,音节形式皆为12双式,意义形式亦皆12,同为省主词「月」,「转」、「低」、「照」皆动词;「朱阁」、「绮户」皆受词,「无眠」省其所修饰而用作「照」受词之「我」。
  • 不应有恨:音节形式为22双式,意义形式为31,省主词「月」,「不应有」为复合式动词(即以「不应」修饰「有」),「恨」为受词。
  • 何事长向别时圆:音节形式为43单式,意义形式为25,为复合句,上下省略主词「月」,即「(月)何事」为主述结构之句,「(月)长向别时圆」为动宾结构之句,其「长向」为复合动词,「别时圆」为复合受词。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二句对偶,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15,以「人」、「月」为主词,「有」为动词,「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为复合受词。
  • 此事古难全: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此事」为主语,「古难全」为复合述语(「古」修饰「难全」,「难」修饰「全」。)
  • 但愿人长久: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省主词「我」,「但愿」复合动词,「人长久」为主述结构子句(主语「人」,述语「长久」)作受词。
  • 千里共婵娟: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为复合句,省主词「你我」和半自动词「于」,全句应为:「你我于千里,你我共婵娟」,「共」为动词,「婵娟」(月亮)为受词。

再就署马致远曲之【天净沙】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三句鼎足对,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42,三句均省主词「我」和动词「见」,各以「昏鸦」、「人家」、「瘦马」为受词,又各以「枯藤老树」、「小桥流水」、「古道西风」复合词修饰其各自之受词。
  • 夕阳西下:音节形式为22双式。意义形式有两种:其一为主述结构,即「夕阳」为主语,「西下」为述语;其二为「夕阳西(而)下」,则为复合句,即「夕阳西(而夕阳)下」,以时间前后为序的两个子句。
  • 断肠人在天涯: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亦有二:其一为33,以子句「断肠」修饰「人」作主语,「在」为动词,「天涯」为受词。其二为24,即「(人)断肠,人在天涯」的因果关系复合句,上句省主语「人」,子句「断肠」为述语;下句「人」为主词,「在」为动词,「天涯」为受词。

由以上词、曲之例,亦可概其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往往不相合,是要分辨清楚的。

韵文学专题

202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