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辞学:定义和观察

理丠

理丠

其它翻译​|OtherTranslations

定义

rhetoric一词具有多种含义。

  • 关于有效沟通的研究与实践。
  • 关于文本对受众影响的研究。
  • 说服的艺术。
  • 一个有关虚情假意雄辩术的贬义术语,目的是为了赢取得分和操纵他人。

形容词:rhetorical。词源: 来自希腊语,“I say”。发音:  RET-err-ik。

传统意义上,修辞学的研究重点是发展古罗马修辞学教授昆体良(Quintilian )所说的facilitas即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产生适当和有效语言的能力

修辞的多重含义

“使用‘修辞’一词……可能潜在会引起一些歧义。‘修辞’是一个相对独特的术语,因为它同时作为普通语言中的滥用术语(‘纯修辞’),作为概念体系(‘亚里士多德’的‘修辞’),作为对话语产生的独特立场(‘修辞传统’),以及作为特征性论证的集合(‘里根的修辞’)存在。”(James Arnt Aune, Rhetoric and Marxism. Westview Press, 1994)

“一方面,修辞是种装饰艺术;在另一方面,也是种说服的艺术。作为装饰的修辞,强调表现的方式;作为说服力的修辞,则强调事物的内容……”(William A. Covino, The Art of Wondering: A Revisionist Return to the History of Rhetoric. Boynton/Cook, 1988)

“ 修辞学是统治人类思想的艺术。” (柏拉图)

“ 修辞学可以被定义为在任何给定情况下观察说服力的能力。”(亚里斯多德《修辞学》)

“ 修辞是讲好话的艺术。”(昆体良)

“优雅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建立在合适作者身上的语言的使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他们能否正确应用,部分取决于它们在短语中是否正确组合。” (伊拉斯谟)

“历史使人聪明;诗人使人机智;数学使人精妙;自然哲学使人深厚;道德使人严肃;逻辑和修辞学,则使人善辩 。”(弗朗西斯·培根《论读书》)

“修辞学是一种艺术或才华,通过这种艺术或才华,话语才能适应其目的。话语的四个目的分别是:开导理解,取悦想象力,并发激情和影响意志。”(乔治·坎贝尔)

“ ‘修辞学’…… 仅指‘以某种方式使用语言以便给听者或读者留下期望的印象。’”(Kenneth Burke, Counter-Statement, 1952)

修辞学与诗学

“亚里士多德对人类表达的调查既包括诗意的,也包括修辞的。成为现在我们主要的见证,证明古代批评中隐含的一种比明示的更常见的分歧。对古代世界来说,修辞意味着指导和打动人们处理事务的艺术;诗意则负责磨砺和拓展人们视野。借用法国的一句话来说,一个是构思,另一个是构图。在一个领域中讨论生活;在另一个领域中展示生活。一种类型是公开宣讲,感动我们好同意和采取行动;另一种类型是戏剧,向我们展示一场行动中角色走向终结的过程。一个是争论和敦促;另一个则是代表。虽然两者都极具感染赋有想象力,但修辞的方法是合乎逻辑;诗歌的方法及其细节充满想象。为了与宽泛的简洁性形成对比,演讲按段落行进、发展,戏剧依照场景。段落是思想进程中的逻辑阶段,场景是由想象力控制的进程中的情感阶段。”(Charles Sears Baldwin, Ancient Rhetoric and Poetic. Macmillan, 1924)

修辞学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学批评”形式…… 修辞学是从古代社会到18世纪的批判分析形式。为了达到一定效果,它研究了话语的有序构造,它并不担心它的询问对象是说还是写,是诗歌还是哲学,抑或小说还是史学。它的视野无非是整个社会的话语实践领域,特别感兴趣之处又在于掌握诸如权力和表现等形式的实践领域……它认为口语和写作不仅仅应该是作为文本对象,从美学上被考虑或被无休止地消解;而且应该被视为是一种活动形式,与作者和读者,演​​说者和观众之间更广泛的社会关系密不可分;并在其所处的社会目的和条件之外,很大程度上让人费解。”(Terry Eagleton, Literary Theory: An Introduction.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3)

修辞学的进一步观察

“当你听到“括号”、“道歉”、“冒号”、“逗号”或“句号”这样的词时;当有人谈到“平凡”或“使用一种修辞手法”时,你听到的是修辞学术语。当你听到退役派对上最笨拙的致敬或足球教练在中场休息时最鼓舞人心的演讲时,你听到的是修辞。自从西塞罗击败了狡猾的芬克·卡蒂林以来,它的基本工作方式丝毫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几百年来,修辞学一直是西方教育的中心,现在几乎消失了,就像战后的柏林一样,在语言学、心理学和文学批评之间分道扬镳。”(Sam Leith, Words Like Loaded Pistols: Rhetoric From Aristotle to Obama. Basic Books, 2012)

“我们决不能忽视修辞作为终极制裁的价值秩序。没有某种价值观,任何人都无法过上有方向、有目标的生活。修辞让我们面临着涉及价值观的选择,修辞家是我们的传教士如果他试图把我们的激情引向高尚,他就是高尚的但如果他利用我们的热情来迷惑和贬低我们,那他就准备完蛋吧。”(Richard Weaver, The Ethics of Rhetoric. Henry Regnery, 197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