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十讲:曲牌之来源

理丠

理丠

韵文学专题

  • 2020年6月12日

这里所谓的曲牌虽仅指南北曲的曲牌而言,但词牌性质相同,可以概括其中。北曲为中州之音调,南曲为大江以南之音调;北曲用于元人杂剧、散曲;南曲用于宋元明南戏,亦施于明清传奇、杂剧及散曲。其体制规律之谨严,若较诸杂曲小调,则杂曲小调为曲牌之雏型,而南北曲为曲牌之完成。所以南北曲的曲牌,虽亦有粗细之分,但总体而言,可以视之为精致歌曲。也因此曲牌各具鲜明之性格,歌者无法再像号子、山歌、小调那样有宽广的空间可以自由的运转,也就是说号子山歌小调以自然的语言旋律为重,而曲牌则讲究人工的语言旋律;越偏向人工则对歌者的制约就会越大,越偏向自然则歌者可发挥的地方就会越多。曲牌迄今仍有以下三个意义:其一,象征一种固定的语言旋律,它是由建构曲牌的「八律」所决定,依据其粗细之音律特性而各取所须构成的。其二,它是套数的基本单元。其三,它具有主腔所产生的音乐性格

唱词的文学形式: 由粗而精可分为

号子:

唱─呼应。呼应的节奏,即劳动的节奏(ex.纤夫)。声音简单,泛声(有声无义)多。

山歌:

流行于田野山间,以当地方音、方言为基础。多四句为一单元,语言长度以七言为主(ex.樵歌、渔歌、秧歌)

小调:

有作者,但格律简单,琅琅上口,以长短句为主。

诗赞:

七言(以4●3为主,偶有3●4),明宪宗成化以后,开始出现十言(以3●3●4为正格,3●4●3为变格)

曲牌:

①粗曲,即小调,为曲牌的雏型。②可粗可细之曲。③细曲,为音乐发展完成,八律具备。

曲牌之来源:王骥德《曲律●论调名第三》云:

曲之调名,今俗曰「牌名」,始于汉之【朱鹭】、【石流】、【艾如张】、【巫山高】,梁、陈之【折杨柳】、【梅花落】、【鸡鸣高树巅】、【玉树后庭花】等篇,于是词而为【金荃】、【兰畹】、【花间】、【草堂】诸调,曲而为金、元剧戏诸调。北调载天台陶九成《辍耕录》及国朝涵虚子《太和正音谱》,南调载毘陵蒋维忠(名孝,嘉靖中进士)《南九宫十三调词谱》──今吴江词隐先生(姓沈名璟,万历中进士)又厘正而增益之者──诸书胪列甚备。

然词之与曲,实分两途。间有采入南、北则于金而小令如【醉落魄】、【点绛唇】类,长调如【满江红】、【沁园春】类,皆仍其调而易其声,于元而小令如【青玉案】、【捣练子】类,长调如【瑞鹤仙】、【贺新郎】、【满庭芳】、【念奴娇】类,或稍易其字句,或止用其名而尽变其词;南则小令如【卜算子】、【生查子】、【忆秦娥】、【临江仙】类,长调如【鹊桥仙】、【喜迁莺】、【称人心】、【意难忘】类,止用作引曲,过曲如【八声甘州】、【桂枝香】类,亦止用其名而尽变其调。至南之于北,则如金【玉抱肚】、【豆叶黄】、【剔银灯】、【绣带儿】类,如元【普天乐】、【石榴花】、【醉太平】、【节节高】类,名同而调与声皆绝不同。其名则自宋之诗余,及金之变宋而为曲,元又变金而一为北曲,一为南曲,皆各立一种名色,视古乐府,不知更几沧桑矣。

可见调名早见于汉代,但曲牌传播的变化也实在很大。而宋词源于唐五代,人所共知。至若南北曲:

北曲所用曲牌,根据《中原音韵》与《太和正音谱》,共有三百三十五。王国维《宋元戏曲考》第八章〈元杂剧之渊源〉谓「就此三百三十五章研究之,则其曲为前此所有者几半。」

他进一步分析,则:

出于大曲者十一 出于唐宋词者七十有五 出于诸宫调中各曲者二十有八 可证为宋代旧曲者九合计一百二十三曲。

王氏接着说:

由此推之,则其他二百十余章,其为宋金旧曲者,当复不鲜;特无由证明之耳。

可见元曲与宋金旧曲的传承是多么的丰厚。但元曲中显然也有胡乐的成分,如【忽都白】、【呆骨朵】、【者刺古】、【阿纳忽】等即是。

宋曾敏行《独醒杂志》云:

先君尝言,宣和间客京师时,街巷鄙人多歌番曲,名曰【异国朝】、【四国朝】、【六国朝】、【蛮牌序】、【蓬蓬花】等。其言至俚,一时士大夫亦皆歌之。

可见北宋末年在汴京已经流行「番曲」,又金末刘祁《归潜志》卷十三:

唐以前诗,在诗;至宋则多在长短句。今之诗,在俗间俚曲也,如所谓【源土令】之类。……今人之诗,惟泥题目事实句法,将以新巧取声名,虽得人口称,而动人心者绝少,不若俗话俚曲之见其真情,而反能荡人血气也。

可见金代俚曲之发达。像这样的番曲俚歌,应当也给元曲提供了不少的资源。

元曲三百三十五个曲牌,据笔者分析统计,计得小令专用曲四十六调,小令散套兼用曲六十八调,小令杂剧兼用曲十一调带过曲三十三调,总计散曲用曲一百五十八调,此外之一百七十七调俱为杂剧专用曲,如再合小令杂剧兼用之十一曲,计得杂剧用曲一百八十八调。

何以散曲、杂剧之用曲有所分野?这应当和音乐的性质有密切关系。因为散曲用以清唱,剧曲用以搬演,自然要品味有别。也因此,散曲衬字少而剧曲衬字多,可为窥豹一斑。

南曲所用曲牌,静安先生《宋元戏曲考●南戏之渊源及时代》考查戏文曲牌之出于古曲者,唐宋大曲有二十四,唐宋词有一百九十,金诸宫调有十三,南宋唱赚有十,同于元杂剧曲名者有十三,可知其出于古者有十八,此外自为时曲。南曲曲牌后来亦有宫调统摄,所以在每一个宫调下,含有所属之曲牌若干。

周维培《曲谱研究●南北曲的来源及命名》谓南北曲牌之主要来源有三方面,摘录如下:

其一,汲取唐宋燕乐、词调、诸宫调、唱赚等艺术者。 其二,来自南北曲声腔剧种发源地之民歌俗曲,以及佛教道情和少数民族歌曲。 其三,南北曲曲牌中自身衍变的新调如犯调、集曲。

至于曲牌命名之由,王骥德《曲律●论调名第三》云:

以下专论南曲:其义则有取古人诗词句中语而名者,如【满庭芳】则取吴融「满庭芳草易黄昏」,【点绛唇】则取江淹「明珠点绛唇」,【鹧鸪天】则取郑嵎「家在鹧鸪天」,【西江月】则取卫万「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浣溪沙】则取少陵诗意,【青玉案】则取〈四愁〉诗语,【粉蝶儿】则取毛泽民「粉蝶儿共花同活」,【人月圆】则用王晋卿「年年此夜,华灯盛照,人月圆时」之类。有以地而名者,如【梁州序】、【八声甘州】、【伊州令】之类。有以音节而名者,如【步步娇】、【急板令】、【节节高】、【滴溜子】、【双声子】之类。其他无所取义,或以时序,或以人物,或以花鸟,或以寄托,或偶触所见而名者,纷错不可胜纪。

曲牌名义固然有些可考述而出,如任讷《教坊记笺订》附录三「曲名事类」之分析归纳教坊曲名之本事本义;但其不可考者终占绝大多数;因之我们但将曲牌视之为曲律之象征符号,亦即:曲牌名即象征着调子的调性(快慢、高低、抒情、叙述、笑闹等)。

词牌:

依乐章分:

例子:【水调歌头】

词→曲

例子:【水调歌头】……【前腔】

词调前身

乐府:每一乐章称为「解」。

例子:曹操〈短歌行〉

大曲:

一套由器乐曲、歌唱曲、舞曲等构成的繁复的乐曲,是大型歌舞乐的总体演出。其结构为:

令、引、近、慢:出于「歌遍」,与歌唱有关

  • 令:﹝唐﹞酒令→词之小令﹝宋﹞大曲中的共称,「令」指「美好」﹝元﹞小令(文人)=叶儿(民间)
  • 出自「歌遍」中的三种形式:
  • 引:「慢」之后,慢引其声
  • 近:「歌遍」之末,接近变化成舞曲
  • 慢:介于「散序」和「歌遍」之间

所以令、引、近、慢是「大曲」中的四种歌唱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