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二讲:近体诗之体制规律

理丠

理丠

韵文学专题

  • 2020年6月12日

体制规律的演进: 自然音律与人工音律

一、自然音律与人工音律

二、声调律的演进:自然律→平仄律→四声递换→声调律

  • 自然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 平仄律:把声调分为平、仄两大类
  • 四声递换:进一步讲求依据四声的特质将四个声调分配均匀
  • 声调律:讲求平上去入之规律

唐代的近体诗,其所讲求的平仄律,基本上只是运用声调的平与不平,使之产生抑扬曲直的旋律感。但仄声中的上去入三声,其升降幅度其实颇为悬殊,并为一类,不免粗疏。所以谨严的诗人,便在仄声中又讲究上去入的调 配,有所谓「四声递换」 。而杜甫「晚节渐于诗律细」,除了在恪守格律中更求精致外,也从突破格律中更求精致。崔颢和李白也都擅长于此。四声自从齐梁以来,在中国韵文学上便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词曲尤其重视。就因为四声各具特质,不止关系声情,而且兼顾词情,所以诗以后的词曲便明白的规定某句某字该上该去该入,而四声的精致便也完全纳入体制格律的范畴。凡是这些严守四声的句子,都是音律最谐美,足以表现该词调该曲调特色的地方,即所谓「务头」,高明的作家都能在此施以警句,使之达到声情词情稳称的地步。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就曲的声调来说,南曲尚保有四声,北曲则入声消失,但平声分阴阳。也就是说北曲的声调是:阴平、阳平、上、去「四声」,这「四声」和唐诗宋词南曲的「四声」不完全相同,然而却和今日国语的四声完全相同。保存唐宋「平声」不升不降之特质的,事实上只是「阴平」,「阳平」已有升扬之趋势;而「入声」则分派到平上去三声中,已自然消失,所以北曲中已无逼促之调。

诗之平仄律原理与四声递换

一、构成旧诗体制规律的因素:

「旧诗」是对现代流行的新诗而言,因其体制的不同,又可分为两大类:「古体诗」与「近体诗」(又名「今体诗」),后者又可细分为律诗、排律和绝句三种,其间又各分五言与七言。构成旧诗体制规律的基础有五大因素:四声平仄、韵协、语言长度、音节形式、对偶

二、近体诗之体制规律及其原理:

1、近体诗之体制规律

  • 五言律诗:每句五字,每首八句,共四十字。第一、三、五、七句不押韵,第二、四、六、八句押韵,为正格;首句押韵,为变格。
  • 七言律诗:每句七字,每首八句,共五十六字。第三、五、七句不押韵, 第一、二、四、六、八句押韵,为正格;首句不押韵,为变格。
  • 排律:通常为五言,十句以上,为律诗的延长。只要遵守对偶和平仄递换黏原则,即可以任意增加句数予以延长。中唐以后,试帖诗都是五言排律,为考场方便,限用十二句。
  • 绝句:仅四句,恰为律诗一半。五绝二十字,七绝二十八字。可分四类: 四类中,①最常见,②、④次之,③最少。
  • ①截取律诗首尾两联而成(全首不用对偶)
  • ②截取律诗后半首而成(首联用对偶)
  • ③截取律诗前半首而成(末联用对偶)
  • ④截取律诗中间两联而成(全首用对偶)

2、近体诗「平仄律」之原理

唐代的近体诗,其所讲求的平仄律,基本上只是运用声调的平与不平,使之产生抑扬曲直的旋律感。平仄律以五言为例,不外乎以下四种形式:平平平仄仄(A)、平平仄仄平(a)、仄仄平平仄(B)、仄仄仄平平(b),七言则只在五言的平头上加「仄仄」,仄头上加「平平」即可,形式与五言不殊。Ab 或 Ba 的组合叫「对」,亦即它们的平仄格式是完全相反或大抵相反的;aA 或 bB 的承接叫「黏」,亦即它们的平仄格式大致相同的。利用对黏的原则,于是绝句的平仄格式,平起的便是:AbBa(如首句押韵则为 abBa),仄起的便是:BaAb(如首句押韵则为 baAb);律诗只将绝句的格式重复一遍即可;排律则利用对黏的原则往下递增。像这样句中的「平仄」和句与句间的「对黏」相生相激所形成的规律,其实是运用其不变的延续性以产生和谐和运用其变化的冲激性以产生波折,如此而绵延为屈直抑扬的旋律。观察这四种形式相邻两字的平仄结构,则不出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四种,平平同为平舒的和谐,仄仄同为曲折的和谐,而平仄和仄平则同为平舒与曲折的冲突。……近体诗的平仄律原理,即建立在和谐与冲突的递相运作上, 其在一句之中的平仄组合是先和谐而后冲突,其在句与句间的平仄形式则是先冲突而后和谐,如此再加上「平」与「仄」本身平舒与曲折的特质,便产生了抑扬曲直的丰富旋律了。

3、 近体诗平仄格式变化之原则:「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

  • 七言第一字的平仄,因为离句尾最远,地位最不重要,且亦不在音节点上,无论在何种情况下,皆可不论。
  • 五言第一字和七言第三字,除「平平仄仄平」和「仄仄平平仄仄平」的句式外,皆可不论。
  • 避犯「孤平」:因为韵脚字固定,除此字外,句中仅剩一个平声字,平声力量单薄,整句声律显得逼促窒碍,即为犯孤平,有害近体诗平稳流利的旋律特质,所以是诗家大忌,非救不可。上述「平平仄仄平」句式的第一字,和「仄仄平平仄仄平」句式的第三字因此必须平仄分明。
  • 凡不合平仄格式的字,即为「」。遇到这种情况,就要「」,称「拗救」。「拗救」有两种情况:对句互救和本句自救
  • 平仄格式变化及其拗救之原理基础:
  • ①平声平舒软弱,仄声曲折刚强的特质。
  • ②音节缝隙有大小,大者影响旋律大,小者则小。
  • ③句末字甚为重要,不是意义完成点(非韵脚字),就是意义兼声韵之完成点(韵脚字)。

三、古体诗之体制规律及其原理:

古体诗不必讲求平仄、对偶,每篇的字数也没有一定,若以每句的字数而论,则可分为七种:(一)四言。(二)五言。(三)七言。(四)五七杂言。(五)三七杂言。(六)三五七杂言。(七)错综杂言。古体诗基本上由于不必讲求平仄、对仗,每句字数和每篇句数也没有一 定,所以在语言声情旋律比起近体诗来也就大异其趣。而若推究其原理,也不外乎因为:(一)平仄的组合避免入律,(二)韵协可以转换,(三)语言长度自由,(四)音节形式多样化,(五)对偶与否无所谓。例如:李白〈远别离〉: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海水直下万里 深,谁人不言此离苦。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我纵言之将何补。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尧舜当之亦禅禹, 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或云尧幽囚,舜野死。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帝子泣兮绿云间,随风波兮去无还。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

四、四声递换

平仄律之声调除平、仄外,又可以细分为平、上、去、入四声,诗人愈求精细,乃强调四声递换。所谓的「四声递换」,有两个层面:(一)句中的四声递换;(二)一、三、五、七句的四声递换例如: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例如:杜甫〈曲江〉:

例如:曾永义〈宁夏杂咏〉:

例如:王维〈渭城曲〉(一作〈送元二使安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