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三讲:韵文学的句子形式(一)复词

理丠

理丠

韵文学专题

  • 2020年6月12日

单形体单音节的汉字,由于同音字太多,如果不用复音节构成复词,在语言达意上便有颇多的窒碍,譬如「ㄕ」这个音,「狮」、「师」语意大不相同,如果不说成「狮子」、「老师」便难于传达清楚的语意。这也是我们介绍姓名时,必须要说成「曾国藩的曾」、「永久的永」、「礼义廉耻的义」的缘故,否则不知道要被误作多少种写法。

词虽然有一个字的单词,如山、水、花、鸟;也有超过三个字的复词,如小李子、促织儿等加词头和词尾的复合词;和一些拟音的复词,如不列颠、俄罗斯、颠不剌;以及一般四个字的成语,如光阴似箭、一柱擎天、驷马难追,但它们既然号称「语」,就已经不是一般的「复词」。

复词之结构

一般的复词是指双音节,也就是两个字构成的复词。这和中国语言以双音节为音步常态有密切的关系。复词的结构,以字音、字义为基础。

以字义为基础所构成的复词:

1、组合式复词

即两字中下字为主体,上字为修饰语,彼此有主从关系。如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红花等便是adj(形容词)+n(名词)的组合,好吃、快跑、猛打、不舍、先看等为adv(副词)+v(动词)的组合,都好、饿扁、但不、勉强、真好等为adv(副词)+adj(形容词)的组合。也就是说凡两字作形容词、名词,或副词、动词,或副词、形容词而彼此有轻重主从关系的组合,都属于组合式复词。

2、组合式合义复词

但是如大门、沧洲、桂魄、青楼、飞机、火车、飞碟、台端、阁下、天颜、朱容、梨园等,其命意都已不再是字面上宾主组合的意思,而是已形成另有新指涉的内涵,已为公众语言所习用。譬如「大门」不再是大的门,而是指建筑物最外面的门口;「沧洲」不是沧水中的沙洲,而是隐居之地的代称;桂魄不是指桂树的魂魄,而是月光的代称;青楼并非是青色的楼阁,而是指歌妓的居处;飞机不是飞行机器的通称,而是指人们所共同认知的特殊型体和功能的飞行机器,它与同样可以飞行的火箭、航天飞机玤等并不一样。也就是复词虽是宾主关系组合,但已失去原义而将宾主两字合成转为新命义的,即称作组合式合义复词。

3、同义式复词

同义式复词由两个字义相同或相近的单字所构成,如美丽、伟大、快速、思想、芳馨、戏剧、蒙瞽、典范、欢娱、歌谣、建构、流播、产生、脚色、严谨、拘泥等。这还是因为单字语义有时难明,加上一同义或义近的单词构成复词,语意就容易明白。譬如说「她很丽」、「她很有思」、「她阅读很速」、「人格伟」、「花木馨」,皆不知所云;但说成「她很美丽」、「她很有思想」、「她阅读很快速」、「人格伟大」、「花木芳馨」,语义就一清二楚了。

4、联合式合义复词

但是像「风月」、「花柳」、「台阁」、「士夫」、「江湖」、「巡抚」、「宰相」等词,虽彼此字义为同类,但一般用语已失去其字面原义,而合成转化为「男女浪漫恋情」、「男人因狎妓而得的疾病」、「政府之中枢」、「知识分子」、「流浪漂泊之所」等新义,凡此谓之「联合式合义复词」。

5、反义式复词

对同义复词而言,反义复词即是由两个字义相反或大抵相反的单字所构成的复词,如是非、淄素、雅俗、善恶、美丑、盛衰、胜败、生死等。这样的复词都保留字义正反两面的意义彼此对映,使语义明白清楚。

6、反义式合义复词

但是像「为人处事要懂得尺寸」、「台北到北京远近如何」、「此人轻重如何」、「一切归诸造化」、「定要见个高下」等,其中「尺寸」、「远近」、「轻重」、「造化」、「高下」都已经合为一体而转变为「分际」、「距离」、「分量」、「自然」、「输赢」等新义。凡此则谓之为「反义式合义复词」。

7、反义式偏义复词

在反义复词中又有一类,如「兄弟」、「异同」、「去来」、「增损」等都只取其一半之意义,另一半则不取;亦即以上诸词但为「弟」、「异」、「去」、「损」之义。如「兄弟来到贵宝地」、「其间有何异同」、「去来吴兴」、「有所增损」者然。

8、子句式复词

子句构成的复词又有两类,其一为主语述语构成者,如山青、水碧、鸟语、花香;其二为动词受词构成者,如读书、爱国、穿衣、戴帽等。

9、子句式合义复词

有些动宾结构的子句式复词,已转变字面意义而引伸为另一新义,如挂勾、翻身、解颐、知县、平章、启颜、下第、拔禾(农夫)、冲州撞府(流浪各地)、待诏(闲职官名,引伸为妓女)、驾崩(皇帝死亡)、物化(死亡)等。

以字音为基础所构成的复词:

1、以双声所构成的复词

凡字音声母相同者所构成的复词称「双声词」,因其声母相同,字头顺溜,易于造成语言旋律之流畅。如芬芳、凄清、千秋、积极、卑鄙、批评等。

2、以叠韵所构成的复词

凡字音韵母相同者所构成的复词称为「叠韵词」,因其韵母相同,字尾呼应,易于造成语言旋律之舒缓美听。如天边、清平、窈窕、缠绵、萧条等。

双声叠韵词的运用,早见于《诗经》、《楚辞》,以及两汉、魏晋的诗歌。初唐近体诗流行以后,更加受到注意。盛唐老杜尤精此道,神明变化,益增声韵之美。清人周春着有《杜诗双声叠韵谱括略》,兹据周着举杜诗中一些双声叠韵的对句,以为例证。凡字上有●●符号者为双声,有。。符号者为叠韵:

古诗:

律诗:

像这些诗句所运用的双声叠韵,都非常自然,错落有致,所以益增声韵之美。

3、以叠字衍声所构成的复词

叠字则字音重复,重复之字音有如词尾,声情轻快,因而产生活泼舒畅之语言旋律。元曲喜用此类复词,清梁廷柟(nán)《曲话》录有词例一两百,如响丁丁、冷清清、虚飘飘、扑腾腾、气昂昂等等。

因为叠字衍声的次一音节有如带词尾的复词,虽在文字上为一单字,但在音节上则附属前者,就长度而言,止有半音节,而且发声要较为轻征;也因此叠字词和带词尾的复词其音节要比两个异字所构成的复词来得轻而短。例如杜甫〈登高〉一首在开头两句「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廻」之后,紧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运用「萧萧」和「滚滚」两个叠字词,借助其快速的节奏强化了秋日空旷悲凉的意味,前半首所显现的意象情趣,其气势也因此奔腾雄浑起来。再如〈曲江〉二首之一的「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更借助了「深深」和「款款」的轻快节奏,将蛱蝶和蜻蜓的穿花和点水写得鲜活之极。李清照着名的【声声慢】词,开首连用七组叠字衍声复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将本来是三句音节双式、节奏应属缓慢的句子,变得一层逼进一层逐渐加速起来,而且一气呵成,把她那沉郁在胸中的悲秋情绪勃勃然逬发出来。再看乔吉的一支【天净沙】:「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吨,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这支曲子共五句,每句都属双式音节,如果运用异字复词有如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则声情一波三折,舒徐款缓;但由于乔氏写的是春光明媚、郊游踏青,意属轻快愉悦,所以全用叠字词填成,于是声情、词情就浑然如一。

4、带词头的衍声复词

因单字单词语意往往不明,因在其上加一有声但无义而约定俗成的字音以构成复词,从而促成其语意清楚。如老师、老王、老李、老虎、老鼠之「老」皆有有音无意,「老」绝不是年辈大的意思。其他如小红、小赵,阿义、阿扁,有唐、有清,打诨、打和、打从等亦然。

5、带词尾的衍声复词

因单字单词语意往往不明,因在其下加一有声但无义而约定俗成的字音以构成复词,从而促成其语意清楚;有的更因其位居词尾,又为不具意义之虚字,就使声情显得轻快而美听。前者如躯老(身体)、睩老(眼睛)、邦老(强盗)、恍然、哄然、蓦然;后者如车儿、马儿,桌子、狮子,穿着、跑着,好的、坏的,忽地、悠地等。

6、状声的衍声复词

有的复词纯粹用来形容某种声响,如淅沥为细雨声、哗啦为水声或不经意的喧嚣,辚辚为车行声、唧唧为虫鸣声、啁哳为鸟叫声。元曲运用状声词特别繁多,如白朴《梧桐雨》末折【笑和尚】:「疏剌剌刷落叶被西风扫,忽鲁鲁风闪得银灯爆。厮琅琅鸣殿铎,扑簌簌动朱箔,吉丁当玉马儿向檐间闹。」便用一系列的状声词把落叶声、风声、鸣铎声、朱箔声、铁马摆动声,写的活灵活现,可视可闻。

7、纯粹衍声的复词

此为标音性的名词,用指大自然之生物,如促织、蟋蟀、蝴蝶、凤凰、鹦鹉等。

以上复词结构含从字义组合九种类型和从字音组合七种类型,共十六种类型,是笔者从汉语复词结构观照所得的大致现象。就戏曲文学而言,亦不出此。

复词的声调结构

但韵文学无不讲究语言旋律,尤其是优美的语言旋律,戏曲既为韵文学之极致,更非讲究不可。也因此,复词的声调组合,及其缘字音而构成的复词类型,便也成为韵文学讲究语言旋律的重要基础。

缘字音所构成的复词类型,其于声情之作用,已附论于前文,这里单论复词的声调结构。

平上去入四声所产生的三种特质:有长短之别平与不平(仄、侧)之别强弱之别,已见于前论。以下且先举出复词声调组合的现象:

卑官(平平)、卑鄙(平上)、卑劣(平去)、卑职(平入)。保镖(上平)、保管(上上〉、保护(上去)、保结(上入)。被单(去平)、被酒(去上)、被动(去去)、被服(去入)。北方(入平)、北里(入上)、北面(入去)、北极(入入)。

以上是最简单的声调组合,而已可见:平平,有平舒之感入入,有激促之感去去,有直切之感;而上上连用,则由于其升降幅度在短小的语言长度里,曲折变化过甚,人们的发声器官无法连续的将其正确声调传达出来,所以必须将其上字变调为平,乃能相属成词的读出来;也因此,上上连用,便成了韵文学的忌讳,王骥德《曲律》更明举「上上叠用」为「曲禁四十条」之一。至于不同声调的组合:大抵邻近的两个声调,如平上、上平、上去、去上、去入、入去比较和谐,而尤以上去、去上最为美听,故词曲中声情词情最佳处的所谓「务头」,往往施之。不相邻的两个声调,如平去、平入、去平、入平,则显得率切;上入、入上,由于上声先抑后扬的特质,故尚称谐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