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四讲:韵文学的句子形式(二)音节形式与意义形式

理丠

理丠

韵文学专题

  • 2020年6月12日

韵文学的句子中含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意义形式,一种是音节形式。意义形式是句中意象语和情趣语的组合方式,意象语为名词及其修饰语,此外为情趣语。对于意象情趣的组合方式必须认识清楚,然后对其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才能有正确的体悟;这是欣赏韵文学的意境美首先要弄清楚的。音节形式则是句中音步停顿的方式,停顿的时间尚有久暂之别,必须掌握分明,然后韵文学的旋律感才能正确的表达;这是欣赏韵文学音乐美第一要弄清楚的。

郑骞:「单式双式二者声响不同,或为健稳激袅,或为平稳舒徐。……诗中五言七言皆用单式,古风拗句偶可通融或故意出奇,近体如用双式即为失律。词曲诸调如仅照全句字数填写而单双互误,则一句有失而通篇音节全乱。」

音节形式:句中音步停顿的方式

例如:

(1)单式

  • ①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史记‧淮阴侯列传》)
  • ②搵●英雄泪。/系●斜阳缆。(辛弃疾〈水龙吟〉)
  • ③殷勤●红叶诗。冷淡●黄花巾。(乔吉〈雁儿落〉)
  • ④长醉后●妨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白朴〈寄生草〉)
  • ⑤朝吟●暮醉●两相宜。花落●花开●总不知。(孙周卿〈水仙子〉)

(2)双式

  • ①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苏轼〈水调歌头〉)
  • ②翠羽●摇风。/淡月●疏篁。(俱贯云石〈折桂令〉)
  • ③对人娇●杏花。扑人飞●柳花。(白朴〈庆东原〉)
  • ④蔬圃●莲池●药栏。石田●茅屋●柴关。(张养浩〈沉醉东风〉)
  • ⑤楚天秋●万顷●烟霞。(丘士元〈折桂令〉)
  • 占清高●总是●虚名。(钟嗣成〈水仙子〉)

(3)单双式配合使用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轼〈水调歌头〉)

意义形式:句中意象语、情趣语之语法结构方式

韵文学句中的意义形式和音节形式是同时存在的,虽然它们的结构形式有时会相同,但往往差别很大。譬如五、七言诗的音节形式只有23(221)和43(2221)一种,其意义结构形式虽然基本上与一般语句不殊,有以下三种形式:

  • 主语+述语(S+P),如:山青(N+adj)、花落(N+V)
  • 主语+动词+受词(S+V+O),如:我读书(N+V+N)
  • 主语+动词+受词+补词(S+V+O+C),如:他给我钱(N+V+N+N)

但由于韵文学凝练的语句,可以省去主语、述语,且其主语、述语、动词、受词可以出诸复词、子句,或叠用复词,甚至出诸语句,因而显得结构形式变化多端,韵文学的多义性和情境意趣的复杂性,也藉此显现出来。尤其是诗,一般拘束在四言、五言、七言,其音节形式既已固定,则只能在意义形式上求其变化,而这也是诗人艺术之功力和技巧所要讲求的。

例如:

(1)五言

①23: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春日怀李白〉)

②221: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山居秋暝〉)

③212:春风对青冢,白日落梁州。(张乔〈书边事〉)

④32:渚云低暗度,关月冷相随。(崔涂〈孤雁〉)

⑤14: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唐玄宗〈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

⑥41: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2)七言

①43: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②412: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祖咏〈望蓟门〉)

③25:非关宋玉有微辞,却是襄王梦觉迟。(李商隐〈有感〉)

④52: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杜甫〈宿府〉)

⑤133:家住秦城邻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皇甫冉〈春思〉)

⑥313: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廻肠。(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

⑦61: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畴平。(崔颢〈行经华阴〉)

⑧16: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商隐〈无题二首〉)

以上所举的都是五七言律诗的对偶句,五七言诗的音节形式只有一种顿怯,即粗分时是43,细分时是221;但其意象形式即有多种不同的结构法。其中的第一式固然与音节形式相合,但其余显然有差别。足见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虽同在句中,然而却要分辨清楚。韵文学句中之意义结构形式虽然不出上举之三种基本类型,但由于其主语、述语、受词俱可出诸复词和子句,表面看来就变化多端了,诗人也以此见其组织之匠心才情,如果意义形式一律不变则诗句结构便合掌板滞,这是诗家要避忌的。

意义形式的组合,有时也有见仁见智,难分是非的情形发生,譬如上举的「明月松间照」、「云霞出海曙」、「永夜角声悲自语」俱是。可是如果被音节形式所牵滞,而忽略意义形式的存在,那么便要产生很大的误解。譬如杜甫〈戏为六绝句〉之一:

  • 纵使卢王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龙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

这首诗是在评论初唐四杰,其中第二句如果按照音节形式解作「43」,那么意思就成了:「初唐四杰的诗比汉魏诗拙劣,但格调却接近国风离骚。」然而格调接近国风离骚的诗,绝不会比汉魏诗来得拙劣,所以它自然不是杜甫的意思。杜甫的意思在意义形式上应当解作「25」,亦即「初唐四杰的诗比起那接近风骚格调的汉魏诗要来得差些」,如此与首句才能条贯,与下文也自然呼应。

除了音节形式有时会混淆意义形式,同样的,意义形式有时也会泯没音节形式。譬如《尧山堂外纪》题为马致远所作的一支【天净沙】: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末句若就意义形式来观察,则有24和33两种析法,其基本意义无甚分别,但偏于33「断肠人,在天涯」断句的人较多。然而这是绝对错误的,其致误的缘由便是因意义形式而泯没音节形式。如就《全元散曲》加以考察,作【天净沙】的含无名氏计有十五家八十五曲,其末句除了四曲可以疑似为33句式外,其余八十一曲毫无疑问,皆作222句式,如白朴一支近似马氏的曲子:

  •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此曲的「白草红叶黄花」,一看即知非读作「白草、红叶、黄花」不可。再观察疑似为33句式的四曲,如吴西逸「断肠人倚西楼」、张可久有二支作「紫箫人倚瑶台」、「探梅人过溪桥」;其句法皆与「断肠人在天涯」相似,就音节形式而言,自然都应当断作:「断肠、人倚、西楼」、「紫萧、人倚、瑶台」、「探梅、人过、溪桥」。其非读作33不可的,只有周德清「女儿港、到如今」。周氏共作两支,另一支作「小舟来贩茶茶」,虽可读作222,但亦容易教人误作33,看来周氏是误用了音节形式。可见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是要分辨清楚,绝不可混淆的。

诗之五七言意义形式变化多端有如上述。词曲之意义形式与音节形式亦不相侔者为多。词曲之音节有单双,已见上文。其意义形式各举一例以概其余。

苏轼【水调歌头】:

  • 明月几时有: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两解:其一为23,以「明月」之词组为主语,「几时有」之子句(几时(S)+有(P))为述语。其二为41,以「明月几时」省「是」之子句(S+V+O)为主语,「有」作述语。
  • 把酒问青天: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12,亦即以省主词「我」之子句「把酒」(V+O)为本句主语,「问」为动词,词组「青天」为受词。
  • 不知天上宫阙: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24,亦即以省略之「我」为主词,词组式之动词「不知」为动词,复合式词组「天上宫阙」为受词。
  • 今夕是何年: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12,亦即以词组「今夕」为主词,「是」为动词,词组「何年」为受词。
  • 我欲乘风归去: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15,亦即以「我」为主语,「欲」为动词,「乘风归去」之子句为受词。但亦可解为42,则以「我欲乘风」之子句为主语,「归去」为述语。其「欲乘」为词组式动词。亦可解为两复合句,即「我欲乘风,(而)归去」或「我欲乘风,(欲)归去」,其「(欲)归去」亦作「我」之述语。
  • 惟恐琼楼玉宇: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24,亦即主词「我」省略,词组「惟恐」为动词,复合式词组「琼楼玉宇」为受词。
  • 高处不胜寒: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即以词组「高处」为主语,子句「不胜寒」(不胜(V)+寒(O))为述语。而「高处」实为「我于高处」之省略,而「我于高处」实为「S+V+O」之子句。
  • 起舞弄清影: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23,此为省略主词「我」之复合句,即含有两句,其一为「我(S)+起(V)+舞(O)」,其二为「我(S)+弄(V)+清影(O)」。
  • 何似在人间: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为32,省主词「我」,「何似在」为复合式动词,「人间」为受词。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三句对偶,音节形式皆为12双式,意义形式亦皆12,同为省主词「月」,「转」、「低」、「照」皆动词;「朱阁」、「绮户」皆受词,「无眠」省其所修饰而用作「照」受词之「我」。
  • 不应有恨:音节形式为22双式,意义形式为31,省主词「月」,「不应有」为复合式动词(即以「不应」修饰「有」),「恨」为受词。
  • 何事长向别时圆:音节形式为43单式,意义形式为25,为复合句,上下省略主词「月」,即「(月)何事」为主述结构之句,「(月)长向别时圆」为动宾结构之句,其「长向」为复合动词,「别时圆」为复合受词。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二句对偶,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15,以「人」、「月」为主词,「有」为动词,「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为复合受词。
  • 此事古难全: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此事」为主语,「古难全」为复合述语(「古」修饰「难全」,「难」修饰「全」。)
  • 但愿人长久: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省主词「我」,「但愿」复合动词,「人长久」为主述结构子句(主语「人」,述语「长久」)作受词。
  • 千里共婵娟:音节形式为23单式,意义形式亦为23,为复合句,省主词「你我」和半自动词「于」,全句应为:「你我于千里,你我共婵娟」,「共」为动词,「婵娟」(月亮)为受词。

再就署马致远曲之【天净沙】: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三句鼎足对,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为42,三句均省主词「我」和动词「见」,各以「昏鸦」、「人家」、「瘦马」为受词,又各以「枯藤老树」、「小桥流水」、「古道西风」复合词修饰其各自之受词。
  • 夕阳西下:音节形式为22双式。意义形式有两种:其一为主述结构,即「夕阳」为主语,「西下」为述语;其二为「夕阳西(而)下」,则为复合句,即「夕阳西(而夕阳)下」,以时间前后为序的两个子句。
  • 断肠人在天涯:音节形式为222双式,意义形式亦有二:其一为33,以子句「断肠」修饰「人」作主语,「在」为动词,「天涯」为受词。其二为24,即「(人)断肠,人在天涯」的因果关系复合句,上句省主语「人」,子句「断肠」为述语;下句「人」为主词,「在」为动词,「天涯」为受词。

由以上词、曲之例,亦可概其音节形式和意义形式往往不相合,是要分辨清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