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文学专题 第九讲:齐言与长短句

理丠

理丠

韵文学专题

  • 2020年6月12日

诗与词、曲的最大分别,在于诗以「齐言」(五言或七言)为主,而词和曲则为「长短句」。而韵文学的发展到了最末,可以分为雅、俗两个系统:

学界一般认为,「曲牌体」崩解,才转化出现「板腔体」,主要是从明末清初弋阳腔的出现得到启发。但论语言的精致细腻程度,「曲牌体」远过于「板腔体」。就常理而言,事物的发展一般都是从简单向复杂发展,因此若是先有「曲牌体」而后才发展出「板腔体」,则颇违常理。事实上,「齐言句」与「长短句」在历史上多数时候,甚至从目前留下的最初记录开始,就如同人之双足,是同时并进,互补有无,颇难分孰先孰后。若非要作个区分,则「齐言」的现象先出现,因为「齐言」的语言旋律固定,而「长短句」则更错综复杂。然而,二者间的先后到底是难以肯定的。

齐言

一、古代歌谣

〈古孝子歌〉(一名〈弹歌〉):

  •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尧时〈康衢童谣〉:

  • 立我蒸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项羽〈垓下歌〉:

  •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献帝初京都童谣〉:

  • 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三国吴国孙皓时〈童谣〉:

  •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邺死,不止武昌居。

八六引〈巴东三峡歌〉:

  •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巴东三峡猿鸣悲,猿鸣三声泪沾衣。

以上可见在古代民间歌谣里,二言、三言、四言、五言、七言以及骚体带兮者皆能成体,未讲平仄律,可句句押韵,亦可隔句押韵。近世歌谣基本上七言四句,押韵如七绝,不拘平仄。

长短句

一、古代歌谣

东汉桓、灵时童谣:

  • 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

《饶歌十八曲·有所思》:

  •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妃呼豨())!秋风肃肃晨风颸,东方须臾高知之。

《饶歌十八曲·上邪》: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旡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易经●爻辞》:

  • 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贲.六四〉)
  • 屯如,邅如,乘马斑如。匪寇,婚媾。(〈屯.六二〉)
  • 乘马班如,泣血涟如。(〈屯.上六〉)
  • 女承筐,旡实;士刲羊,旡血。(〈归妹.上六〉)
  • 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离.九四〉)
  • 出涕,沱若。戚,嗟若。(〈离.六五〉)

〈越人歌〉:

  • 今夕何夕兮,搴(qiān)中洲(舟)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以上皆为古歌谣,其句法参差不齐,即使其带「兮」字之骚体亦然;有如明清以后之杂曲小调〈山坡羊〉、〈驻云飞〉、〈锁南枝〉、〈罗江怨〉〈剪靛花〉、〈叠断桥〉等。

二、说唱文学

《荀子●成相》:

  • 请成相,世之殃,愚暗愚暗堕贤良!人主无贤,如瞽无相何伥伥! 请布基,慎圣人(之),愚而自专事不治。主忌苟胜,群臣莫谏必逢灾。 论臣过,反其施,尊主安国尚贤义。拒谏饰非,愚而上同国必祸。 曷谓「罢」?国多私,比周还主党与施。远贤近谗,忠臣蔽塞主势移。 曷谓「贤」?明君臣,上能尊主爱下民。主诚听之,天下为一海内宾。 主之孽,谗人达,贤能遁逃国乃蹙。愚以重愚,暗以重暗成为桀。 世之灾,妒贤能,飞廉知政任恶来。卑其志意,大其园囿高其台。 武王怒,师牧野,纣卒易乡启乃下。武王善之,封之于宋立其祖。 世之衰,谗人归,比干见刳箕子累。武王诛之,吕尚招麾殷民怀。 世之祸,恶贤士,子胥见杀百里徙。穆公任之,彊配五伯六卿施。 世之愚,恶大儒,逆斥不通孔子拘。展禽三绌,春申道缀基毕输。

以上是〈成相篇〉第一章。什么叫「成相」呢?

《礼记.曲礼》:「邻有丧,舂不相。」俞樾《荀子平议》引《曲礼》以为:「郑注曰:『相谓送杵声。』盖古人于劳役之事,必为歌讴以相劝勉,亦举大木者呼邪许之比。其乐曲即谓之相。『请成相』者,请成此曲也。《汉志》有〈成相杂辞〉,足征古有此体。」

从其体制观察,每段一韵,作三三七四七句式,韵脚在一二三五句,全篇应当是一支完整曲调的「重头」。

班固《汉书.艺文志》将〈成相〉归属辞赋中的「杂赋」一类,项下著录有「成相杂辞十一篇」。

其实就荀子〈成相〉之体制观之,显然为歌曲,与「辞赋」之大体为散文并不相侔;因之其所归属并不合适。

诗体之演化为词曲体

诗体以五七言为主,五言音节形式作2●3七言作4●3。五七言绝句各四句,有平起和仄起两种平仄格式,有首句协与否两种隔句协韵律。五七言律诗八句,颔颈二联须对偶外,亦有与绝句同原理之平仄格式与协韵律。

晚唐五代之词调,其格律可以说是迳从五七言诗或稍作变化而来,前者如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所举之例:

刘禹锡【纥那曲】词:

  • 踏曲兴无穷,调同词不同。愿郎千万寿,长作主人翁。

无名氏【小秦王】词:

  • 柳条金嫩不胜鸦,青粉墙东道韫家。燕子不来春寂寞,小窗和雨梦梨花。

孙光宪【竹枝】词:

  • 门前春水(竹枝)白苹花(女儿),岸上无人(竹枝)小艇斜(女儿)。商女经过(竹枝)江欲暮(女儿),散抛残食(竹枝)饲神鸦(女儿)。

像前二首实质上保持五、七言绝句的体制和规律,后一首也止在七言绝句的段落处,加上泛声「竹枝」和「女儿」。以下再举例如下:

温庭筠【菩萨蛮】:

  •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阕【菩萨蛮】是以五言八句诗为基础,并作以下变化:首两句改作七言相同之平仄律。其余六句五言保留平仄对黏递进,但在协韵上和首七言二句一样,皆两两转韵。

温庭筠【南歌子】:

  •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罏薰。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这阕【南歌子】是以五言四句诗为基础,但二三句平仄故作失黏,且三句协平韵,末句增五言下半音节为八字句。

温庭筠【梦江南】:

  •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这阕【梦江南】以五七言平仄律为基础,首句由七言增一字,摊破为三、五两句。

韦庄【天仙子】:

  • 蟾彩霜华夜不分,天外鸿声枕上闻。绣衾香冷嬾重薰。人寂寂,叶纷纷。纔睡依前梦见君。

这阕【天仙子】形式看似七绝,但平仄律不守对黏,第三句之后增一句又减一字破为三字对偶句。

顾夐(xiòng)【虞美人】:

  • 深闺春色劳思想,恨共春芜长。黄鹂娇啭泥芳姸,杏枝如画倚轻烟,琐窗前。凭栏愁立双蛾细,柳影斜摇砌。玉郎还是不还家,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这阕【虞美人】六句七言、两句五言,皆守五七言诗平仄律。两句三言亦可视为五七言句之下半音节。

顾夐【醉公子】:

  • 漠漠秋云澹,红藕香侵槛。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这阕【醉公子】貌似五律,但平仄不守对黏,又句句押韵,三四句又转韵。

孙光宪【浣溪纱】:

  • 蓼岸风多橘柚香,江边一望楚天长。片帆烟际闪孤光。目送征鸿飞杳杳,思随流水去茫茫。兰红波璧忆萧湘。

这阕【浣溪纱】可以看作减去第四句和第八句的七律。

冯延巳【鹊踏枝】:

  •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长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这阕【鹊踏枝】又作【蝶恋花】可以看作是一首在上下阕第二句各加了两个衬字「每到」、「为问」的七言八句守平仄格式,句句押韵的诗。

冯延巳【采桑子】:

  • 马嘶人语春风岸,芳草绵绵。杨柳桥边,落日高楼酒旆悬。旧愁新恨知多少,目断遥天,独立花前,更听笙歌满画船。

这阕【采桑子】可以看作上下阕第三四两句各删去下半音节的七言八句诗。平仄皆合调法。

由以上诸例可见由五、七言诗递变为长短句词的明显轨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