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丠-Lǐ_Qiū

——(不是谁的英雄,不过自我意识的奴隶)「Not Someone's Hero, but a Slave of Self-consciousness」

隐私政策|Privacy Policy作品集|Works关于作者|About Author

分类|Category:

写于|Written:


《有关于“我”》的一些文字

随笔|Jottings

  • 2018-02-08

婴儿黑夜为什么时常哭泣?

是饿了,生病了吗?还是肚子不舒服,想到要上厕所了?或许这些都不是他们哭泣的理由!试想:独自一人在黑夜醒来;看不清周围光亮,在试探性的呐喊、抖动之后,没有换来任何有效回应。他们便采取更加激进的诉求方式!

——写在文前

有的人25岁就死了,但到75岁时才被埋葬。

本杰明·富兰克林

正如某些不文明的古代社会,为人的合理基本诉求,长时间都无法保证得到解决,便会发生强烈冲突!

反对暴政,到陈胜、吴广的起义,是寻求被压迫奴役的人性解放;国家分裂、动荡之时,玄德立志匡扶汉室聊以慰藉受难的天下黎民苍生……

正如当今这个和谐的人文世界

拥有合法且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年轻人,得不到亲戚朋友的认同、支持,他们也会选择离开,去到无人或是更为包容的地方。选择默默承受一切的成长烦恼,一如年关时,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回趟熟悉而又陌生的家……

都说,当婴儿最早开口说话的时候,通常称呼周围的人,不是爸爸妈妈,就是爷爷奶奶。

但在这之前,很少有人觉得或是在乎,他们到底最想说的话是什么?是“啊啊”?还是“噢噢”?是“我”!至少应该是有关于“我”的诉求

“因尔”未成年

或是“我饿了,要吃奶”,“我哪里好像不舒服,想去看医生”;又或者“我感觉要尿床,是时候该去上趟厕所了”……

婴儿不会语言上的表达,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适当的诉求。

当婴儿逐渐从小孩长大为了成人,他们慢慢有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他们开始知道何为有效的问题解决方式。对于“我”的这一想法,变得更加清晰、明了,或者说是准确!

二十出头,虽说关于“我”的意愿还很迷茫,但却是对未来无比期待。毕业再经历一些人生、社会冷暖,亲人的“劝诫”之后,他们中的有些人选择被迫知道——

生活磨灭“我”梦想之时,就是我回归平凡的时候。

人之变老不仅由于年岁的增长,我们之变老常常是因为放弃了对理想的追求。(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青春——塞缪尔.厄尔曼

现在的“我”,日复一日做着自己不甚欢喜、抑或讨厌的工作,拿着维持正常生活的薪水。

然后等待死亡。谁又不曾“死亡”呢?


更新|Modified:

联系|Email

抖音TikTok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CC BY-NC-ND」

©理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