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公愚人自愚说

理丠

理丠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甚矣哉愚人之愚也。不自愚而为人愚,人愚而使自愚,总之自愚之不已,而自愚愚也。人孰无衰病老死,倘数终之时,而不求于天,而求以愚人之愚人,而我甘受其愚,岂非愚之甚者乎?

凡人作善,邀天眷顾。虽有谁何,不能为害,获罪于天。虽有神人,亦无可如何而愚人,则延及愚人之愚人,而为我愚。大而「建醮」,小而杀牲,以求于天,问之于天。而天不自知,问之于人,而人亦弗愿。「要」之为愚人而中饱,「馁」人妻而自顾其妻,夺人乳而自乳其子,其亦弗恕也已。

吾为尔当头棒喝曰:“凡人有灾,已存一邀福免祸之心。延求善于愚人之愚人,早存一损人利己之念。或建醮或杀牲,以家之饶薄而会计之。而「復」用心焉,施术焉,而后渔利焉。本无益也,而心愿了焉,及至灾害又作,法亦如前。遂至一而二,二而三,不至于倾家破产不已也。”

今为尔指一上乘之法,如未有疾则已,不幸而有疾,当延明医以调理之。慎勿召及愚人之愚人,贻害无穷,可为前鉴也。如未许愿则已,如已许愿,按愿之大小而计其值。遇有鳏寡孤独,冠婚丧祭,以及公益善事,颠连无告者,以补助之皆可也。不为其愿可了,而反邀天眷矣,何灾疾之可畏哉。

  • 「建醮」:旧时僧道设坛为亡魂祈祷,即作道场。寻常信徒百姓为了祈福攘灾或追荐亡灵,也可以出资请道士作道场。
  • 「要」:要挟,威胁。
  • 「馁」:使没有勇气,欺负的意思。
  • 「復」:再,又,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