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丠-Lǐ_Qiū

——(不是谁的英雄,不过自我意识的奴隶)「Not Someone's Hero, but a Slave of Self-consciousness」

关于作者|About Author作品集|Works隐私政策|Privacy Policy

“吃”头发的“男人”


梦里,地毯下有一“股”十分怪异的东西在来回“奔跑”。我追它,拿屋内的东西,也用脚。

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它挣脱地毯,沿着墙壁、逃到隔壁有人地方的时候。使得我恐惧心理,瞬间充满全脑和全身,使得整个房子都弥漫恐怖的气氛。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来到隔壁房间,只见烟熏火燎,有些人点火,有些人翻窗帘。有些人在烟里,看都看不见。还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也不由自主到处找来一堆打火机,能打着不能打着的,找来都攥在手里。不知道这里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那人是个女的。肚子很大,像怀了孕似的。嘴角有一些血丝,像是被某种东西伤着了。屋内其ta人好像很怕她,都不敢靠近。仿佛认为她一定会伤害ta们。有时她的神情动态很夸张,尝试做出扑人的动作。我知道,她的内心和头脑还算清醒,至少照她目前的样子来看。

经过耐心“劝导”她和大家,并四处找来“交通工具”以后,决定由我自作主张,将她送往医院……

真热心肠啊!到了,医院有个,人行阶梯,五十来级,需要她自己爬上去。她说她爬不了,很累,坚持不下去,于是我先爬上、去找医生。

就在爬上、看到医生的时间,阶梯上很多陌生人在开枪,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一些开头房间里的大家,又像是身边熟悉的亲人。枪枪打往下面的某个人。我回过头,只看见我带来医院、寻求医生帮忙的她,正追着她周围的人,身体里窜出,丝丝那个怪异的东西……

场景定格住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是“熟悉家人”先开枪还是“体内有怪异东西的她”先“吸血、咬人”

但我肯定,这事一开始就与我相关。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怪异的东西是什么,在它逃脱地毯、漏出半个“身体”,“头”向后弯曲的那个瞬间,我就知道了它是什么。在地毯下,无论怎样都阻它不止逃脱,就该明确告诉隔壁屋里的人它是什么。大家烟熏火燎一起想要“处理”它的时候,我就不该瞒着大家,违背大家的意愿

因为我“内心恐惧、怀有私心”。但是,就像自己讲的那样:我不知道是“家人”先招惹它,还是“怪异东西”后被迫伤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定格停了,我的内心肯定不会再恐惧、肯定不会再怀有私心。

我的归宿,一开始就该是我的归宿。

The "Bad Guy" "Eats" Hair

梦境|Dreams

2022-02-09


更新|Modified:

联系|Email

——(知识共享:署名/链接地址—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CC BY-NC-ND」

©理丠

免责声明|Disclaimer:本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负任何责任。要有您自己的一个判断!|This Site Provides Information for Reference Only, Do Not Take Any Responsibility. Have a Judgment of Y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