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丠-Lǐ_Qiū

——(不是谁的英雄,不过自我意识的奴隶)「Not Someone's Hero, but a Slave of Self-consciousness」

隐私政策|Privacy Policy作品集|Works关于作者|About Author

分类|Category:

写于|Written:


杜撰:古往今来,贪官是这样炼成的!

北史卷六三·苏绰

(宇文泰) 问曰:国何以立?
(苏绰) 曰:具官。
(宇) 问:何以具?
(苏) 曰:用贪官,弃贪官。
(宇) 问:贪官何以用?
(苏) 曰:为君者,以臣忠为之大。臣忠则君安,君安则社稷安矣。然无利则臣不忠,官多财寡,奈何?
(宇) 曰:为之奈何?
(苏) 曰:予其权,以权谋财,官必喜。
(宇) 曰:虽然,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
(苏)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御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宇) 上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
(苏)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髓也。
(宇) 移席,谦恭就教曰:先生教之!
(苏) 笑对: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一也。其二,官有贪渎,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
(宇) 问:何故?
(苏) 曰: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多不可用也。……

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贪渎之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 上再移席而匍匐问计。
(苏) 绰笑曰:斥之可也。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
(宇)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苏) 曰:杀之可也。检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遂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 上称善。

此文通俗易懂,读起来也朗朗上口,那个时代文言文有这样的作品不多。于是大部分人都说是杜撰的,只是杜撰人的心思大家都别猜。单就文章流传至今的程度和其文学造诣,此文颇佳。

其它整理

2017-01-17


更新|Modified:

联系|Email

抖音TikTok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CC BY-NC-ND」

©理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