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池内侍仙姬传

理丠

理丠

汉阳舟子集

  • 2014年——2018年

侬氏杨,小字碧莲。祖居陕西「盩厔」,因饥荒,「挈」家来甘,至嶶邑东村而居焉。时乾隆三十九年春三月也,父设帐教徒以自给。

门下有刘生者,人品高尚好学不倦,侬父器之,为侬谋入赘之举。况生袛有老母,家「綦」贫,侬母商于其母,事竟谐。时生功名心切,待「入泮」后,再行「奠雁之礼」,竟以「鱼鲁之误」,名落孙山。兼之时疫盛行,抱病而返,抑知丢母而与世长辞矣。侬抱恨终天,惟有自矢,替郎奉母。

母欲以侬另为择偶,幸而侬父颇知大义,初试侬志若何,侬以死自誓,虽未成夫妇之礼,而夫妇之名实矣。侬以生为刘门之人,死为刘氏之鬼。侬父调和于中,卒赖以安,殷勤操作,日夜纺织,竭力奉姑与双亲。不幸双亲隔三日同逝,故后,赖门弟子之力,择地安厝。厝后,侬与姑以消岁月。

噫,其初有父母之覆护,焉知双亲故后,村中诸无赖,窥隙将谋乱,以图「鬻」侬之举。噫,侬以女流,怎能御于群凶。侬乃熟思以「扞卫」之法,用利刀以刳其面。侬姑未知侬意,非常惊骇,问故乃详。告姑,姑叹息数四,入房就寝。侬以伤故,卧不成寐。黎明省姑,已僵卧矣;骇极而仆,良久苏醒,泣不成泪,痛哭「自挝」而已,于是乃遍售遗产以殡姑。

夜孤坐灯下,自叹孤苦伶丁命薄如纸,更谋削发之举,悠悠然似梦非梦,一青衣女郎持节而来,曰渠已功成,再勿他图,宜随我去,自知底里。侬因念女郎之来,不为无因,于是随之前去,顿觉足下云生,至则见宫阙宏丽,上坐一妪,妆拟王后,至「墀」再拜,青衣扶起,已而言曰:封汝为瑶池内侍。

此系登仙之由,今幸菩萨开坛,命侬临坛自传,他日书成备载。庻不埋没生前之苦,与成仙之由,且亦为坤道者劝,但侬非敢自矜,略叙其颠末云尔。

  • 「盩厔」:陕西地名,今作周至。
  • 「挈」:携带,带领。
  • 「綦」:极,很。言之綦详。
  • 「入泮」:“泮”,指泮宫。清代称考中秀才为“入泮”。
  • 「奠雁之礼」:传统汉族婚姻风俗,流行于全国许多地区。男家在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时,必有主持者执雁前导,即为“奠雁”。
  • 「鱼鲁之误」:谓将鱼误写成鲁,泛指文字错误。
  • 「鬻」:卖。
  • 「扞卫」:捍卫,保卫,防御,多用于抽象事物。
  • 「自挝」:自己打自己。挝,敲、打。
  • 「墀」:台阶上面的空地,台阶。丹墀,古代宫殿前涂成红色的台阶或台阶上的空地。

🔙
🔜